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二十章 毕业
    止水的瞬身术很难学,花费了一天,镜人也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但是,也从这一天,镜人清楚了,为什么原着中止水将鸦分身、别天神都交给鼬,却偏偏不传给鼬瞬身术,估计,不是止水不想传,应该是鼬在瞬身术方面的天赋让鼬难以在短时间内学会止水的瞬身术,再加上当时木叶和宇智波的关系,他们本就没多少时间修炼,所以就没学。

    而镜人和鼬不同的是,首先,虽然在火遁和幻术方面,镜人远远比不上鼬,但在瞬身术方面的天赋,却足以让鼬和止水惊叹,这种天赋,奠定了镜人学习止水瞬身术的基础,其次,镜人目前并未参与到木叶与宇智波的事件中,还处在忍者学校内,他有大量的时间去学习瞬身术。

    这两个优点,就是他和鼬的区别所在,也是鼬无法学习止水瞬身术,而他可以学习的原因。

    当然,这些暂且不论,到了假期的第二天,对于镜人最重要的,还是

    “你要学习影分身?”

    鼬惊讶的看着镜人。

    “你也打算用影分身上课?”

    “嗯。”

    镜人很自然的回答了,本来他这个方法就是照抄鼬的,在鼬面前,镜人觉得自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同于止水的调侃,鼬倒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嗯,是个不错的选择,你现在的实力,在忍者学校纯粹就是浪费时间,我想,等你读完下个学期后,也许就会和我一样,被允许提前毕业吧。”

    镜人一愣。

    “也许吧。”

    如果提前毕业,那他就是下忍了,虽然那是他所期望的,可真想一想,这就成为了下忍,还是有点莫名的不安的。

    假期的前几天,主要是为镜人这整个假期的修炼定下修炼方向,第一天止水教了镜人他独有的瞬身术,第二天鼬教了镜人影分身,而第三天呢。

    止水手上拿着三片树叶,先递给镜人一片树叶。

    “让我看看你的性质变化。”

    镜人点头,接过树叶,放在手掌上,一会后,火焰从树叶上燃起,很快就燃灭了整片树叶。

    止水又递给镜人一片树叶。

    “雷呢。”

    镜人接过树叶,如同上一片一样放在手掌上,但这一次,树叶却没有什么变化。

    “止水哥,我从测出自己的属性开始,到目前,我只练习过火的性质变化,雷和土的,我是一点都不会。”

    止水一副尽在意料之中的样子。

    “我猜,这是贵之大人嘱咐你,优先练习火的性质变化吧?”

    “嗯。”

    “宇智波的火属性忍术较多,优先练习火属性的性质变化并没有错,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准备开始练习雷和土的性质变化吧,这么好的属性,可不能浪费了。”

    由此,镜人这个假期要学习的东西就是这三样了,瞬身术、影分身、雷和土的性质变化。

    这三样里,其中,影分身虽然名义上是禁术,就三种忍术中来说,它的格调是最高的,但其实,它却是最好修炼的,花了两三天,镜人就将影分身修炼成功了,这让镜人不得不感叹,鸣人在影分身上面的天赋真是逆天了,他尚且需要两三天,鸣人倒好,看一会就学会了。

    而瞬身术,这个就不说了,镜人估计,今年之内,自己怕是不能将这个术学成。

    而性质变化,这个也不容易,镜人修炼火的性质变化花了半年,这个雷和土的性质变化,加起来大概也需要一年才行。

    木叶55年3月,忍者学校开学。

    镜人一如既往的开始去上学,不同的是,上学的是影分身,而留在训练场整天训练的,才是本体。

    木叶55年9月。

    一个学期再一次结束了,这个学期里,倒是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唯一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就是,止水开始慢慢的淡出许多人的视野,目前能见到止水的,只有镜人和鼬,只要其他人在场,止水就会使用瞬身术回避,这让镜人意识到,宇智波和木叶的情况在进一步的恶化着,止水如此作风,只可能是接受了机密任务,不能见人,那么,止水接受的是什么机密任务呢?

    镜人不知道详细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机密任务,一定和宇智波有关!

    话说回来,这一个学期,镜人再一次理所当然的全科第一,没有丝毫意外,并且,镜人也学会了雷属性的性质变化,体术、忍术、手里剑方面都有极大的进步。

    不过,镜人却没有丝毫兴奋,而是满脸忧愁的看向天空。

    宇智波和木叶的关系在进一步恶化,止水呢?止水有没有听我的话,不要将别天神告诉团藏呢?对了,还有团藏,我战胜宁次以后,一直没有接触我,是被止水挡住了吗?还是说有更大的企图呢?

    镜人看了看自己的手,现在的他,已经七岁了,生日为8月15的他,比佐助小一个月,比鸣人大两个月左右,但是还是太小了!还是太少了!时间太少了!

    时间、时间、时间,多给我点时间吧。

    宽大明敞的一间房间里,一群人做成一排,正中央的是带着火影斗笠,身穿火影袍的三代,两边则坐着团藏、门炎、小春等人。

    而在三代火影前方,伊鲁卡站在那里,认真的开口。

    “火影大人,我申请让我们班级的宇智波镜人提前毕业。”

    三代照例询问道。

    “理由呢?”

    伊鲁卡一板一眼的回道。

    “宇智波镜人,这一年以来,对我教授的所有内容都完全了解,而且,已经学会了忍术,考试题目也没有一道错误,我在之前的期末考试中,让宇智波镜人尝试了本该五年后的才考试的三身术,也就是毕业考试题目,结果,宇智波镜人完美的使用出了三身术,甚至还使用出了禁术影分身,我认为,接下来的忍者学校五年时间,我已经无法对宇智波镜人进行任何教导了,因此替他申请提前毕业。”

    三代有些犹豫。

    “和当初的鼬一样么,他还是一年纪啊。”

    团藏看向三代。

    “我觉得这挺好的,之前不是出了鼬那么一个先例吗?”

    团藏这人,有好也有坏,并非是一个完全的反面角色,我们不能完全否定一个人。

    团藏的坏,坏在非常自我,且有些时候过分心狠手辣,而且还有着一些私欲,但团藏的好就好在,这人不管做什么,至少,他内心确实是认为对木叶有利,而且,团藏非常理智,很少感情用事。

    三代担心的是,镜人年纪太小,提前毕业成为下忍,怕镜人这种天才有所损失。

    而团藏的看法则不同,天才这种东西,能活下来才叫天才,活不下来叫死才,早些成为下忍没有什么不好的,省的在忍者学校浪费时间。

    三代叹息一声。

    “嗯”

    既然开了鼬这么一个先例,那么镜人这一次,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三代还在考虑。

    团藏冷静说道。

    “我观察过那孩子,他的天才不在鼬之下,将他留在忍者学校,并非是好事。”

    三代皱眉思索了一会,终于松口。

    “嗯,你说的也对,留在忍者学校对目前的他并无用处,那就允许他毕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