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与魔改大师 > 第二十七章 飞行课意外
    时间一晃而过,周四的上午是变形课。 这节课依旧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张昊利用偷偷补课的便利,成功将一根火柴变成了一根钢针。 然后他又将一本书变成了一个小板凳,如此精彩的表演,自然折服了所有人。 “哦!张昊先生,我想你一定经历了很多次练习!”麦格教授清楚的记得,上节课变形课的时候,张昊的表现就和高尔一样糟糕。 可这才过了几天,火柴变成了钢针、书本变成了小板凳…… 如果不是经过苦练,怎么可能有这种成就? 麦格教授向来以严厉公正著称,她毫不吝啬的给斯莱特林加了一分。 如果不是她随后又给赫敏加了一分,那她的形象在张昊心目中就更完美了! 下课之后,赫敏抛弃哈利和罗恩,径直来到张昊面前。她颓废的说道“昊!你真厉害!我一直以为能在变形术上超越你,没想到转眼就又被你超越了。能告诉我,还有什么是你不擅长的么?” “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比呢?”张昊忽悠道“你最大的对手从来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只要你战胜了自己,你就是成功的。我们是好朋友,谁比谁强没那么重要,不是么?” 说的太好了!张昊自己都差点感动了! “真的么?”赫敏怀疑道“那你能教我变形术么?就像你说的那样,谁比谁强没那么重要,但我不想和你有太大差距。” 真是个好强的女孩子! 张昊欣然说道“好鸭!你想学,我教你啊!” 赫敏闻言露出可爱的笑容,一点也不缺乏少女的天真。 张昊就喜欢这样纯真的笑容,这能让他日渐老化的内心恢复活力。 …… 下午三点半,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第一堂飞行课要开始了。 这是一个晴朗的、有微风的日子,当学生们快步走下倾斜的草地、向场地对面一处平坦的草坪走去时,小草在他们脚下起伏,就像海上的浪涛一样。 草坪的另一边就是禁林,如果飞行过程中失去控制,很可能会落到这片充满危机与刺激的禁地。 到时候不但自己要遭遇危险,还要被扣除一定的分数。 总之,上飞行课的风险一点不比其他课程小。 两个学院二十多人站在草坪上,斯莱特林这边整整齐齐,而格兰芬多那边就比较散乱了。 就纪律而言,斯莱特林可以甩格兰芬多几条街。 草坪上摆着二十多把老旧的飞天扫帚,这些扫帚都是魁地奇球队淘汰下来的。 张昊听张秋说过,飞行课上用到的扫帚或多或少都有些毛病。 有的扫帚飞到高空就会簌簌发抖,而有的扫帚则脾气古怪到让你无法猜透,想要让它往右时可能会死命往左。 一想到要用这些扫帚飞行,张昊就有些心惊胆颤,其他人大概也是如此。 所有人都在强装镇定,仿佛自己才是人群中最勇敢的娃。 霍琦女士还没来,学生们都争取时间放飞自我。 张昊隐约又听到某些人吹牛,还不止一个人如此。 马尔福说自己曾经差点撞伤直升机,罗恩说自己差点撞上一架悬挂式滑翔机。 就连一直酿造魔法事故的西莫·斐尼甘也不例外,听他的口气,好像他童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旷野里飞来飞去。 每个来自巫师家庭的人都喋喋不休的谈论魁地奇,仿佛不能加入魁地奇球队很耻辱一样。 “我曾骑着扫帚飞上了珠穆朗玛峰!那是我们家乡最高的一座山,它比霍格沃茨最高的塔楼还高一百倍。” 在这种情况下,张昊自认为不能太特立独行,所以他也参与到吹牛当中,而且一开口就力压众人。 几乎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都在思索霍格沃茨最高塔楼的一百倍是多高…… 终于,霍琦女士在某人吹上太空之前,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位女士有一头灰色的短发,两只眼睛是黄色的,像老鹰的双眼一样犀利。 每个被她盯着的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压力。 “好了,你们大家都在等什么?”她一来就厉声说道“每个人都站在一把飞天扫帚旁边。快!快!抓紧时间!” 小巫师们连忙行动起来,很快分成两列站在扫帚旁边。 张昊脚下的扫帚看起来就像要散掉一样,他很怀疑这把扫帚到底能不能飞。 霍琦女士没给他太多时间思考,她站在最前面喊道“伸出右手,放在扫帚上方,然后说‘起来!’” “起来!” “起来!” “快给我起来!” 草坪上响起了异口同声的呼唤,偶尔有那么几朵奇葩会搞怪一下。 有些人在这门学科上很有天赋,比如说哈利,他几乎一发出口令扫帚立马就跳到了手上。 张昊的天赋也不算差,他喊第三下时扫帚也跳到了手里。 赫敏的扫帚则是只会在地上打滚,根本不肯起来。 更惨的是纳威,这倒霉孩子的扫帚纹丝不动,就像被粘在了地上一样。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苦练,纳威总算将扫帚唤起。 霍琦女士又示范了骑扫帚的方法,她在队伍里走来走去,给学生们纠正错误的动作。 或许马尔福在家里练习时染上了坏习惯,被霍琦女士批评了好几次。 张昊感觉这就像考驾照一样,开四轮拖拉机的老师傅会更麻烦一些,因为以前养成的习惯总是像本能一样在无意间跳出来。 他庆幸自己不是老司机,否则免不了要像马尔福一样被拾掇一顿。 “好了,我一吹口哨你们就两腿一蹬离开地面,要用力蹬!”霍琦女士再一次严厉的说道“把扫帚拿稳,上升几英尺,然后身体微微前倾,垂直落回地面。听我的口哨——三——二……” 然而,纳威实在太紧张了。 他生怕被留在地面上,于是不等霍琦女士吹响哨声就使劲一蹬,早早飞上天了! 张昊心生不妙,已经抽出了长袍下的魔杖。 “回来,孩子!”霍琦女士喊道。 可纳威径直往上升,就像瓶塞从瓶子里喷出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