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迪迪生威 > 022男版白莲花
    迪迪进去前厅之后,陆才湛也跟了过来,他脸色有一些不好,但在踏进前厅的那一刻,陆才湛变脸般地变成了无奈,同时,看着迪迪的眼神带着宠溺。://

    王霸天几乎是一瞬间就嗅到了不寻常,他看着陆才湛,担心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迪迪坐在椅子上,仿佛自己是一个透明人,她刚想开口,就被陆才湛抢先一步了。

    处于下风的迪迪,以为自家阿爹还是会站在她这边。

    “没有什么事,都是我的错,惹迪迪小姐不高兴了。”

    他说着,转头看着迪迪,眼睛里面带着宠溺和愧疚。

    迪迪:????

    迪迪一脸黑人问号,这男子似乎不简单。就在她疑问的时候,想要反驳的时候,王霸天突然开口责怪她。

    “王迪迪,你能耐了是不是?自家未来的相公,他每天都在用功的读书,你还在气他,到时候,他去金城,赶考不成的话,就赖你。”

    王霸天恨铁不成钢地说:“从小,我就教你知书识礼,你现在,是一个妻子的所为么?王迪迪,你的行为,就像那些乡村野妇,一点教养都没有,看来,你要多学点东西了。”

    王霸天非常生气,他是非常满意自己家的女婿的,又有才华,人品又好,是个孝顺的,他自家的女儿,从小就被宠着,娇纵还是有的,可没有想到,居然对自己未来相公耍性子,他很是失望。

    迪迪嘟着嘴巴,眼眶也有些红了,眼泪汪汪的,她握着拳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面还是委屈,更多的是生气,她阿爹不相信她了。

    她低下了头。

    是啊,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一个在化疗期间忍着痛苦的人,这种事,能让她流眼泪么?

    迪迪只是看了一眼陆才湛,接着低头吃饭,她越来越想不明白,这个陆才湛到底要做什么了。

    “王老爷,你不要说迪迪小姐,都是我的错,是我不懂事,迪迪小姐她什么都没有做,你就不要生气了。”

    陆才湛帮王霸天倒了一杯茶,“王老爷,你先消消气,我们都是一家人,在我看来,迪迪小姐很好,说她是大家闺秀也不为过。”

    听着陆才湛白莲花般的求情,迪迪似乎看到自家阿爹头顶的火焰越来越旺盛了。

    她把手里的饭碗放下,连忙扶着王霸天的后背,“阿爹,莫气莫气,今日可是有好吃的,都是女儿不懂事,不气不气,阿爹最疼我了是不是?”

    迪迪来到这里,学到最多的就是撒娇,她阿爹只有她一个女儿,她撒个娇,就什么都好了。

    而且,她阿爹又是一个气来得快,散得也快的人,所以迪迪就看准了这一点。

    而陆才湛,本来以为王霸天会好好教训一下迪迪,让她要以丈夫为天,而不是让自己宠着她,他得到的结果却很失望。

    王霸天对于迪迪的撒娇,非常受用,碍于陆才湛的存在,他微微睨了一眼迪迪,爱面子地说:“去去去,都老大不小了,还对着我撒娇……”

    虽然他这样说,但他眼里的笑意,是怎样都掩饰不了的。

    看着俩父女的互动,他就知道,自己又失败了,陆才湛有些失望,但他相信来日方长。

    午食完毕,迪迪立马离开前厅,不过,她阿爹还有陆才湛还没有吃饱,为了避免那人抓住把柄,她非常有礼貌地和那两个道别,之后,才去找屈夫子。

    屈楚吃完午食,在百草堂那院子里散步、消食,似乎是想起什么事了,他的眉头紧皱着,眼里的光,也变得暗淡了。

    背影有些寂寞。

    迪迪跑到他的后面,然后,轻轻地拍了一下那少年的背部,恶作剧般地大声吓他,“夫子……”

    屈楚还真是受到了惊吓,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身后的女子。

    迪迪看着转过身来的少年,一脸好笑,“夫子,我也要散步。”

    少女明媚的笑容,让他哀愁的面容,也被感染了,他宠溺地点头,“好啊,迪小姐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真好,原来她没有怒他。

    迪迪实在是太无聊,如今,她阿爹已经被陆才湛霸占去了,绣竹也去约会了,就她一个人,实在是没什么事做。

    而屈楚又闲着,她只好去找他。

    两人并肩而走着,屈楚长得高,自然腿也长,不过,为了迁就身边的少女,他走得非常慢。

    “夫子,你长得真俊。”

    迪迪抬着头,看着上方的少年,都不由得看呆了,那人梳着一个少年郎的发髻,穿着最简单的服饰,还有那清秀端正的五官,在太阳底下,简直是诱人至极,她下意识就说出这样的话了。

    闻言,少年笑了笑,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着她,异常认真地说:“迪小姐,可不许你开我玩笑。”

    迪迪连忙摆手,解释着,“哪有,夫子是真的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俊俏的夫子呢。”

    “那谢谢你的夸奖。”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地说着,微风轻轻吹过,留下两人的欢声笑语。

    不过,没有过去多久,一个随从的出现,就打破了两人的交谈,那人说,帮主找迪迪小姐。

    迪迪有些抗拒,不肯去,然而,还是迈着脚步,前往王霸天书房的位置了。

    迪迪以为她阿爹要秋后算账,不过,王霸天并没有。

    迪迪坐在椅子上,望着她对面的男人,惴惴不安,她不知道自家阿爹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难道又要给她上课?

    好一会,王霸天才从合上书本,问她:“是不是还在怪阿爹?”

    “我怎么会怪阿爹,你都是为了我好,我都知道。”

    “那件事,阿爹答应你了,找到店铺之后,你过去帮阿爹的忙,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在山下开酒楼,知道么?”

    王霸天的顾虑只有这一个,迪迪当然知道。

    她立马跑去王霸天的身边,帮他捶着肩膀,“那阿爹,我们说定了,有银子一起分,我发誓,一定不让第二个人知道。”

    王霸天才放心,说了一些安排之后,两父女偷偷摸摸地讨论着,一个下午也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