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十二章 赢或不赢
    随着镜人一番解释,鼬和止水互相看了看,随后,鼬尽力憋住笑,而止水则是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什么呀,镜人,你认为那个是我的暗号?哈哈哈哈。”

    镜人此刻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半年以来,他时时刻刻都跟着止水学习,而止水又是暗部,所以,镜人不可避免的接触了许多暗部方面的事情,久而久之,下意识的,镜人听到什么奇怪的话,就容易去忽视话语的表面意思,而去思考更深一层的意思。

    现在想来,难道,井野真就是单纯的想见他?

    镜人毕竟是个穿越者,虽然因为长时间和一个暗部待在一起,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现在想想,他也算知道那是因为啥了。

    撇了撇嘴,不屑的开口。

    “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这个。”

    做为一个钢铁直男,镜人还是很合格的。

    止水揶揄的看着镜人。

    “小镜人呀,有兴趣吗?”

    镜人的脸不由得红了一点,他不太想讨论这个话题。

    之后,经过好一番调侃,止水才放过了镜人,转而说起了另一件事。

    “对了,镜人,既然你误打误撞的出来找我,那我正好跟你说一件事,本来这件事是打算今天你放学后跟你说的,可既然你现在出来了,我就先跟你说了吧。你知道你们忍者学校一个高年级的天才吗?”

    忍者学校有六年,这么长的时间,自然会有高年级和低年级的划分。

    而高年级的天才的话,只说现在在学的人,名气最大的,应该就是

    镜人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日向宁次?”

    止水点头确认道。

    “嗯,就是他。我从暗部得到消息,那个日向宁次,明天会对你发起挑战。”

    “啊?为什么?”

    止水反问道。

    “你看不出来吗?宇智波与村子之间的矛盾,可是越来越大了,而这个时候”

    说到这,止水停止了,目光看向镜人,示意镜人说下去。

    镜人也没有辜负止水的期望,这半年来,一直跟着止水,虽然在那什么恋爱方面越来越傻,但在这种大局观方面,政局方面,镜人已经看的非常透彻了。

    “而这个时候,宇智波偏偏出现了我这么一个堪比昔日鼬大哥的天才,难不成,村子高层是担心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鼬大哥,不久的未来可能会成为宇智波的一大助力。所以,让日向家的天才来掂量掂量我的分量。”

    鼬惊讶的看着镜人。

    “一眼就看出来了吗?不愧是止水看好的人。”

    止水却早就对镜人那堪比鼬的意识了,继续说道。

    “你说的没错,但我最想问你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你打算怎么做?你要赢,还是不赢?不,在此之前,我还需要问你,你能赢吗?你有信心赢吗?”

    镜人轻笑一声。

    “天才的特征通常都是自信,宇智波族人的特性同样也是自信,而我呢,两者皆备,自然是有信心赢下那场战斗的,可是”

    止水笑了,他考验似的问道。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你有信心赢,但是,赢还是不赢,这是一个选择题,你要怎么选?”

    这是一个考验,是止水给镜人的考验。

    明天的那场战斗,若是赢了,镜人恐怕会被木叶高层着重关照,那样一来,时间一长,木叶高层一旦发现镜人是属于绝对拥护宇智波的那一类人,再加上还是个天才,搞不好,一些黑暗中的人就要对镜人下手了,让他这个天才夭折!

    而若是故意输掉明天那场战斗,木叶高层所看到的,就只是一个没多少分量的宇智波族人,对于镜人的关注,恐怕也会随之减少。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藏拙,而且还非常安全。

    这样思考一番,显然输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

    “明天那场战斗,我要赢!”

    镜人坚定的开口了。

    灭族之夜早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疯狂的逼近镜人,这种情况,就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在这种时候,就不要考虑什么安全了,就该不顾一切的朝着目的地冲去!

    赢下来固然会让镜人的处境变的很微妙,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可相对的,赢下来,那就证明了,镜人是绝对的天才,提前毕业的可能性,极大的增加。

    而提前成为下忍,成为忍者,无疑是增长实力最好的办法。

    至于会不会有某些人因为他心系宇智波就对他下手,镜人想了想,那个蒙着一只眼的老家伙,还真有可能那样做,只是,镜人现在的局面就是,前有鼬和带土,后有团藏。

    如果镜人选择隐忍,这样一来,确实不会引起团藏注意,可这样一来,镜人的实力增长速度就将远远不如成为忍者来的快,到了未来,避过了团藏,可带土和鼬的的灭族之夜,可避不过去。

    镜人想了想,相比带土和鼬,他觉得还是团藏老贼好对付一点,所以,他现在只需要抓紧一切机会提升实力就好,若是他连团藏手下的暗杀都躲不掉,又怎么去躲带土和鼬的灭族之刃呢?

    鼬皱着眉,看向镜人。

    “你很着急?”

    镜人这么着急提升实力,说明了什么?说明镜人对宇智波和木叶的情况,绝对是不那么看好的,可鼬却一心想要和平的化解这场矛盾,镜人的这种不看好,显然是对鼬的追求的一种否定。

    镜人冷静的回道。

    “鼬大哥,我们的看法,一样吗?”

    镜人这么一说,鼬也反应过来了,是了,他觉得宇智波和木叶能和平落幕,而镜人觉得不能和平落幕,这说到底,只是单纯的看法不同而已,在不知道未来的情况下,谁有错呢?谁都没错。

    鼬笑了笑。

    “你说的对,在宇智波中,你的气量,是除止水外,我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看到的,令我惊叹的气量。”

    鼬绝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不可能因为看法不同就搞什么冷漠啥的,相反,鼬很欣赏镜人这种看穿大局,并理智的做出自己判断的人,而不是一味的从众,尽管鼬不认为镜人的判断是对的,可这种“气量”已经值得鼬赞叹了。正如鼬所说,整个宇智波一族,能做到镜人这一点的,除了他外,也就只有止水和镜人了。

    止水却是不关心这些,镜人对宇智波和木叶的结果抱悲观想法,鼬抱乐观想法,这些止水早就知道了,他也没心思去和这两人辩解一下谁对谁错。

    “镜人,既然你要赢,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吧,我原本的建议,也是让你赢下来的,无论你今后想干什么,都需要力量来做你的保障,你尽管努力提升自己就好,至于那些不该来的”

    说到这,止水点了一下镜人的头。

    “你可别想着自己一个人扛,交给我吧,瞬身止水身死前,他的弟弟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