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四十七章 故地
    几天后。

    阿飞突然对着镜人开口。

    “接下来,我要进入木叶里面,做一些事情,你要跟着我进去吗?”

    “做一些事情?做什么?”

    “这个你不用知道,你若是不跟着我行动,那么,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需要分开行动,你可别死了。不过,就算你跟着我一起行动,到了木叶里面后,我们也需要分开行动,每天汇合一次就行了。”

    “木叶吗?那首领那边下达的任务怎么办?我也进入木叶的话,很多任务都做不了了。”

    “那边你不用担心,我打过招呼了,接下来半年里,我们不会收到任何任务。”

    “那我也跟着你一起行动吧,回去看看也好。”

    阿飞有些惊讶,他原本还以为镜人在木叶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不会跟着他去木叶里呢。

    “好吧,把这个带上。”

    阿飞面具下的写轮眼发动,一个漩涡出现,随后,从漩涡中出现了一个斗笠,阿飞便将这个斗笠递给镜人。

    “你毕竟是刚刚叛逃不久,木叶里能认出你的人肯定很多,带上这个,比较方便。”

    镜人接过斗笠,戴在头上,斗笠周边还有一些布条,很轻易的遮住了镜人的面容。

    “走吧。”

    “嗯。”

    一道漩涡出现,将阿飞和镜人两人吸了进去。

    宇智波族地。

    一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女孩,站在河边,吃着三色丸子,眼角有一颗好看的泪痣,长相也十分可爱。

    “最近,越来越见不到鼬了呢。”

    她叫宇智波泉,和鼬是同期学生,是鼬的好朋友,或者说恋人,虽然两人都没有直说,但确实有着那份心思。

    吃完三色丸子,泉站起身,转过身准备回家了,她来这里,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在这里见到鼬而已。

    “唉,好奇怪的孩子。”

    只是,刚刚转过身,泉就看到了一个小孩,穿着一身黑底红云袍,带着一个遮住脸部的斗笠。

    现在的晓,远远没有未来那样的名气大,所以大多数人看到了晓袍也是认不出来的,只会觉得是一件稍微奇特一点的衣服。

    看着那个人一动不动,泉有些奇怪,走过去询问。

    “你怎么了?遇到了什么困难了吗?”

    镜人的身高并不低,他长得似乎有些着急,现在看上去,可能是十岁多一点的样子,当然,就算这个样子,在泉看来,镜人还是一个小孩子模样。

    镜人眼珠微微一动,看向身旁的宇智波泉,他倒是没有想到,和阿飞分开后,木叶里第一个朝他打招呼的人,竟然会是一个小女孩。

    “我没事。”

    镜人冷淡的回答道,他并没有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只是单纯的认为是一个普通的宇智波族人。

    泉微微一笑。

    “是吗,那就好。”

    说到这,泉又奇怪的开口。

    “可是,为什么要遮住自己的脸呢?”

    边说着,泉的脸缓缓凑近,想要去看镜人的脸。

    镜人一言不发,斗笠下,黑色的瞳孔迅速变的猩红。他不能被人发现,如果眼前这个少女继续往前凑的话,他就要动手了!

    但是,泉却突然停止了,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彷佛想起了什么。

    “嘛,算了,不过,带着斗笠的话,走路还请小心哦。”

    镜人微微一愣,眼瞳重新变回黑色,淡淡回道。

    “嗯。”

    说完,镜人就朝前方走去,慢慢的消失在泉的视野里。

    而泉,等到镜人消失后,她的笑容也跟着瞬间消失,眼中的惊骇再也无法掩饰。

    刚刚泉总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继续靠近的话,会死的!真的会死!!

    这个她认为的孩子,在那一刻,她彷佛是看到了数年前九尾那只恐怖的眼睛,那种感觉,绝对没有错的!这个人绝对有写轮眼,并且,瞳力还非常恐怖!

    泉自己也有三勾玉写轮眼,但那个孩子的写轮眼,绝对比她的还要强!

    不行,得把这个消息告诉鼬。

    突然出现这样一个拥有着恐怖瞳力的孩子,泉觉得,这件事一定不简单。

    泉不选择告诉其他人而是告诉鼬,那是因为,在泉看来,鼬是那种绝对的天才,是最令她信任的人。

    许久后,一身晓袍的镜人来到他曾经与止水经常呆的那个训练场,也是最后他埋葬止水的地方。

    看着他为止水立的墓碑,镜人不由得有些难受。

    一切都变了,曾经大名鼎鼎瞬身止水,如今没了,曾经宇智波的天才镜人,现在也叛逃村子,成为了晓的一员。

    “你会怪罪我么?止水哥。”

    镜人向着墓碑询问道,但却久久没有得到回答。

    许久许久后。

    “呵。”

    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镜人轻笑了一声,随后使用瞬身术消失在了这里。

    忍者学校。

    操场上,佐助干脆利落的用体术打败了鸣人。

    鸣人十分不服的大声开口。

    “这次是意外,再来一次,我一定能赢你。”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笨蛋。”

    “可恶,下一次我一定能赢你。”

    “你是不可能赢我的啦。”

    远处一座高建筑的房顶上,镜人默默的看着忍者学校里的这一幕,微微一笑,真好啊,他们还是没变,如果可能,就这样一直快乐的生活下去吧。

    街道上,卡卡西拿着一本书低头边走边看,但突然,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猛地抬头朝某座房屋的屋顶看去,然而,那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错觉么”

    下午,泉急急忙忙的找到了鼬,将自己的经历全部跟鼬说了一遍。

    鼬有些激动。

    “你说小孩?”

    泉老实回答道。

    “嗯,看起来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戴着斗笠,遮住了脸,所以也不知道是谁。”

    “是他吗?”

    鼬十分怀疑,那个人就是镜人。

    随后,鼬又嘱咐泉。

    “你以后碰到他,不要去接近他,知道了吗?也不要把这件事跟除我之外的任何人说。”

    “哦好的。”

    鼬很清楚,镜人现在的身份是叛忍,回到村子里来,自然不想被发现,那么,尽量少接触人才是最好的。

    鼬也不打算去接触镜人,他现在的身份是暗部,非常敏感,随意接触镜人,很可能会暴露了镜人的存在。

    这一点,镜人也是知道的,所以,鼬和镜人两人都是心照不宣的,谁也不去接触谁。

    尽管两人都知道对方可能就在宇智波族地,但却都装作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