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十六章 胜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一团火球出现,朝着宁次冲去。

    来不及惊讶,宁次用力朝左边躲去,想要避开这个火球。

    只是,镜人刚刚也说,他将全部查克拉用在这几秒里,而镜人的查克拉,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放一个豪火球就没了。

    查克拉聚集在脚部,瞬身术!

    一瞬间,镜人就出现在了宁次左边,随后,再次结印。

    巳-未-申-亥-午-寅。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两个豪火球的夹击!

    宁次刚刚才用力朝左边躲,现在新力已去,旧力未复,何况朝左边躲的惯性还在,此刻的宁次,面对这两个火球,已经是真正的躲无可躲!

    “到此为止!!”

    伊鲁卡大喊一声,随后使用瞬身术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两个火球碰撞在一起,掀起一大片火浪,将周围围观的学生直接吓傻了,有的吓了转头就跑,毕竟,操场上可没有什么防护设施,这两个火球完全可以冲入人群中,要不是镜人刻意控制好距离,让两个火球相撞,恐怕,这群学生就惨了,当然,那样一来,镜人也惨了。

    而有的,吓的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火焰再大些,就可以波及到他们了。

    另一边,伊鲁卡回到了原地,一同的,还有日向宁次,虽然此刻镜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日向宁次却毫发无伤,但是,大家都知道谁赢谁输,要是伊鲁卡不出手,宁次下场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宁次当然也明白这些,此刻他,惊骇的看着镜人,他万万想不到,一个比自己小一年的学弟,居然已经学会了忍术,并且,还是带有性质变化的忍术!

    “胜者,宇智波镜人!”

    伊鲁卡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镜人,宣布了结果。

    围观的人群中,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牢牢的盯着镜人,似乎要把镜人永远的记住。

    “宇智波镜人吗?我记住了,迟早有一天,我也会向你发起挑战的,并且,战胜你!”

    说完,他转身离去。

    佐助激动的开口。

    “不愧是镜人!”

    火影办公室那边,三代火影叹了一口气,关掉了水晶。

    “看来,不久后,伊鲁卡就要来找我商量事情了。”

    这一战,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宇智波,又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天才。

    年仅六岁半就学会带有性质变化的忍术,实在是了不得。

    随后,今天一整天,因为镜人在操场上放了一团火的缘故,一整天都没有进行任何训练,镜人和他的同学们,便和刚开学时一样,坐在教室里,悠闲的渡过了一天。

    放学后,镜人一如既往来到那个特定的训练场,止水也一如既往的在那里等着他。

    伸手从自己已经装上去的忍具包中掏出苦无,朝着止水发起进攻。

    一会后,这场战斗,以镜人举起双手投降而结束。

    303负,0胜。

    止水歪了歪头,将镜人刚刚扔出的苦无从还给镜人。

    “怎么,今天刚刚获得了一场大胜,不休息下吗?”

    “唉?止水哥你已经知道了吗?”

    “哈哈哈,可别小瞧你大哥呀,好歹也是在暗部的人,消息还算灵通。”

    镜人挠了挠头。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胜,对于我来说,最大的胜利,还是有朝一日战胜止水哥啊,没战胜止水哥之前,我是不会松懈训练的!。”

    止水轻笑着点了一下镜人的额头。

    “你倒是心大,好,我等着你来战胜我,不过,即便是战胜了我,也不能松懈训练啊。”

    “嗯嗯。”

    止水想了想,又开口道。

    “对了,为了鼓励你,这样吧,等你战胜我的时候,我就送你一份礼物!”

    镜人笑了。

    “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哦,止水哥。”

    “当然!”

    “对了,止水哥,我能问一下么,你打算送什么礼物给我?”

    “嗯,我想想,我身后这把短刀怎么样?”

    “哇,止水哥,你真的说出来了啊,你一说出来期待感不就少了很多了嘛。”

    “啊,哈哈哈哈,是这样吗?那好吧,那到时候我再重新想一个礼物送给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随后,与往常一样,结束了与止水的训练后,月光照耀在镜人身上,将镜人回家的路照的明亮起来。

    宇智波裕子一如既往的,在门口不停的张望着,等待着镜人的归家,见到镜人后,又是忍不住一阵数落,不停的叫他,以后不要这么晚回家,镜人只好不停的点头应和。

    这样的话,她已经说过无数次了,可她却不厌其烦的,每天都说,镜人也每天都耐心的听着,身为穿越者,镜人当然知道,什么东西是珍贵的,像这种每天重复的话语,或许在你拥有的时候,你会很厌烦,可要是那一天你突然失去了,那随之而来的,只会是无尽的悲伤。

    人啊,只有在失去后,才能意识到真正宝贵的东西。

    “哦,镜人,回来了啊,听说你打败了日向家的天才,不错,继续努力。”

    宇智波贵之微微笑着开口。虽然嘴上只是说不错,可眼底那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满意之色,却是掩饰不了的。

    镜人挠了挠头,第一次见到自己父亲这么满意,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挠着头,微微笑着。

    宇智波贵之此刻显然也是很高兴的,虽然脸上看不出来,但父爱就是这样,不动声色的关心你。

    “行了,别站着了,快去吃饭吧,你妈妈还给你热着呢。”

    嘴上听不出多少关心的词语,行动上,却不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多挨饿哪怕一会,催促着他去吃饭。

    “就是就是,你和他聊什么呀,快去吃饭吧,吃饭要紧。”

    宇智波裕子也在一旁催促着。

    镜人无奈的笑了笑,点头应道。

    “好的,父亲、母亲。那我就先去吃饭了。”

    “嗯,去吧。”

    宇智波贵之淡淡的开口。

    在镜人享受着家庭温馨的时候,木叶一处地底下的阴暗房间里。

    用白布遮住右眼的男人微微张开左眼,朝后方看了一眼。

    “怎么样。”

    这个人,自然就是团藏,而团藏身后,有一个根部忍者单膝跪地,低着头,听见团藏的问话后,立即答道。

    “宇智波镜人只是单纯的与宇智波止水训练了一会,随后就回去了。”

    团藏眼睛微眯,片刻后,他重新闭上眼。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

    根部忍者消失不见,这片阴暗的空间里,只剩下了团藏一个人。

    “看来,止水他们,并没有和那个宇智波镜人讨论宇智波和木叶的目前的关系啊。”

    说完,便没了声音,直到好久后,团藏才缓缓的开口。

    “这可不行,得让他知道木叶和宇智波现在的关系才行,然后,要么站到木叶这边,要么哼,如果站到宇智波那边,这样一个天才,老夫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成长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