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四十四章 青
    “止水哥,我们回家。”

    “回家”

    镜人满脸呆滞,用已经被冻的开裂的手稳住背后的止水,然后用同样被冻的开裂的脚朝宇智波族地走去。

    昨晚,一个忍者死去了,他的死,并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过大的影响,他的死,只会让某个七岁的孩子彻底失去依靠。

    唉,止水大哥,你可以教我忍术吗?

    唉?我吗?

    那是镜人和止水交集的开始。

    当时是,夕阳下,六岁的孩子朝着一个暗部提出了请求,暗部同意了。

    从那以后,镜人就多了一个近乎家人的大哥,那个时候,镜人一刻也不敢放弃修行,他要努力,再努力,他一定要从宇智波灭族之夜中,保护好父母,保护好他的止水哥。

    可是,他永远想不到劫难来的这么快,团藏的两个根部成员,成为了一切的导火索。

    两个月内,父母、止水,相继离他而去,他已经没有家了,他彻底失去了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所以,镜人没有回家,他背着止水来到了他与止水经常呆的那个训练场,轻轻的放下止水,掏出苦无,蹲在地上刨起土来。

    也许,到了现在,也就这个熟悉的训练场,还能勉强称之为“家”了。

    止水也没有家人,镜人可以亲自为止水下葬。

    只是,在和河水中冻了一晚的手,早就已经脆弱无比,没多久,鲜血就从手掌中流出,流淌过手掌,滴到土地上,让些许土都变成了血色。

    鼬在镜人找到止水尸体的时候就回去了,他要回去向村子报告止水的死。

    所以这里只能由镜人一个人来为止水下葬。

    “嗒。”

    突然,有什么血以外的东西滴落到土地上,镜人摸了摸自己脸。

    “是眼泪么”

    话才刚说完,天空就突然下起了雨。

    “嗒嗒嗒”

    “啊,原来是雨水啊。”

    雨水淋湿了镜人,顺着镜人的脸颊不停的流下,没人知道,那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

    雨下的很大,各家各户都匆匆忙忙的收掉了晾晒的衣物,躲到了家中。

    “突然就下雨了,差点没来得及收掉我家的衣物。”

    “唉,真冷啊,真希望天气暖和些。”

    “嘛,本来是有事要做的,但下雨就没办法了,先在家里等一等吧。”

    人们看着这场突入起来的雨,无奈的议论着。

    宇智波族地。

    鼬站在家门口,望着外面大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哥哥,哥哥,等到雨停了,你就教我忍术吧,镜人都那么强了,我可能不能落下。”

    佐助从家里跑出来,跑到鼬身后,缠着鼬教他忍术。

    鼬转过身,换上一副笑脸,轻轻点了点佐助的额头。

    “佐助,雨停之后,哥哥还有事情要做,下次吧。”

    “嗯”

    佐助鼓起小脸,不满的看着鼬。

    火影办公室。

    三代望着外面的大雨,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止水竟然死了,难道止水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来阻止宇智波么,还有,父母刚刚离去,止水这边又出事了,那孩子”

    雨,更大了。

    黑暗中。

    团藏冷冷的开口。

    “止水死了吗,既然如此,那宇智波镜人也留不得,如今他已经失去了所有依靠,老夫杀他,易如反掌。”

    两天后。

    卡卡西来到了镜人家,却没有见到镜人。他听说了止水的死亡,卡卡西忍不住想来看一看镜人。

    父母死亡,同伴死亡,教导自己的大哥也死亡,这种经历,和他也太像了,卡卡西很清楚,那会是何等的痛苦,因此,他想来看看镜人,想拍拍他的肩旁,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可惜的是,卡卡西并没有见到镜人。

    宇智波的训练场。

    镜人人跪坐在一块墓碑前,墓碑上,被镜人歪歪斜斜的刻上了几个字——宇智波止水之墓。

    为了完成这一切,镜人付出的代价是,双手上尽是干涸的血迹,并且都失去了知觉。

    若是一直待在这里,不及时治疗的话,兴许镜人的双手就会彻底废掉。

    “你对这个世界绝望吗?”

    突然,一道声音从镜人背后传来。

    镜人微微转头朝后看了一眼,有三个人,一个人是带着红色斑纹面具的面具男,一个人是穿着黑底红云袍,脸上穿插满了黑棒的男性,最后一个人同样是穿着黑底红云袍,不过是有着一头紫发的成熟女性。

    带土(斑)、天道、小南。

    刚刚说话的,便是带土,或者说面具男。

    镜人没有理他们,虽然带土曾经杀害了自己的同伴,但是,现在的镜人,万念俱灰,他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想着要不要为自己也立一个墓碑了,他没兴趣去想别的事了,他累了,真的累了。

    “加入晓吧。”

    带土再一次开口,他本来是不打算亲自来邀请镜人的,但到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亲自过来了,镜人的这种经历,让他更加否定这个世界是虚假的,那种万念俱灰的眼神,带土能感同身受,在琳死亡的那一刻,自己的心情,和这个也是差不多的。

    “没兴趣,滚吧。”

    镜人的回答简单明了,甚至有些粗暴。

    心有死念的他,那里还会在乎其他东西?真正想死的人,是不会去在意任何东西的,这几天以来,镜人没去找任何人,也没打扰任何人,他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最好,最好让他就静静的死在这里好了。

    “你不想对团藏复仇吗?”

    然而,有过差不多绝望的经历的带土,非常清楚,这种万念俱灰的人,唯一在乎的是什么,是仇恨!

    果然,镜人的眼神稍微明亮了一点。

    “你们晓,能帮助我杀死团藏吗?”

    “首先,你需要加入才行。”

    镜人不为所动。

    “你需要先对我承诺。”

    “可以,我向你承诺,在你向团藏复仇的时候,我们晓会派人协助你。”

    天道点头答应了。

    现在的镜人,并没有能力向团藏复仇,虽然他开启了万花筒,但是,他根本无法掌控万花筒,甚至现在的他连自己万花筒的能力是什么都不知道,因此,想要复仇,就需要借助晓的力量。

    “不过,在你复仇前,需要协助我们晓组建完成才行,现在晓的人手还不够,在晓没组建完成之前,我是不会派人协助你复仇的。”

    “可以。”

    镜人不在乎时间,他能等,况且,镜人也不单单是要杀死团藏,他还要让团藏感受和他一样的痛苦,单纯的杀死团藏,远远不够!

    团藏,他不是要保护木叶吗?那就好好保护着!

    镜人虽然答应过止水不会亲自对木叶下手,但是,这不并代表镜人没办法摧毁木叶,晓组织的人选就是很棒的选择,团藏要保护木叶,那好,镜人就要狠狠的摧毁木叶,团藏要写轮眼,那好,镜人迟早有一天,要一颗一颗的将他身上的写轮眼全部扣出来。

    团藏想要做火影,那好,镜人不会让他活到那一天的。

    “那就否定木叶给我看吧。”

    天道如此开口了。

    镜人知道天道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拼尽全力,抬起本已毫无知觉的手,毫不犹豫的摘下额头的木叶护额,拿出苦无,在上面深深的划了一道划痕。

    从今天起,他就是木叶的叛忍了。

    天道走到镜人面前,递给镜人一枚戒指。

    “从今天起,你就是晓的宇智波镜人了。”

    镜人接过戒指,戒指上,写着一个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