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十七章 极度自我
    “动手吧!”

    随着一道冷酷的声音下了令,无数带着面具的忍者冲进宇智波族地,对着宇智波的族人举起了屠刀。

    昔日邻居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不久后,有一群人来到了镜人的家门口。

    镜人打开门打开门,刚准备去上学,可迎面而来的不是昔日新鲜的空气与阳光,而是一把带血的刀,对着他的脸狠恨的砍来!躲不了,要死?!

    “啊!”

    镜人从床上猛的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完好无所的手,摸了摸脸,有些后怕的开口。

    “原来是梦吗。”

    用手杵着自己的半边脸,镜人的表情有些阴沉,虽然刚刚那只是一个梦,但也让镜人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件事是不是快到了。”

    新的一天,镜人来到忍者学校,周围人看他的眼神明显都变了样,前几天,还有不忿的,有崇拜的,有厌恶的,可今天,却大多都是崇拜和复杂的了。

    看来,那两个豪火球的威力还是挺大的,直接将一些人心中的不服打没,让他们彻底明白实力的差距。

    而接下来的一整天里,伊鲁卡再也没有安排镜人进行哪怕一场战斗,显然,伊鲁卡也很清楚了,凭这群小屁孩,是不可能对镜人有什么威胁的,实力差距太大,败的太快,他们也从镜人身上学不到什么东西。

    镜人也乐的清闲,就在一旁无聊的发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下午放学后,镜人来到了训练场,看到止水后,这一次,镜人却没有动手,而是径直走到止水前方,微微咬了下嘴唇,像是在坚定自己的决心。

    “止水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止水目光异样的看着镜人。

    “看你这么慎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么?问吧。”

    镜人目光牢牢的定格在止水脸上。

    “止水哥,你是不是开启了传说中的万花筒?”

    止水瞳孔一缩,死死的看着镜人,低吼出声。

    “谁告诉你的?!”

    镜人被止水的反应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止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我猜的。”

    止水继续死死的盯着镜人,再次确认道。

    “你确定?镜人,现在可不是说谎的时候,我希望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答案。”

    镜人疯狂的摇着头,现在的止水,稍微有些可怕。

    “止水哥,真不是别人告诉我的,真是我猜的。”

    止水缓缓的闭上眼,刚刚紧张的气愤顿时消失不见,重新张开眼,止水温和的开口。

    “不是别人告诉你的就好,我还以为团藏大人对你算了,不说这些了,镜人,我确实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你很聪明,已经猜出来了,但是,聪明人虽然不多却也不少,也有一部分人猜测到这件事了,我就是怕,他们想通过你来试探我。他们对我动手可以,但无论如何,这些事不能牵扯到你,否则就是在逼我!”

    几句话下来,镜人瞬间就明白刚刚止水为什么那么愤怒了。团藏那边,应该是有人在怀疑止水有传说中的万花筒写轮眼了,而这种传说中的力量,在团藏看来,绝对是属于不可控力量,这种力量,对于团藏来说,只有两个处理方法,要么毁掉,要么得到。

    而止水就是怕团藏派人不小心告诉了镜人止水有万花筒的事情,随后通过镜人来试探止水,这样一来,镜人就不可避免的被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一旦参与进来,则随时都有可能被团藏杀人灭口。

    这是止水担心的地方,也是止水不能容忍的地方,他不能容忍那群人将镜人拖进这场漩涡,就像鼬不能容忍那群人将佐助拖进灭族事件中一样。

    镜人想对此说些什么,但最终,他还是没说出口,像止水和鼬这种一心缓解木叶和宇智波关系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宇智波不是队友,木叶高层亦不是队友,双方都心思诡异,他们的队友只有彼此。

    在这场宇智波和木叶的危机中,涉及到的人,不知道到有多少,可其中真正一心想化解危机的,不过两指之数而已,一为鼬,二为止水。

    想了想,镜人不打算对此发表什么看法,那是他们决定走下去的道路,容不得他人干涉,何况,镜人今天,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止水哥,你相信我吗?”

    止水一愣,随后微微一笑,揉了揉镜人的头。

    “嗯,我当然相信你。”

    镜人眼神坚定的开口。

    “那么,止水哥你听我的,永远不要把你的万花筒能力告诉团藏!”

    止水眉头一皱。

    “你知道万花筒具备特殊能力?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万花筒不奇怪,毕竟,万花筒一直是宇智波族里的传说,许多人都知道这么一个传说,但知道万花筒具备特殊能力,这就有点奇怪了。

    镜人摇了摇头。

    “这不重要,止水哥,你先答应我,永远不要把你的万花筒能力告诉团藏。”

    止水细细思索一番,笑道。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镜人冷哼一声。

    “团藏,是一个成天躲在暗处的家伙,他如果知道止水哥有这样的眼睛,必然会想办法得到,或者毁掉!我怕止水哥着了他的道。”

    止水却是有些不同意。

    “虽然团藏大人的性格是那样没错,但是,时值木叶和宇智波最危机的时候,他应该会放下自己的成见,以大局为重吧。”

    镜人瞪大了眼睛,他突然明白了,止水和鼬为什么会相信团藏,而尽心尽力的化解木叶和宇智波的危机了。

    不是他们看不清团藏的为人,而是他们看清楚了,可在他们看来,在这种木叶存亡危机的时候,团藏会放下自己的成见,以大局为重。

    “不可能!!”

    镜人下意识的低吼出声。

    止水还是感觉镜人多想了,摇了摇头。

    “镜人,你想太多了,团藏大人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在这场危机结束前,他不会对我动手,而结束以后呢,那时或许会吧,可那又有什么呢?若是我的性命能换来木叶和宇智波的和平,那么,我愿意。”

    镜人的态度非常坚决。

    “不,止水哥,团藏绝对不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而是一个极度自我的人,他只会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而不会去考虑别的。”

    原着中,团藏违背火影的命令,背地里偷偷干一些别的事,这种事,还少么?

    说白了,团藏确实是一个一心想把木叶壮大的人,做事也很果断狠辣,同时还很相信自己的看法,每一点,都像极了二代火影扉间。

    唯一不同的,团藏没有扉间的实力,也没有扉间的气魄,更没有扉间的目光,各方面才能都比不过扉间。

    扉间忌惮宇智波,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宇智波斑那个冠绝古今的人物,所以扉间才忌惮宇智波,即便如此,扉间也就搞了一个木叶警备队给宇智波,没有太过出格。

    而团藏忌惮宇智波是为什么呢?找不到原因的,似乎是看到区区几个三勾玉、二勾玉的眼睛就吓得不行。

    卧槽,好强,我要隔离他们,这么强的血继限界,太可怕了。

    这一点,是气魄与实力的不如。

    而眼光呢?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打生打死,最后和好的时候,扉间虽然不爽,也捏着鼻子认了,以大局为重,没有主动跳出来搞事。

    可团藏呢?木叶本来就实力低微了,他还搞一手迁离宇智波,逼着宇智波造反,再之后,止水明明可以用别天神化解这场危机,可团藏却又一次忽视的木叶的情况,只看的到眼前,那个万花筒太危险了,于是,化解危机的机会没有了。

    随着止水的死亡,宇智波彻底和木叶势不两立,好好的一手牌,硬是被团藏打成这个样子,最后剩下一摊烂摊子,团藏能解决吗?不,他没那个本事解决,他搞出一摊烂摊子,自己又没能力解决,就只能将这个烂摊子扔给鼬,让鼬为了木叶,大义灭亲。

    真是好笑,鼬和止水拼了老命在化解矛盾,团藏却在后面不停的制造矛盾,搞到最后出了事,自己解决不了,又扔给鼬。

    这一顿操作,不仅让木叶损失了宇智波这样一个大族,还损失了止水和鼬这两个不世出的天才,真是妙不可言。

    镜人有时候会想,要是扉间当初将火影传给团藏,是不是就没有火影忍者这部动漫了?说不定会变成水影忍者、雷影忍者、土影忍者、风影忍者,反正不是火影忍者就对了。

    再大的木叶,也经不住团藏这样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