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迪迪生威 > 017未来婆婆要嫁妆
    今日的早食是小米粥,还有一些配菜,王霸天吃了一小碗之后,一直在等着自家的女儿。

    “迪迪,两年之后,也许你就成亲了,阿爹很开心。”王霸天一直盼望着,自己的女儿,能嫁到好人家,现在,这个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而且,他家女婿是个才子,又是入赘的,王霸天怎么看怎么满意。

    少女安安静静地吃着粥,心里面苦涩得要命,迪迪对那个陆才湛真的没有什么兴趣,这种读书之人,又是家里的独子,是娘亲自个带大的,说不准这人……

    哎,但她现在还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迪迪也只是吃了一碗,在王霸天的催促下,两人下山。

    绣竹并没有同行,王霸天带着两个随从,拿着一些礼品下去。

    白日里,陆家村很热闹,村头大榕树下的小孩子在玩闹,过家家的,大人则是下田,或者是去小镇赶集了。

    迪迪低着头,跟在喋喋不休的王霸天后面,“见到人家,要记得打招呼,毕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是是,阿爹,我知道了。”

    在两人说话的期间里,已经来到了陆才湛的门口。

    王霸天整理了一下衣服,又转过头,对着他身后的少女说:“迪迪,头发梳一下,见自己的夫婿和婆婆,要整洁一些。”

    迪迪只是敷衍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王霸天无奈地摇摇头,如果迪迪恢复记忆的话,肯定会梳洗打扮一番的,不过,自己和她阿娘长得俊,所以自家的女儿,就算是不打扮,也是赏心悦目的。

    王霸天转过身之后,迪迪也不再装模作样了,她放下手。

    王霸天清了清嗓子,往里面喊,“陆夫人,陆公子,你们在屋里吗?”

    他才刚停下来,就听到了一个妇女的声音,“来了,来了,哟,王老爷,王小姐,快进来,久等啦。”

    瞥见到他们身后的随从,脸上更是开出了花。

    陆夫人今日穿上了崭新的衣裳,脸也是白里透红的,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

    迪迪朝她微微点头,“陆夫人晨安。”

    “好好,都是好孩子。”陆夫人粗糙的手掌拉起了迪迪的手,还用力地摩擦着,一副熟稔的样子,“小姐这手真嫩啊……”她说着又摸了一遍,眼里都是羡慕。

    迪迪心里很不舒服,这话,总觉得阴阳怪气,她阿爹在看着,她又不好意思松来手。

    “进来吧,以后啊,我们就是亲家了。”陆夫人边拉着迪迪边说话,完全不给人插话的机会,“不过啊,可能我们日后也没什么空闲时间见面啦,真是可惜……”

    迪迪尬笑着,目光带着哀求,看着自家的阿爹。

    王霸天看是看见了,他只是摇摇头,让迪迪不要乱动。

    “陆夫人,你家公子不在家么?”王霸天环顾了一下四周,问她,厅里面,确实是没有陆公子的身影。

    陆夫人拉着迪迪坐在椅子上,才道:“在呢,他在房间里面读经书,说是等你们来了,让我叫他,他说啊,他一定要考取功名,才不至于辜负了王小姐的青睐。”

    她看到了王霸天脸上满意的笑,摆摆手说,“我叫他去,这房子那么小,他可能真的学着迷了,两耳都不闻窗外事了。”

    陆母扭着身子,风风火火地踏着步子,推开了房间的木门。

    “才湛,王老爷和王小姐来了。”

    果然,妇人才停下来,男子就从房间里出来了,他供着手,先是对着王霸天,“老爷,晨安。”

    接着,他又含情脉脉地看着迪迪,“王小姐,晨安,昨夜睡得可还好?”

    迪迪:“陆公子晨安,昨夜睡得很好,劳你挂心了。”

    迪迪只是低着头,不想去看他,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判断错了,她还不至于在这里,小小年纪的,就要定亲,两年之后,就要嫁为人妇了,她真的不想那么早。

    然而,都是眼前这个人给自己的错觉。

    之后,两人没有再交流,全程是王霸天在和他们两母子交流。

    迪迪无聊地看着院子里的鸡,估摸着时间。

    “对了,陆公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我府中。”

    闻言,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又略加思索一下,“等娘亲嫁过去陆伯伯之后吧,我收拾完,就过去。”

    “好,你来的话,给我传信,我派人去接你,还有,这些礼品,是我们的定亲之物。”

    王霸天把礼品放在桌子上。

    陆才湛接了过来,“我知道了,王老爷,让您破费了。”

    然后,他摸了摸头发,陆母一见,立马开口。

    “亲家啊,你也知道,还有两天,我也就要改嫁了,我那未来夫君,也是艰苦的人家,我因为我儿才湛,家里也是揭不开锅了,我真的是拿不出什么嫁妆。”陆母看着王霸天,完全没有住口的意思。

    “我们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艰难,才湛要读书,我就是饿死了,都是要给他读的,王老爷,你晓得么?”陆母捂着自己脸,带着哭腔说着。

    连在走神的迪迪都停清楚了,原来是要问她阿爹要嫁妆,未来婆婆改嫁,居然还要他们家给嫁妆,这到底是哪里的风俗?

    迪迪有点看不懂。

    王霸天并没有拒绝,迪迪都要张口质问她,然而,都被王霸天挡下。

    “我知道,这都是人之常情,养个才子的确不容易,是我考虑不周了,我明日定会给陆夫人准备一份嫁妆。”

    陆母一听,两眼放光,她不停地点头,“亲家啊,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这脸皮也是不能要了,亲家,多谢你了。”

    迪迪满头黑线,这到底是多么奇葩,她无力吐槽,好在是嫁出去了,要不然,她也跟着上山,那可不得了。

    事情也商量得差不多,陆才湛也一直在强调自己要去读书了,王霸天也不敢停留多久,带着迪迪就走了。

    茅屋里,只剩下陆才湛两母子了,陆母倒了一杯茶给自己的儿子,眉开眼笑的,“儿啊,这一份嫁妆,也不晓得王老爷准备什么,哦,对了,那王老爷是靠什么起家的?”

    陆母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她似乎没有听过这附近有姓王的老爷啊,而且,这王老爷一直都是叫她传信,也不说自家住哪里,她还想去看看人家的大房子呢。

    陆才湛轻轻抿了一口茶,看着远方,“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商人罢了,你知道这些作甚?以后,你也不要来找我了。”

    男子说完,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山匪这种事,一般人不需要知道,况且,这附近大概没有人比这山匪更有金钱了吧?只要打点一切助他去金城,是山匪又如何?

    陆母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家儿子的背影,实在是想不到这号人,于是,她摇摇头,开始清点刚刚王霸天送的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