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迪迪生威 > 006 虎山第一俊
    随从把那个男子带回百草叔那里,又因为迪迪是女子,王霸天并不准备让她逗留太久。

    连哄带骗的,让迪迪离开,“你又不是大夫,在这里也是碍事。”王霸天使了一个眼色,绣竹马上心领神会,拉着迪迪往外面。

    迪迪却不是这样想的,想想她一个山匪的女儿,阿爹不让她练功,现在还不许她看看练习医术吗?迪迪不管,这种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

    她还是想撒娇,求迪阿爹,“阿爹,能不能让我在这里?我想跟百草叔学习医术,反正我现在没有什么事做,闲着也是闲着,学多一点东西总归是没有坏处的,阿爹,好不好吗?。”

    迪迪现在已经全然接受自己就是王霸天的女儿了,想做什么就开始撒娇,这招是百战百胜的。

    王霸天听着自己女儿那语气,他当然知道那是在撒娇,不过,向来注重女儿教育的王霸天,并不会轻易妥协,那个伤者还是个男子。

    白草叔在认真地检查那人的伤势,他视而不见女儿期待的眼神,“谁说你没有事做,你还要学习女红,绣竹,带小姐去学习。”

    “什么?阿爹,我不想……”学字还没有出口,已经被强势的绣竹拉下去了,王霸天背对着迪迪。

    迪迪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一切都好商量,继而,她把目光转向绣竹,“呜呜唔,好绣竹,我不想学,我还小,我不想学……”

    拉着迪迪的绣竹并不会同意她的鬼话,直到远离百草堂,回到迪迪的闺房,绣竹才说话,“小姐,你不小了,要知道,再过两年,小姐你就可以议亲啦。”

    绣竹把那个装着针线的篮子拿过来,放在桌子上,她小心地拿出红线,穿过针头,“给,小姐,先绣一朵红花吧。”

    迪迪还想装死,她怎么可能会会绣红花?她之前在现代,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本来还想着,作为山匪的女儿,主要的职责是打打杀杀的,谁知道,她阿爹,居然要让她学习大家闺秀的那种,你说气不气人?

    迪迪都要被气死了。

    她想耍赖,不绣,人家绣竹就看看着她,目不转睛的,迪迪想忽视都不行。

    迪迪从篮子拿出一张白色空白的手绢,闷闷地问绣竹,“对了,绣竹,你今年多大了?”

    “绣竹今年十六,比小姐大两岁。”绣竹也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绣什么东西,一脸的温柔。

    迪迪有些八卦地凑近她,抿了抿嘴唇,“那你可有许配的人家?”迪迪一说完,绣竹就就有些不自在了,她的小脸,几乎是立刻就变红,迪迪一见有戏,赶紧又追问,“那绣竹可有心上人?”

    “小姐,绣竹是要服侍你一辈子的,哪有……什么心上人。”

    绣竹虽然这样说,但她那躲闪的目光,迪迪可是看出来了,她都不用审问,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有了。

    迪迪把针线穿过了那一条手绢,阴阳怪气地说:“哎,绣竹,我问你哟,我有一个从小长到大的丫鬟。我心里把她当姐姐,什么心事都跟她讲了,但是,这个丫鬟,她却什么都不跟我讲,你说这人是不是很不道义?”

    迪迪越说,绣竹的头就低得更下了,迪迪也不戳穿她,“你说,如果是你,你还会跟这个丫鬟亲近么?”

    绣竹:“她可能只是脸皮薄,说不出口而已。”

    迪迪把那个手绢放下,绣竹已经走绣竹走神,迪迪一个快手,把绣竹手里的东西拿过来了。

    只见一对鸳鸯已经初现雏形,“啧啧啧,原来是鸳鸯啊,做枕巾的?我也要,要一个小狗的。”哼,她就是一个单身狗,她才十二岁,绣竹十六岁,过不了两年,就要嫁了吧。

    “绣竹,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真的值得托付么?”迪迪很好奇,在她的认知里,绣竹应该是属于贤妻的那种,心灵手巧的,虽然偶然很不给她面子,总的来说,绣竹还是优点居多的。

    绣竹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当中,过了好一会,迪迪都以为她的脸要着火了,她声若蚊蝇,“仁哥他对我很好,他更老爷提过亲了,只是我阿爹阿娘不同意,因为他没有爹娘。”

    也是,在古代,没有父母的人,是最让人看轻的,不过,迪迪倒是觉得,没有公公婆婆,夫妻二人过得更好呢。

    “那你准备怎么办?如果你阿爹阿娘一直不同意呢?”

    本来这古代的女子,十四岁就应该定亲的,迪迪算一算自己,还有两年,突然发现自己很悲催,她还只是个孩子,还没有成年呢。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听我阿爹阿娘的。”绣竹呆呆地说着,迪迪居然觉得有些悲伤,是啊,古代的女子,身不由己啊。

    迪迪把那幅没有完成的鸳鸯还给她,“可是,绣竹,你都是我的大丫鬟了,不应该是由我阿爹做主的么?退一万步说,也应该是我帮你做主吧?”

    迪迪很好奇,她边绣红花边问。

    绣竹叹着气,大抵心里也是有些怨的,“都是老爷心善,说是任凭我阿爹阿娘做主。”

    迪迪:“绣竹,别叹气,我,还有我呢,我是你小姐,我替你做主,让那个仁哥娶了你。”

    闻言,绣竹的眼睛慢慢变亮了,她激动得把手里的针线放下,有些慈爱地摸着迪迪的头,“小姐以后要说话算话。”

    “嗯,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过,绣竹,你以后不能怼我,还有,女红什么,你要给我放水。”迪迪手上已经完成了一朵红花。

    迪迪站了起来,把红花放下,“绣竹,我完成任务了,午安。”她打着哈欠,似乎很累的样子。

    绣竹刚想答应,可是,当她的目光看到桌面上那一朵不知道是花还是圆圈的时候,她立马改口,“不行,放水不行,以后你在婆家被人说闲话,那可是我绣竹的责任。”

    床上的幽幽开口,“绣竹,我这辈子不想嫁了,我做尼姑,也不想做女红。”

    嫁什么人?她要做一个女强人,让男家入赘,那她还有什么婆婆?她阿爹就她一个女儿,必须入赘。

    绣竹只当她在说笑的,并没有放在心上,“好好,不过,小姐,我们虎山上倒是没有适合小姐的人家,如果是山下的,小姐更应该要注意才是……”

    绣竹说了一大堆自认为是女人的“三从四德”给自己的小姐听,都是她的肺腑之言,“小姐,你听到了么?”

    见许久没有搭话,绣竹又说了一遍,她以为小姐是故意不理她的,走近木床,才知道,她家小姐原来是睡着了。

    绣竹无奈摇摇头,“真好,还是个孩子。”她喃喃自语,随后又回到凳子上,继续完成那一副鸳鸯图。

    这边的百草堂,王霸天还在这里,等待消息,他要搞清楚这个人的来历,才放心。

    “帮主,此人只是失血过多,没有伤到筋骨,休息几天就好了。”百草叔帮这人擦干净了脸,很奇怪,他脸上本来没有伤,但却有很多血,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血不是他的,那只能是伤他那人的了。

    王霸天只是看着躺在木床上的男子,虽然身穿着普通的衣服,但他身上的那种贵气的气质却怎么也掩盖不了,他有点后悔带他回来了。

    百草叔帮他换了一身衣服,用棉被盖着,“日后,这虎山的女人若是看到这孩子,大概是再也找不到夫婿了,这孩子太俊。”

    王霸天看着百草叔摸着人家的脸,连忙阻止他,“百草,你这是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断袖呢。”

    百草叔摸了摸鼻子,着急否认,“帮主,我不是,我没有,只是觉得他长得俊而已。”

    王霸天仔细看了床上那人,并不同意,啐了百草叔一口,“什么眼光,虎山第一俊,是我。”

    百草叔:……

    “怎么,有意见?”王霸天瞪了他一眼。

    百草叔连忙搭话,“没有,帮主是最俊的,我眼光的确有问题。”

    王霸天才满意点头,“那行,你好好照顾他,有肥牛有了,我和兄弟去宰肥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