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迪迪生威 > 018未来相公上山
    王霸天给陆母准备了一份嫁妆,那日一早,王霸天带着两个随从,自己还亲自送下山去了,陆母拿到的时候,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

    陆才湛又是如往常一样,在自己房间里看书,王霸天也不好停留太久,和陆母寒暄了几句,送完礼之后就走了。

    “儿啊,你这未来岳父,这手笔好像是小了一点,只有那几件金器,这比镇上那个李千金少太多了,人家可是十里红妆呢,我这么个好儿子做他女婿,真是太便宜他了。”

    陆母边说,边咬着王霸天送的金器,“成色还行,幸亏是真的……”

    陆才湛并没有出来,依旧在看书。

    陆母拿着那几件金器进去他的房间,“儿啊,就这几件金器,还有几件丝绸,我觉得少了,你能不能帮我写信,再跟王老爷说说?你也知道你陆伯伯的家境,实在是不好。”

    陆母边说边观察陆才湛,见对方不语,她又说:“儿啊,娘没有什么嫁妆,你读书塾的银子,我,我还没有还给别人,你看,能不能跟王老爷再说说?”

    她第一嫁的时候,只有一件发簪,她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有想到,她还有第二次,这一次,她一定要风光一点,虽然那些礼节是免了,但她有嫁妆、有钱在手,她那丈夫肯定就什么都听她的,那日子也过得好一些。

    她是穷怕了,她深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的儿子,也会帮她。

    她实在是不想过那样的生活了,她过怕了,嫁妆谁会嫌多?那岂不是傻子么?她自认不是傻子。

    陆才湛本来就觉得烦,他每天固定时间看书,如今他娘亲为了这事,又来烦他,他脸色就变了。

    他“啪”地一声,把书本放下,正在幻想有很多嫁妆的陆母吓了一跳,她捂着心口,惊慌地看着陆才湛:“儿啊,一次也不行么?”

    “娘亲,有嫁妆你还嫌少?你这样是在丢我的脸,以后我去他们家了,人家会怎么说?”陆才湛的怒气已经显而易见了,“一次都不行,你再说,我叫王老爷给拿回去,让你两手空空出嫁。”

    之前也是想着孝敬自己的娘亲,却不知道,他家母亲如此贪心,一次还不够。

    陆母努了努嘴,再也不敢说话,她儿子的脾气,她还是知道的。

    陆母叹气,捧着金器出去了,陆才湛拿起书,继续看。

    陆母那天出嫁的时候,天气很好,太阳高高挂在天边,陆智只是做了一桌酒席,其中有陆才湛还有陆智的亲戚。

    吃完喜酒之后,客人一个个走了,陆才湛也走了,陆母才摆起脸色。

    “我都说了请隔壁家的吃,做几桌子,你倒好,就一桌,你是看不起我?一桌子,就娶了状元家的母亲,你真是美得很。”陆母翘着二郎腿,手指着陆智,非常不满。

    陆智对她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我呸,二嫁还想要风光?在我亲戚面前,也给我摆脸色,你当你是公主呢?我可没有福气当驸马,快去刷碗筷。”

    两人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争吵,不过,胜在是新婚,没有多久,陆智又被她给哄好了。

    日子不会因为迪迪的订亲而停止脚步,对于迪迪来说,这日子是越来越快。

    陆母出嫁的第二天,陆才湛就收拾好了包袱,王霸天亲自来接他。

    陆才湛对于这个家没有特别的留恋,他关上了门,连头都没有回,他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只是,在走出陆家村的时候,王霸天给陆才湛蒙上了眼睛。

    “陆女婿,先对不住了,等下再帮你松开。”

    陆才湛并没有拒绝,而是主动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王霸天对陆才湛的赏识又增加了好几分。

    然后陆才湛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王老爷,你府邸在哪儿?远么?”

    “去到你就知道了。”

    满意地看了陆才湛一眼之后,王霸天示意随从,上前牵住了陆才湛的手,王霸天牵着另外一边。

    王霸天一行人从捷径上去虎山,沿途上,陆才湛听到了好几声“帮主”,然后,他又听到他身边的那人应着。

    他又装作不经意地问,“王老爷,帮主是你么?”

    王霸天并没有回答他。

    直到王霸天按着他坐在椅子上,然后,解开了遮挡在他眼睛上的黑布,因为光线太强,他不适应地眯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挂在墙壁上的雄鹰飞天画卷,再往下,就是一些花瓶古董等等的东西,书画尤其多,大多数出自名人之手,不难看出,该府的主人是一个颇有文化才识之人。

    王霸天在旁边坐在,在陆才湛的面前伸出手摇了摇,“陆女婿,你能看见么?”

    陆才湛才收回目光,转过头,看到了王霸天、还有他未来的妻子,那少女兴趣缺缺的,看着外面,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王老爷,我能看见,这里是你的府邸?”陆才湛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前厅很大,看起来,他以后住的地方很好。

    王霸天点头,“正是。”然后,又拉了拉那个走神的少女。

    迪迪朝他微微颔首,“陆公子好。”

    陆才湛拱手,“王小姐,近些日子过得可还好?”

    迪迪:“嗯。”

    两人打完招呼之后,王霸天搓着手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陆女婿,我们在虎山定居,以后,你也是虎山女婿了。”

    陆才湛故作惊讶道:“听闻虎山有一批山匪,让人闻风丧胆,难不成王老爷就是那个帮主?”

    王霸天有些着急摆摆手,“我们帮里,也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你不要怕我们。”

    陆才湛摇头,“王老爷,你不要误会,其实我没有怕,你只是劫了不义之财,这事是对的,王老爷,小生有点敬佩你。”

    闻言,王霸天挠了挠头,“哪里哪里,我才仰慕陆女婿你呢……”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赞美着,迪迪在旁边,看着商业互吹的两个男子,她想要离开。

    她阿爹和他未来的丈夫,真的非常配,还要她做什么?

    迪迪觉得自己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