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十章 对战
    听了止水的话,镜人沉默了很久,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说出一句略带俗气的话。

    “止水哥,你是个伟大的忍者。”

    止水摇了摇头,扯开了这个话题。

    “不,远远算不上,你小子太抬举我了。我们还是说点别的吧,你知道吗,其实,从你出生不久后,我就一直在关注着你。”

    镜人十分惊讶的看向止水。

    “嗯?止水哥,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止水哥为什么会关注我?”

    止水神秘兮兮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出生后不久,贵之大人就找到了我,你猜猜,贵之大人找我干什么?”

    镜人疑惑的皱着眉。

    “父亲大人?我不知道。”

    止水将手点在镜人额头。

    “宇、智、波、镜、人!”

    一字一顿的说出了镜人的名字。

    “知道了吗?”

    镜人还是不知道,摇了摇头。

    “不知道。”

    止水点在镜人额头的手指,稍稍用力的点了一下镜人额头。

    “你啊,不是去了解木叶历史了吗?难道只了解了木叶和宇智波近些年的恩怨吗?”

    镜人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认。

    “嗯。”

    对于镜人来说,灭族是事关小命的事情,宇智波和木叶的近些年的恩怨,肯定要狠狠的了解啊,可其他历史的话,那是啥?关我小命啥事不?不关?那我看个屁。

    止水收回自己的手,解释道。

    “二代火影时期,有一个叫宇智波镜的族人,有着超越了家族观念,一心为村子着想的思想,和现在的三代火影大人、团藏大人一起身为二代火影的护卫,他才是真正伟大的忍者,而他也是我的先祖。贵之大人希望和族长大人一样,为自己的子嗣起一个伟人的名字,于是,便想到了我的先祖。

    取伟人名字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想取就取的,于是,贵之大人就来寻求先祖后人的我的同意,我没有拒绝,不过,你和先祖同样都是宇智波族人,姓本来就是一样的,若是名也一样,日后说起来,都不知道在说谁,为了避免这一点,就在你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人字。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你出生不久后就关注着你了吧?你可是背负着我先祖的名讳呀!哈哈哈。”

    镜人对此很是吃惊,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名字的背后,还有着这样的故事。

    “我只怕,玷污了止水哥先祖的大名。”

    止水拍了拍镜人的肩膀。

    “所以你可要加倍努力啊!早日变强!”

    镜人目光坚定。

    “一定会的!止水哥。”

    止水笑着,将烤熟的鱼递给镜人。

    “来,吃鱼。”

    两人就此开心的吃起了鱼。

    而镜人不知道的是,止水那温和的笑容后,对他的,是极其大的期望。

    我认为,你一定能配得上先祖得名讳,镜人,你是我继鼬之后,看到的,另一个宇智波的希望。

    木叶55年,1月。

    临近期末考试,训练变得愈发频繁起来。

    学校操场上,这一次,是镜人与佐助的对战练习。

    两人正对着,结出对立之印,伊鲁卡站在两人中间,高高举起手,见两人都准备好后,伊鲁卡的手猛然挥下。

    “好,现在开始!!”

    随着伊鲁卡得话音落下,随着响起的,是佐助的奔跑声和呐喊声。

    “哦哦,镜人,这一次,我可不会再输给你了!”

    镜人不为所动,看着佐助快速朝他冲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我既然和你对战了,自然不会手下留情,所以,我会赢!”

    镜人是9月开始上的学,而从11月开始,镜人就开始对大部分对战训练进行投降了,也就是,只要是对战,镜人都是毫不犹豫的投降,并不是打不过,而是因为镜人觉得,没意思,真的没意思,和这些同龄人的对战,已经无法让镜人拥有哪怕一丁点的进步了。

    所以,镜人也就懒的和这些同龄人过招了,还是投降来的快。

    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自然人人都能看出来,因此,镜人在同龄人眼中,是一个极其傲慢的宇智波。

    但是,镜人无所谓,整个班级里,镜人只有面对佐助才不会投降,因为,佐助,还算的上有那么点意思。

    后发制人,在佐助接近镜人的那一刻,镜人才终于动了,虽是后动,但镜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佐助的拳头还没挥出,镜人却向前一步接近佐助,一脚将佐助的脚踢起,顺势拉住佐助的手,将佐助按在地上。

    胜负已分!

    虽然佐助还算的上有点意思,但是,也就只是有点意思了,从9月到1月之间,这段时间里,镜人放学后的对战对象,可是止水!

    那个放在忍界都大名鼎鼎的瞬身止水!

    虽然每一次,镜人都被揍得鼻青脸肿,至今为止的战绩是,301负0胜。

    但是,尽管如此,镜人目前的能力也不是这群同龄人可以企及的。

    换句话说,止水怎么暴打镜人,镜人就有信心怎么暴打这群小屁孩。

    伊鲁卡也是毫不意外的,公式化的宣布结果。

    “到此为止!镜人胜。”

    随后,在伊鲁卡的主持下,佐助不情不愿的和镜人结出了和解之印。

    镜人看着佐助气鼓鼓,十分不服气的脸庞,笑道。

    “你还是那么不服气啊。”

    佐助叹息一声。

    “镜人,你太强了啦,你就不能让让我么?”

    镜人正色道。

    “不,佐助,我要么以投降的名义拒绝和你对战,要么,我就必须要胜,有个人给我定了一个要求,那就是,面对同龄人,只要动手,就必须胜利!”

    佐助无奈的道。

    “啊,是止水大哥啊。”

    镜人笑而不语,显然是默认了。

    镜人和佐助结完和解之印后,伊鲁卡接着宣布。

    “下一场,宇智波镜人对漩涡鸣人!”

    镜人立马举手。

    “我投”

    伊鲁卡却是料到了镜人的反应,打断了镜人的话。

    “今天,不允许投降!”

    镜人挠了挠头,无奈的开口。

    “偶尔也会这样啊。”

    一会后,那个金发少年走到镜人前方,结出对立之印,目光坚定的道。

    “少瞧不起人啦!我一定会让你自愿和我对战的!”

    到了现在,同龄人中,面对镜人的投降,反倒是一种耻辱,因为他们知道,那是镜人觉的太弱了,才不和他们打,相反,这群同龄人,人人都希望能够得到镜人自愿对战的资格。

    虽然他们认为镜人是一个极其傲慢的宇智波,不想过度结交,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个宇智波族人,强的过分,强的让人绝望,同龄人只敢想镜人自愿对战的程度,至今,已经没人敢想战胜镜人这种事情了。

    镜人看着金发少年眼里那股他极其熟悉的倔强,提起了些许兴趣。

    在别人看来,鸣人的那股倔强只是一种不服气的表现,可镜人不同,他很清楚,那股倔强,一直支撑着眼前的少年,渡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难关,最终,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两人之一。

    “我倒是希望你做的到。”

    随着伊鲁卡的一声“现在开始”,鸣人开始冲锋,鸣人举起了拳头,鸣人挥拳!

    鸣人败北了。

    镜人将鸣人按在地上。

    “未来,或许会有一天,我需要把你当成一个强敌来对付,但是,不是现在,鸣人,继续努力吧。”

    佐助在一旁,和一群一样,不解的看着镜人。

    和镜人一个班级里的人,都知道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个极其傲慢的宇智波,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非常看好漩涡鸣人这个吊车尾,时不时的就会鼓励这小子。

    佐助一开始也奇怪,认为是不是鸣人是个隐藏的强者,然后去找了鸣人对战,结果,非常轻松的赢了。

    经过无数次胜利后,佐助已经确定了,鸣人这家伙,就是实打实的吊车尾!没有任何一丝水分!

    他很不懂,为什么这个强的离谱的好友,会莫名其妙的看好这个吊车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