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三十章 别再进化了
    愤怒直冲大脑,昔日的理智彻底消失,看着血泊中的三个小人,止水前所未有的愤怒。

    “卡卡西那家伙呢?死了吗?他也配做指导上忍吗?!”

    一旁的面具男并未走掉,他是准备一直静静的看着镜人死亡的,但,还没等到镜人彻底死亡,他倒是先迎来了一个大敌。

    “我还以为,除我之外,第一个看到这副光景的,是卡卡西才对,没想到会是你。”

    面具男之所以留在这,就是为了防止有人赶过来把镜人救了,毕竟,镜人那种伤,没人救治,自然是必死无疑,但有人救治的话,就不一定了。

    三勾玉的写轮眼快速旋转,最后,变成了一双四片刀刃般的写轮眼。

    那是止水的万花筒写轮眼。

    猩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面具男,以及面具男手上那把染血的刀。

    “不管你是谁,今天,你必须死!”

    面具下的万花筒微微有了一点波动。

    “瞬身止水,与我争斗,对你并没有好处。”

    止水的面容变的狰狞起来。

    “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好处才要杀死你的吗?今天,你必须死!”

    面具男微微沉默了一会,随后放弃了原本看着镜人死亡的计划,微微摇头。

    “你无法杀死我的,瞬身止水,我也无意与你动手,先走了。”

    一道火光闪过,直接穿透了面具男的身体,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随后,一道漩涡出现,带着面具男快速消失不见。

    不一会,卡卡西来了,面具男给卡卡西下了一个幻术,让卡卡西不知不觉间绕了一大段路,所以,来的非常慢。

    止水从地上抱起染血的镜人,背对着卡卡西,头也不回的开口。

    “卡卡西,你不配做指导上忍,回暗部去吧。”

    说完,止水带着镜人消失不见。

    卡卡西看着眼前的血泊,呼吸几乎停止,他又一次又一次

    迎来的,是剧烈的痛楚。

    走上前,卡卡西小心翼翼的抱起齐藤大介的尸体。

    “止水说的对,我不配做指导上忍。”

    鼬默默的从黑暗中出现,抱起铃木元治的尸体。

    “卡卡西,我们走吧。”

    卡卡西清楚的注意到,曾经鼬对他的前辈二字,已经悄然消失不见了,虽然不见鼬有什么怒气,但这种刻意的疏远距离,却是极其明显的。

    卡卡西无法对此说什么,惨淡的笑了笑。

    “走吧。”

    说完,两人消失不见。

    不一会,面具男出现在这里,看着木叶的方向,心中默默的开口。

    你谁也救不了,卡卡西,和水门老师一样,你只能杀了他们。

    一天后,木叶医院。

    镜人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

    转过头,那里坐着止水,抿了抿嘴,镜人开口。

    “止水哥,我还活着吗?”

    止水点了点头。

    “当然。”

    “那那元治和大介呢?”

    “”

    镜人没有得到答案,只得到了沉默了。

    数秒后,镜人像是理解了什么一样,重新转过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不起。”

    止水突然开口,眼里带着歉意。

    “镜人,这一次我没能信守诺言。我说过不会让你开启那双眼睛的,可”

    镜人摇了摇头。

    “这不怪你,止水哥。”

    将手放在自己的眼睛周围,切身感受了一次,镜人终于理解了,这双眼睛的开启,需要多大的痛楚。

    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镜人还想着要靠着自己的这双眼睛,在忍界出人头地,可此刻,他只想这双眼睛永远的停留在一勾玉,真的、真的请别再进化了。

    求求你了

    止水看着镜人那抚摸在自己眼睛周围的手,忍不住心痛的开口。

    “很痛吧。”

    镜人笑着,又像是哭着一样开口。

    “啊,止水哥,太痛了,这双眼睛太痛了,我真的真的不想要”

    窗外,鼬与卡卡西站在那里,如同两个幽灵一样,静静的关注着房间力的动静,两人都没有说话,死一般的沉默着,他们都有着类似的经历,他们很清楚,那种痛苦,在他人看来,没有什么,可对于当事人来说,却往往是难以承受的。

    止水握住镜人的手,微微一笑。

    “这一段时间,先别做下忍了,别接任务了,让我教你吧。”

    镜人一怔。

    “止水哥之前不是说没时间么”

    止水打断了镜人的话,不在意的笑了笑。

    “不,现在有时间了。”

    有时间了?可能么?恐怕是止水打算强行挤出时间来教导镜人吧。

    “好。”

    但镜人还是答应了,他不是机器,是人,不可能所有事情都用理性考虑,此刻的他,确实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

    何况,他还有一个目的,他要看着止水,牢牢的看着止水,正如镜人所想的,他真的不想让他这双眼睛进化了。

    过一会,医院的护士进来了,止水使用瞬身术消失不见,现在的止水,还是不能见人,要不是之前镜人情况危急,止水甚至不会和卡卡西相见。

    傍晚。

    一座瀑布对岸,止水对着鼬淡淡的询问。

    “那个面具男,在哪里?”

    “他的能力很特殊,我无法准确的找到他,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杀死他。”

    “是吗”

    止水叹了一口气,他很了解鼬,鼬是一个十分理性的人,他说杀不死,那就基本不可能杀死了。

    “镜人太小了。”

    “你想说什么,止水。”

    止水用一种请求的语气开口。

    “鼬,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我希望你帮我保护好镜人,能答应我吗?”

    鼬否认道。

    “没有如果,你不会出事的。”

    止水眼中有些哀伤。

    “你没看到他今天的样子吗?答应我,我真的怕,怕有那么一天,他还太小了,成长起来还需要时间,在此之前,必须有人保护他才行。”

    这一次,鼬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开口。

    “我会保护他的,但不是你出事后,从今天以后,我都尽我所能的保护他,我答应你,止水。但是,你也要记住,你是不会出事的。”

    止水安心的笑了笑。

    “嗯,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