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迪迪生威 > 016入赘
    黄昏过去,晚霞也渐渐消失再天边,大地陷入了黑暗当中,陆家村只剩下点点烛火。

    陆才湛坐在椅子上,看着哭哭啼啼的女人,心里也是有一些动容的,然而,动容却不等于放弃,当初他舍身去救那位小姐,可不就是为了今日这般么?

    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放弃的。

    房间里面,只有一根蜡烛,烛火能照到的地方很小很小,两母子,围坐在蜡烛的两边。

    “娘亲,陆伯伯的话还算数,你嫁过去,对我和你都好。”陆才把拿着书本,语重心长地说,“母亲,你还年轻,不应该被我拖累的。”

    那个女人抬起头,手里面还拿着鞋垫,带着哭腔,“儿啊,可你也不能入赘他们家啊,你爹就你一个儿子,如果以后我死了,你要我拿什么脸去面对他?”

    陆才湛把书本放下,认真地看着自家的娘亲,“如果不入赘,人家凭什么会无条件资助我去金城赶考?还有书塾的钱,就算母亲你整齐整夜去编织鞋垫,也是赚不到,倒不如让我入赘。”

    “可是,儿啊,你是他的救命恩人,只要我去跟王老爷说,他肯定都会给你的,不至于到了入赘的程度吧……”陆母为难地说着,“况且,如果你以后有了功名,那个迪小姐只是个小门小户的小姐,她怎么配的起你?”

    “母亲,我现在只顾着眼前这些,我是他女婿,我要去金城赶考,他总会让我畅通无阻地去的。”

    “我这样说,你可懂了?陆伯伯,我已经跟他讲了,信也送出去,明日,王老爷会带着迪小姐来,陆伯伯也选了好日子,在三天之后,你就嫁过去吧。”

    陆才湛说完,也不再说话,拿起桌子上的书本,凑近蜡烛,接着读起来,陆母想说什么,也不敢说了。

    陆才湛晚上睡觉之前,陆母连忙把那烧了半截的蜡烛吹灭,自己摸着黑,蹑手蹑脚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虎山上,王霸天拿着刚刚送到的信纸展开,脸上带着惬意地笑容。

    他从书房走到前厅,迪迪和屈楚还在喝着鱼汤。

    “迪迪,迪迪……”王霸天兴奋的声音传过来,迪迪转过身去,问,“阿爹,怎的了?”

    “陆公子他答应了,明日我跟你下山,去他家议亲去,”王霸天都有一些恍惚,他手忙脚乱着,“不跟你讲了,我去准备准备,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王霸天急忙离开大厅,对着外面的随从,“你们几个,跟着我去仓库……”

    绣竹看着自家淡定的小姐,期期艾艾地说:“小姐,你没……事吧?”

    屈楚也看着她,放下了碗筷,有些艰难地说:“恭喜小姐,贺喜小姐觅得佳婿。”

    迪迪摇头,无力地笑着,“谢谢!”

    只有绣竹看出她的不对劲,连忙扶她起来,“小姐,回屋了吧,明日还要早起呢。”

    迪迪没有反应,被绣竹扶着,走出了大厅。

    屈楚却觉得心里发涩,人家小丫头都激动得走不动路了。

    他叹了一声,然而,又觉得不对劲,恩人觅得佳婿,于情于理,他应该是恭喜才是的,他想着,嘴角难得地挤出了一丝丝的笑容。

    他不过是对那小丫头有一点点的幻想而已,好在,适时被阻止了。

    闺房里面,迪迪毫无生息地坐在椅子上,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小姐,你莫不是想起了陆军毅公子?如果是,就告诉帮主,他一定会成全你们两个的。”

    迪迪趴在桌子上,目空一切,嘴角带着讽刺的笑容,“我阿爹,他是不会帮我的,在他的道德观里,恩人大于天,再加上,我之前也愿意了。”

    如果在那之前,她直接拒绝,那就好了,她阿爹也会帮他找理由拒绝陆公子,然而,她千不该万不该那么相信自己的判断,是她自作聪明了。

    绣竹立刻从椅子上起来,“小姐,我去跟帮主说。”她才刚踏出去一步,少女却叫住了她。

    “别去,没用的,信都发出去,你觉得能收回来么?”

    她阿爹,最看中情义,也最看中诚信,况且,她阿爹也是看中了那个陆公子的,再加上能入赘,她阿爹肯定都赶着上去了。

    “小姐……那怎么办?”

    “打热水过来吧,我要沐浴,我累了。”迪迪无力地说着。

    绣竹却是不理解,她觉得帮主那么疼爱小姐,肯定都帮小姐的,这事情其实很简单,为什么小姐不肯去,她觉得很奇怪。

    外人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王霸天确实最疼爱自家的女儿,只是,他也是一个强势的父亲,只要他认为是对自己女儿好的东西,他就一定不会退让。

    陆公子可是舍了性命救迪迪的,他可不就是认为,人家之前就是看上了迪迪,才去救的么?

    爱自己的女儿如生命,又肯入赘他们王家,对于陆才湛的这些行为,王霸天非常欢喜。

    迪迪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躺在木床上,辗转难眠。

    这副身子十二岁,这个时代是十四岁再成婚,这意味着,陆才湛要等她两年,而在两年的时间里面,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呢,大不了,就相敬如宾好了。

    迪迪想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绣竹推开门,帮她拉起了床帘。

    “帮主来催了好几次了,我没舍得叫小姐,好在,小姐醒了。”

    绣竹扶着她,来到镜子旁,先是给她洗脸,拿着竹刷子沾上盐给她,迪迪塞在嘴里,漱口。

    之后,绣竹帮她梳洗打扮,跟往常一样的发髻。

    “迪迪,迪迪,起来了么?”

    迪迪应了一声,“嗯,阿爹晨安。”

    王霸天拉起迪迪的手,一边轻轻地拍着,一边带着她往外面走,“好好,是不是昨夜兴奋得睡不着觉了?”

    迪迪疑惑地看了王霸天一眼,“阿爹?你说什么?”

    王霸天只以为自家的女儿害羞罢了,陆才湛公子可是交代得很清楚,自家的女儿,原来早就欢喜上人家了,而且,在迪迪落水之前,陆才湛还一直在教迪迪诗书呢。

    不过,他女儿现在失忆了,大概是想不起来,可怜了陆才湛还念着她,人家还不许他告诉迪迪,说自己会让她想起来的,王霸天都被感动了。

    昨晚还直接在迪阿娘的排位前,说陆才湛是个好女婿,说迪迪有福了……

    正因为如此,王霸天才成全他们两个,之前还因为女儿要嫁了,而且不在他身边而难过,现在,人家入赘,他是最开心了。

    迪迪却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