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三十四章 瞬分身
    “嘭!”

    被刺穿胸口的镜人化作一团白雾,消失不见。

    “影分身?”

    “不好,那小子逃了!”

    暗部的忍者可不弱,大都是从上忍中挑选进去的,所以,很多时候,暗部是比上忍还强的人群,根部也差不多,在见到准备对自己动手的是根部或者暗部后,镜人二话不说,立马开溜。

    他现在的实力,不足以抗衡根部成员,当然,前提是对面的根部成员比较强。

    根部以及暗部,虽然从上忍挑选人,可也不只从上忍挑选,有一部分人可能是从小培养到大的,也有一部分人是破例收的。

    所以,根部和暗部,他们的人,强的,可以比拟精英上忍,甚至超出精英上忍,而弱的,可能就只有中忍实力。

    要是中忍实力,镜人可以打,但要是上忍实力,惊人目前是万万打不过的,镜人不打算去赌,赌他们是比较弱的成员。

    “根部?暗部?应该是根部。”

    一边逃,镜人还一边思考,对自己动手的人,究竟是根部还是暗部,这两个部门都是带着面具行动,很多时候,只看一眼的话,是无法分辨的。

    但镜人仔细想想,三代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下杀手的人,何况他和三代并无过节,反倒是团藏,这个人行事,往往以自己的判断为基准行动,不需要什么动手的理由,再加上之前镜人还拒绝了根部的邀请。

    所以,镜人敢肯定,这绝对是团藏派来的人。

    “喂,小子,止步!”

    一把短刀劈向镜人,让镜人不得不停下来躲避。

    站在镜人前面的,正是去放风那位根部成员。

    “啧,不愧是瞬身止水教出来的,这速度真是快啊,还好我们来了两个人,不然就给你逃掉了。”

    镜人的速度很快,刚刚要不是眼前这个根部拦住了镜人,镜人绝对逃走了,等到镜人逃回宇智波族地,再怎么样这两个根部也是不敢动手的。

    镜人看着眼前的根部,感受着身后还在追来的另一名根部,俩名根部,镜人一下就明白了,团藏是要秘密处死掉自己,不然用不着两个人。

    如今被拦下来了,镜人也懒得废话,手中瞬间出现几枚苦无,朝着眼前的根部忍者扔去。

    镜人眼前的根部忍者,戴的是一张狐狸脸面具,而身后还在追来的,则是一张狗脸面具。

    狐脸面具的根部用自己手中的短刀尽数将镜人的苦无挡下。

    巳-未-申-亥-午-寅。

    “火遁·豪火球之术”

    但紧跟在苦无后面的,是一个直径一米多的火球。

    巳—亥—戌。

    “土遁·土流壁。”

    狐脸面具的根部忍者快速结印释放出一个土流壁挡下了镜人的火遁,随后朝着镜人身后大喊。

    “快过来,阻止他释放忍术,动静有点大了。”

    狗脸面具的根部也赶到了,听到狐脸面具说话后,立马朝着镜人冲去。

    寅—戌—子。

    这是,镜人瞬身术的第一次实战!

    嗡!

    冲向镜人的根部忍者突然发现,眼前的镜人,变成了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朝他冲来。

    “两个人?影分身吗?”

    狐脸面具的人摇了摇头。

    “不,感觉不同,不是影分身,难道只是普通的残像吗?”

    镜人冲向狗脸面具,轻笑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

    “哼!”

    狗脸面具的根部冷哼一声,用短刀朝着朝着左边的镜人砍去。

    镜人避过了狗脸面具忍者的劈砍,同时架住了他劈砍的那只手。

    同时,右边的镜人也冲了过来,狗脸面具的根部伸出手抵挡,迎来的,是重重的冲击力。

    “两边都有实体,果然是影分身么?”

    狗脸面具的根部感受着两边传来的力量,如此下了判定。

    这时,左右两边的镜人一人招架住狗脸面具的一只手,然后两人都空出一只手,伸向对方,开始结印!

    镜人无法单手结印,但他可以用一只手和分身的另一只手结印。

    巳-未-申-亥-午-寅。

    “糟糕!”

    狗脸面具的根部顿感不妙,想要阻止,可他的双手都被一人一边架住了,根本阻止不了。

    “火遁·豪火球之术!”

    近乎零距离的豪火球,狗脸面具的根部无法结印抵挡,也无法避开,结果只有一个——败北!

    火焰炸开,镜人和他的分身也赶紧朝后退去。

    但狐脸面具的根部可没有观战,他已经冲到了镜人身后,朝着镜人重重的一拳砸去!

    这一拳下去,要是命中了,不死也残废。

    但是,一拳下去,狐脸面具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镜人。

    “没有质量?”

    刚刚的他,一拳下去,什么也没有打到,可视觉上,他明明已经打到镜人身上了。

    “果然是残像吗?”

    下意识的,狐脸面具对眼前的镜人放松了警惕,毕竟,残像是不可能伤人的,这是常识。

    但一枚苦无穿透了狐脸面具的脖子。

    “这可不是残像。”

    镜人保持着甩出苦无的样子,冷淡的开口。

    刚刚狐脸面具的拳头只能攻击到两个镜人中的一个,所以,无法真正攻击到镜人的实体,而镜人则不同,他可以随时是虚体,也可以随时是实体,被攻击的时候,镜人是虚体,而等到镜人要攻击时,镜人就是实体!

    止水的瞬身术,可以说是另一个版本的神威了,和带土的能力差不多,各有优劣。

    止水瞬身术的劣势在于,本体永远在战场上,面对超大范围的攻击,无法用这一招避开,比如九尾朝这里扔一个尾兽玉,镜人无法通过瞬身术躲避,但带土可以通过神威躲避。

    优势则是,止水的瞬身术可以分出许多个分身,每个分身都相当于自带神威能力,被攻击时是虚体,攻击人时是实体,这一点是带土无法做到的。

    镜人看着两人的尸体,松了一口气,他没有留手,根部是什么人?他们要对镜人下手,可能留活口吗?不可能,自从根部忍者对镜人动手的那一刻,就注定要死一方,镜人要是留手,死的就是他。

    镜人只能杀了他们,还好,来的人似乎只有中忍以上一点的水平,凭借瞬身术这个大杀器,镜人完成了反杀,要是来暗部中的那种高手,精英上忍那种层次,镜人无论如何都会死。

    看来,团藏对他的实力评估,还是一个下忍,毕竟,七岁的孩子达到下忍水平,已经很了不起了。

    可团藏还是小看了镜人,一勾玉写轮眼让镜人可以在高速移动中看清事物,瞬身术则让镜人出其不意的进行击杀。

    看着自己的分身,镜人微微一笑。

    “以后,就叫你瞬分身吧。”

    镜人瞬身术制造的分身毕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分身,还是单独起个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