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玄幻小说 > 迪迪生威 > 003不一样的山匪
    迪迪一觉睡到了傍晚,还是绣竹叫她起来的,要不然,照她的功力,大概能睡到明天早上。

    好在这季节是夏季,天黑得晚,即使是这种时候,天还是亮的。

    绣竹推门进来,床帘里面的人,还熟睡着,她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拉起床帘,“小姐,小姐,起来吃晚食啦。”

    她边说着,边轻轻地推着床上的人,迪迪眯着眼睛,虽然有一些不悦,但是,一听到“吃”,她的肚子也饿起来了。

    迪迪连忙起来,想去吃饭,一天一夜没有吃饭,肚子都饿死了,看着古色古香的装饰,她一时之间,真的有点恍惚。

    绣竹帮着呆呆的迪迪穿衣服,拉这她来到镜子前。

    迪迪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伸手,摸着镜中人的脸。

    绣竹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小姐最美了,跟夫人一样,都是容貌上等的。”想起记忆中的那个妇人,在看看她面前的这位少女,感觉两个人重合起来了。

    “是吗?那我阿娘又是怎样的女子呢?”迪迪说着,又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心里带着好奇。

    绣竹满脸的怀念,“夫人,她最这个世界上最最温柔美丽……”

    就在绣竹说话的时候,一个男人进来打断了她的回忆,“迪迪,走,跟阿爹去吃晚饭。”

    王霸天挡住了迪迪看绣竹的目光,“以后,我再跟你讲你阿娘的事。”他说着,又转过身警告地看了绣竹一眼。

    绣竹瞬间捂住嘴巴,一脸的害怕。

    迪迪装作没有看到。

    王霸天带着迪迪来到大厅,里面大多数都是男人,也有几个气常强大的女人,几个侍女在旁边侯着,迪迪偷眼看着那些人,突然想起来,王霸天之前说过的话:以赚取过路人的买路钱为生。

    不就是土匪么?一想到这个,迪迪就吞了吞口水,摸着自己的脖子,土匪这份职业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好意思,小女大病初愈,起床晚了,大家多担待,都饿了吧?起筷起筷,不要客气。”王霸天拉着迪迪坐在桌子的那两个上位。

    迪迪坐下之后,看着那些人,也礼貌地说着:“伯伯、伯母们,是迪迪不懂事了。”

    大家只是摆摆手,“不碍事、不碍事。”众人才拿起筷子吃饭。

    迪迪阿爹欣慰地看着自己家的女儿,夹了一个鸡腿放在迪迪的碗中,“吃吧。”

    一顿晚饭,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结束,也颠覆了迪迪对山匪的印象。

    在电视中、在小说中,山匪的角色都是邋遢、满嘴脏话、吃饭的时候,还会喝酒耍拳的,然而,她穿越成为山匪的女儿之后,怎么发现,这群山匪那种气质,简直就是没有气质!

    而且,就拿王霸天对她女儿的那种教育,就像是在官家一样,把王迪迪培养成大家闺秀。

    吃完晚饭之后,一桌人也就散了,绣竹还那些茶水给她漱口,迪迪都一一照办,一桌子人走之后,迪迪和迪阿爹站起来。

    “迪迪,你先回房去,阿爹要去书房办公事了。”王霸天把手放在后背,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迪迪懂事点头,离开。

    王霸天在门口,目送着自己的女儿,知道迪迪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王霸天松了一口气。

    然后跳着大喊着:“兄弟们,吃酒啦,吃酒啦,快。”

    王霸天从大厅的后面搬来了两坛酒,那些本来离开的伯伯、伯母,端着下酒菜。

    其中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在桌子上抓一把花生,“大哥,你每次都这样,迪迪还不知道你的假面孔,刚刚你那个背手的动作,真的有几分状元郎的感觉呢。”

    此话一出,大家都笑了,王霸天没有丝毫地不好意思,他倒着酒,拿起一碗给那个刚才说话的男人,“刘弟,也多亏了你们帮忙,我是读过几年书的,状元郎,还称得上。”

    “来来,帮主,满上……”

    然后,一群人开始猜拳,期间,王霸天还作起了诗词,博众人一笑。

    前厅发生的一切,迪迪都不知道,看着那种气氛,迪迪还以为迪阿爹是因为报国无门、官逼民反,才成为虎山的匪头的。

    不过,迪迪并不知道这个时代的背景,她托着下巴,看着靠在柱子上的绣竹。

    “好绣竹,我们虎山的位置是怎样的?还有,现在是何人统治我朝?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迪迪现在有免死金牌,她就不用再找其他的理由了。

    绣竹倒是大方,不过,迪迪觉得绣竹的眼神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关爱弱智一样,母性光环有些亮眼。

    绣竹坐在迪迪的旁边,开始介绍:“我们虎山,在新朝和盛国的中间,而且,虎山很高高。下面的人上山,很难,我们知道小路,就容易多了,他们不知道,我们虎山上面有多漂亮呢,粮食又多,人又好……”

    一说起她们的家园——虎山,绣竹就有无限的深情,彩虹屁也是张嘴就来,迪迪也理解,只是,她还没有知道这个时代的背景,脑袋就已经被虎山占满了。

    “绣竹,那我朝是何人统治江山?”迪迪硬是把喋喋不休的绣竹,拉向了另外一个话题。

    绣竹没有发现不妥,迪迪一问,她也就答:“新朝的皇帝是新昭帝,盛国就是盛昌帝。”

    “就这些?”迪迪有些不敢相信地问着,就这简短的一句话,她还是不能知道大概的情况。

    “对呀,当帝的就是他们两个,不过,我们虎山可不归他们任何一国,小姐,你知道这些也没有用。”

    迪迪也不再问了,虎山的地理位置那么独特,就是两国的分界线。

    对于这个时代,迪迪只知道这些,不过,她是一个山匪的女儿,好像知道那些,真的没有什么用。

    绣竹看了一眼外面,才提醒她,“小姐,戌时,是时候要沐浴了,我去安排。”

    过了好一会,绣竹和其他几个侍女,搬了几桶热水过来,放在屏风后面的大木桶里。

    现在的天空,已经变黑了,按着现代的算法,现在才七八点钟,她就要沐浴睡觉了,想起在现代玩手机的日子,迪迪不由得有些怀念了。

    屏风里面的绣竹等人已经装满水,“小姐,水好了。”

    迪迪走到屏风里面,绣竹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放在屏风上,“小姐,我帮你宽衣。”

    绣竹站在迪迪的旁边,弯腰,准备解去迪迪的腰带。

    作为一直黄花大闺女,迪迪可从来未曾在别人面前这样过,她实在是有些害羞,但是,瞧着绣竹熟练的模样,很明显,这已经是常态了,所以,迪迪也没有拒绝。

    迪迪坐在大木盆里,绣竹拿着一些凉凉的东西,涂抹在她的皮肤上,香香的,又激起了迪迪的好奇心,问绣竹,“这个沐浴的又是什么?”

    冲洗之后,很干爽,把那种黏糊糊的感觉都冲刷掉了。

    绣竹用手沾上一些粉末,放在迪迪的手上,“这个是花皂粉,是夫……我们虎山独有的。”

    迪迪闻了一下,很是喜欢,绣竹只是笑了笑,“这个啊,绣竹也会做,以后我教小姐。”

    “好,绣竹你真是个才女。”

    沐浴完毕之后,迪迪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也许是今天睡太多,绣竹已然灭了蜡烛,迪迪睁大着眼睛,似乎想看透这个黑夜。

    她对迪阿娘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可惜,迪阿爹却一直在阻拦她,不让绣竹告诉她迪阿娘的事情,但是,她现在能健康地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迪迪一直在翻身,绣竹进来的时候,她就装作睡着,一出去,她又睁开了眼睛,如此翻来覆去的,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床帘内才传来安稳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