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四十二章 最后的爱
    “我”

    止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真要必要,对团藏使用别天神也不是不可能。

    “你的写轮眼,我收下了!”

    然而,团藏显然也不想等止水回答,瞬间冲到止水面前,伸出右手扣向止水的眼睛。

    “抱歉!”

    红光一闪,团藏瞬间就中了止水的幻术,同时,止水也抓住了团藏伸来的手。

    镜人的提醒,止水也不是完全没有在意,对于团藏,他一直防备着。随后,止水放下团藏的手,让团藏呆愣在原地。

    “只是普通的幻术,很快就能清醒吧。”

    说完,止水就转身走了,身为宇智波幻术第一人,止水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幻术。

    但是,有一种禁术,叫做“伊邪那岐”,以失去一只写轮眼为代价发动,止水不知道的是,团藏,恰好有一只写轮眼。

    镜人因为时间过于长久,而忘记了团藏有一只写轮眼这个细节,没有提前告诉止水。

    伊邪那岐,能够将对自己不利的情况变成幻术,制造对自己有利的情况。

    团藏瞬间出现在止水面前,重重的一拳打在止水身上,止水突然受力,根本来不及反应,也就乘着这一刻,团藏猛的出手,对着止水的脸部进行数次打击,然后毫不留情的扣下了止水的一只眼睛。

    落日的余晖照耀下来,两道黑影之间,多了一道血丝。

    止水捂着失去了眼瞳的眼眶,迅速后退,跪倒在地上,痛苦无比。

    团藏解开遮盖住自己右眼的白布,露出了一只迅速变的泛白的写轮眼。

    这时,止水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站了起来,看见团藏右眼那只从写轮眼变成泛白色的眼瞳,止水惊呼出了声,他明白了。

    “写轮眼”

    团藏一只手拿着止水的写轮眼,贪婪的开口。

    “它将成为我这只眼睛的替代品。另一只也给我吧。”

    话音落下,团藏身边瞬间出现十数名根部成员。

    止水不敢有片刻犹豫,迅速结印。

    巳-未-申-亥-午-寅。

    “火遁·豪火球之术!”

    止水失去了一只眼睛,实力大跌,尽管他依然有能力轻松的干掉那些根部,甚至是团藏,可那样不值得,止水不是一个纠结于自己恩怨的人,他如果拼尽一切在这里干掉团藏,有着一只别天神的团藏也有很大可能拖着止水一起死。

    止水不能死,不,或者说,他可以死,但在死之前,他还要更重要的事情。

    在这里干掉团藏,只是出了一时之气,而他,要去做的是,将自己的未来托付给一个人,为自己最重要的两人谋划未来,他绝不能为了一时之气而不顾自己最重视的那两人。

    “水遁·水乱波。”

    数个根部忍者纷纷出招,将止水的豪火球抵消掉。

    水与火相遇,制造出许多水蒸气,等水蒸气散开后,止水已然消失不见。

    “追!”

    团藏冷酷的开口。

    扣掉一只眼睛,并不能让止水怎么样,但却让止水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十分绝望的事实,那就是,村子的高层并非是一条心,本就在这种宇智波和村子的危机时刻,村子高层还有自己人出手毁掉自己人的计划。

    这样的村子高层,能和宇智波和解吗?别开玩笑了,他们连自己内部都没处置好呢。

    止水整个人都如同陷入冰窖,团藏扣掉一只眼,带给他最大的伤害,不是肉体的疼痛,而是内心的绝望。

    止水不愿意和团藏同归于尽,那是因为他知道没用,尽管他失去了一只眼睛,再也不能通过别天神改变族内的意志了,但是,他还是要为宇智波的和平做最后一份努力!

    如果村子那边行不通,那就在宇智波这边努力吧,止水绝对算的上宇智波的一大战力,如果,如果宇智波失去了这样一个大战力,是否会无奈之下放弃政变呢?

    止水不知道,但这,是他能为宇智波最后做的事情了,他没有选择了,非要说的话,其实也有,一个是放弃为宇智波和木叶的和平做努力,一个是继续努力。

    止水选择第二个,无论是宇智波和木叶,都是他的家,他无法让自己放弃,哪怕是死,止水也要为宇智波和村子的和平做最后一份努力。

    不过,在那之前

    “镜人,我又要食言了,这一次,我要亲手帮你进化那双恶魔的眼睛了,对对不住了啊,我这个做大哥的,还真是失败,还有,鼬也是”

    止水之前一点也不希望镜人的写轮眼继续进化,可到了现在,止水却不得不让镜人的写轮眼进化,因为,止水清楚,自己死后,就不一定会有人保护镜人了,镜人必须拥有保护他自己的力量才行。

    这就如同未来的鼬对佐助那样,鼬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清楚自己会死,担心自己死后无人保护佐助,于是,哪怕让佐助痛苦无比,鼬也要拼尽一切的为佐助开启万花筒。

    这是两个大哥对弟弟最后的爱。

    太阳彻底落下,天色黑了起来。

    一个大石头后,鼬带着面具在那里,本来鼬想出发去找止水的,但是,最后想了想,鼬还是决定在这里等止水。

    “簌簌。”

    突然,鼬前方的树木上,有树叶掉了下来。

    “止水?”

    鼬有些惊奇的开口。

    没人回答鼬,但鼬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仍旧跟了上去。

    一座瀑布对岸。

    止水背对着鼬。

    “宇智波的政变已经无法阻止,一旦木叶打起内战,别国必定会趁虚而入,战争不可避免,我本想用别天神来阻止政变,却被团藏夺走了右眼,他并不相信我,他一意孤行的想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村子,只怕我的左眼他也不会放过,在此之前,我想等一会,等一个人,这会,他应该醒过来了才对,我相信他能找到这里。我准备把我的左眼托付给他。”

    鼬沉默的看着止水,他知道止水在等谁。

    镜人家。

    一双猩红色的三勾玉眼猛然睁开,迅速巡视自己四周,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见到的那个人。

    “止水哥!”

    看了看外面已经漆黑的天色,镜人满脸惨白,按照原着剧情,这个时候这个时候

    “不不”

    镜人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打开门冲了出去。

    别在那个瀑布那里,别在那个瀑布那里求你了,止水哥

    悲惨似乎总是伴随着宇智波的天才,哪怕是镜人这个穿越者,也未曾例外。

    来到记忆中那个瀑布对岸时,他看到了鼬,也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脸上有着一道血迹的止水。

    “啊,你来了啊,镜人,我们一直在等你哦。”

    止水笑着开口。

    “止止水哥你的右眼右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