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三十一章 死结
    黑暗中。

    团藏招了招手,示意身后的手下退下。

    沉默了数秒,团藏开始喃喃自语道。

    “同伴被杀,自己独活了下来么,这种经历,倒是和旗木卡卡西一样啊,现在他的内心,想必很黑暗吧,当初的卡卡西可就是因为这个差点被我拉进了根部,虽说最后功亏一篑了,可这次呢,这次说不定能成功才对。”

    说着,团藏招来一个根部成员,吩咐道。

    “你去接触宇智波镜人,告诉他,根部有意收下他,在根部,彼此之间带着面具,并不认识,不必担心同伴被杀后会感到痛苦。”

    “是。”

    根部成员一点头,随后消失不见。

    团藏又想了想,刚刚的话确实有点直白,这种邀请方式,未免有些粗糙,可在团藏看来,宇智波镜人,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角色而已,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与宇智波之间的事情。

    “宇智波镜人,本来之前就想对他下手的,但看止水的样子,老夫才忍住没动手,可现在倒是一个好机会,还有,宇智波止水别天神,日斩那家伙,就不考虑下我们被这个术控制的后果吗?哼。最后还是得老夫来收场子。”

    止水答应镜人,并没有把别天神的事情告诉团藏,但镜人不清楚的细节是,别天神这件事,止水是先告诉三代,然后木叶的高层再通过三代知道这件事的。

    数天后。

    中午,镜人的房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暗部?”

    镜人奇怪的询问道。

    “根部。”

    来人言简意赅的回道。

    “根部?有什么事吗?”

    镜人微微眯眼,团藏的爪牙,开始伸向他了?

    “团藏大人想邀请你加入根部,在根部,彼此之间带着面具,并不认识,不必担心同伴被杀后会感到痛苦。”

    镜人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起来。

    “什么意思?难道团藏认为我之所以这么痛苦,责任是在元治和大介的身上吗?!你给我你走吧,我不可能加入根部的。”

    镜人本来想说“滚”的,但是,考虑到宇智波和木叶的关系,镜人还是忍了下来,没必要火上浇油,他需要时间来变强,来逃过那场劫难。

    根部忍者深深的看了一眼镜人。

    “竟敢直呼团藏大人的名字,你胆子不小,哼,宇智波就是宇智波。”

    说完,他消失不见。

    镜人看着根部忍者消失的地方,微微叹气,一群被团藏洗脑的人,做着近乎毁灭木叶的事情,却还认为自己是木叶最大的功臣。

    两周后,镜人出院了。

    现在的镜人,虽然是下忍,但因为止水的向木叶高层的请求,镜人暂时不需要跟着指导上忍去执行任务了。

    卡卡西因为这次的事件,失去了所有的学员,根据止水所说,卡卡西似乎主动向三代申请回去暗部,但三代拒绝了,他继续让卡卡西担任指导上忍,等待下一批学生从忍者学校毕业。

    显然,三代认为这次事件并不是卡卡西的错误,再加上,因为卡卡西和宇智波的关系,三代也不想让卡卡西过多参与此事,所以不愿意让卡卡西回到暗部。

    镜人看来这没什么,但在宇智波族里的许多人看来,却是无法理解的,这个让人厌恶的旗木卡卡西,身为指导上忍,差点害死了他们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可木叶高层还让他继续做指导上忍,这是不考虑宇智波的感受么?

    不同的立场,看法自然也不同。

    事实上,如果三代让卡卡西回到暗部,参与到木叶和宇智波的事件中,宇智波的人估计又会想,居然用宇智波厌恶的人来对付宇智波,村子高层真的有为宇智波考虑吗?

    仇恨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无论做什么,都很难挽回了。

    夜晚,镜人走在木叶的街道上,看着热闹的街道,微微一笑,时间越来越少了,镜人想在自己无法脱身之前,腾出一点时间,看看这个热闹的木叶。

    或许,以后都没机会了呢

    “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明明是你的。”

    “混蛋,要动手吗?”

    “来啊,谁怕谁。”

    两个醉醺醺的人从一间酒馆走出来,不停的争吵着。

    显然,这两人是喝醉了,开始闹事。

    啊,这个世界也有这种事情么

    镜人停了下来,闹事的两人就在镜人的前进方向上,镜人只能停下来,静静的看着。

    这种两人喝醉的闹事,反而让镜人感到一丝轻松,是啊,这才是普通人,这才是他希望的生活啊,喝醉了,打一架,闹点矛盾,大不了日后不来往就是了。

    那里像一个名叫木叶的人和一个名叫宇智波的人闹矛盾啊,这两人闹矛盾,可是你死我活那种。

    “喂!住手!”

    “别闹事!”

    两个身着木叶忍者服饰的忍者冲过来,分别从身后一人抱住一人,阻止两个酒鬼闹事。

    这是木叶警务部队,由宇智波人组成的,相当于木叶里的警察。

    “可恶,宇智波的人给我走开。”

    “什么警务部队,给我像九尾那个时候一样躲到一边啊!”

    两个酒鬼口无遮拦的说着。

    九尾之乱时,因为九尾眼瞳成写轮眼状,怀疑宇智波的团藏便让三代下令,不准宇智波参战。

    因此,在那场大灾难中,宇智波没能参战,这本是无奈的事情,高层下命令,你能怎么办?公然违抗?不存在的。

    但在平民眼中,这可就不同,在他们看来,这群可恶的宇智波族人,平日里瞧不起他们,趾高气昂,到了危难时刻,又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和混蛋有什么区别?这是一群懦夫!一群装模作样的懦夫!

    平日里,碍于宇智波家大业大,大家不敢明着说,可现在,喝醉了,哪还有什么理智,张口就来。

    “你说什么?!”

    一个宇智波族人十分愤怒,直接用力将那个酒鬼摁到,十分暴力的将他捆绑起来。

    另一个人也跟着照做。

    不一会,两个酒鬼就被捆绑起来了。

    “把他们俩带走!”

    两个宇智波族人像押解犯人一样,押解着两人走了。

    周围的人们看着这一切,有些忧心,又有些厌恶的开口。

    “完全没必要这样吧,这只不过两个酒鬼闹矛盾而已。”

    “调解一下就可以了。”

    一旁的镜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什么也没说,默默的走了。

    村里人厌恶宇智波,而宇智波则因为这股厌恶常常暴力执法,村里人又因为宇智波的暴力执法而更加厌恶宇智波。

    这是一个死结,一个从二代时期就开始结起的死结,到了今天,终于结好了,不久后,为了解开这个死结,木叶与宇智波都会付出巨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