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十一章 有事吗
    镜人当然不会去跟佐助解释自己为什么看好鸣人,也解释不来。

    现在镜人关心的是——时间。

    打败鸣人后,伊鲁卡又安排了几人与镜人对战,本来按照正常情况是不会这样安排的,因为这相当于车轮战了,对于一直应战的人来说,这当然是不公平的,然而,镜人是个例外,他打败对手根本耗费不了多少力量,全都是一个回合结束,车不车轮战已经无所谓了,怎么样结果都不会变。

    再次战胜几个对手,伊鲁卡就让镜人退了下来。

    而镜人则站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低着头,静静的思考着一些事情。

    时间,出问题了,或者,他原本预测的时间出问题了。

    入学那会,原本镜人以为是半年乃至一年后,可是,经过了半年的时间观察,镜人发现,宇智波和木叶的关系,虽然已经非常紧张了,但是距离爆发,还有一点距离。

    最主要的是,止水,止水似乎没跟他说过,要用别天神改变宇智波族内的思想这件事。

    这样看来,那个事件还没发生,而那个事件之后的宇智波灭族事件,就更不可能发生了。

    “所以,是我预测的时间出错了么?这样也好,慢点吧,多给我点时间。”

    镜人在心中默默的说着。

    镜人还在思考着宇智波灭族的时间问题,一个声音却是突然打断了镜人的思考。

    “啊,镜人你在这里啊,你怎么跑到这种角落?有什么事吗?”

    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女,找到了镜人,十分开心的朝着镜人打招呼。

    镜人认出了眼前的少女。

    “山中井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井野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别别扭扭的说着。

    “那那个,也没没什么事,就是就是”

    镜人眉头微皱,被人打断自己想法的感受,实在不好受。

    “就是什么?可以的话,请快点说完。”

    井野彻底红了脸,鼓起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

    “就是就是单纯的想来看看你。”

    说完,在极度害羞之下,井野直接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原本在井野的预期中,还会多和镜人说一会,但她没想到的是,镜人直接就问她理由,井野不想骗镜人,但说出来又太害羞,于是就只能掩面而逃了。

    镜人则一脸不解的看着井野离去的背影,细细的思考起来。

    “单纯的想来看看我?那是什么暗号吗?还是说,是止水哥找我有事,让她通过这样的方式通知我?嗯,有可能,还是去看看吧。”

    说着,镜人就准备逃课了,逃课这种事,镜人做的也不是一次两次的,凭借着超优异的成绩,加上木叶高层知道止水在教导镜人,镜人在学校里学不到什么,这种情况下,学校方面,对镜人的逃课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光明正大的逃课,只要你还偷偷摸摸(装模作样)的逃课,一切都不是问题。

    忍者学校外,一座正对忍者学校操场的高楼上,两个人站在房顶之上,不停的聊着些什么。

    “鼬,你来看佐助吗?”

    “你呢?你来看镜人吗?”

    “我?算是吧,毕竟,我也想看看,在我的教导下,这小子能有多强。你呢,你不打算培养佐助吗?”

    鼬摇了摇头。

    “不了,暂时不,现在宇智波和村子的关系你也知道,我需要把全身心都投入在这上面,佐助那边就先放一放吧,等这件事过去了,我再教他吧。”

    此刻的鼬不知道,他因为忙于宇智波和村子的事,无奈之下对佐助说的那句下次吧,佐助,竟成了佐助对他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本以为,宇智波和村子的事过去后,鼬就能实现那个下次吧的诺言,可是,鼬没料到的是,他经过宇智波与村子这件事后,他就再也没办法去认真的教导佐助了。

    他只能想办法,提高佐助变强的动力,然后让他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最终,不需要任何的保护,凭借自己,就能活的自由自在。

    止水自嘲道。

    “我倒是不能不教”

    “止水!!!”

    鼬突然大声喊出了止水的名字,随后,又放低了声音,微微摇着头。

    “不会的,你会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我们都能渡过这次的事情,不要去相信你那破直觉,别忘记了,你可是大名鼎鼎的瞬身止水,怎么可能连这种小事都渡不过呢?”

    鼬听出了止水的意思,不能不教,这代表什么?这是在为以后做准备么?为止水那所为的渡不过去的直觉做准备?他是断定自己死亡,然后将镜人当作继承人么?!鼬绝不承认这种破直觉!!

    止水抿了抿唇。

    “这不是小事,鼬。”

    “你也不是小人物,止水!”

    止水看着鼬的脸庞,沉默了数秒,最终,止水没有反驳鼬,点了点头。

    “或许吧。”

    自己的预感准不准,止水也不确定,只是,止水觉得,这次宇智波和村子的事情,不可能和平落幕,总归是要留点血的,而冲在最前面的自己,恐怕就是负责流血的那个人了。

    不过,其实这样也好,若是能以自己死亡的代价换取双方的和平,那止水也算死得其所,因为,那就是在黑暗中支撑和平的英雄啊,止水,希望成为那样的人。

    “你叫他出来的吗?”

    这时,鼬突然指着一个地方,对着止水开口道。

    止水顺着鼬的手指看过去,在哪里,镜人以一个十分熟练的手法,在不走正门的情况下,偷偷的从忍者学校中摸了出去,过分老练的动作,让人根本发现不了。

    也就鼬和止水这种处于高处的人,居高临下,才能一眼看出来。

    止水疑惑的否认道。

    “不,我今天并没有让他在上学期间出来才对。”

    鼬冷静的分析着。

    “那就是他有事情主动找你咯?”

    止水耸了耸肩。

    “或许吧,我们先去他哪儿吧。”

    “嗯。”

    在使用瞬身术的情况下,鼬和止水瞬间消失在了屋顶之上。

    而镜人那边呢,他刚刚偷跑出来,没走多久,眼前就出现了止水和鼬,这更加让镜人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止水一定是有事情找他!

    而止水呢,见到镜人后,察觉到镜人那自信且坚定的眼神,止水也确认了,镜人有事情找自己!

    于是,没有丝毫废话,止水和鼬带着镜人,快速离开了忍者学校附近,找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准备询问。

    来到一个偏僻的死胡同,镜人和止水互相看了看,随后

    镜人“止水哥你有事找我吗?”

    止水“镜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镜人“???”

    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