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九章 无名英雄
    “还不错,你的进步很快,不愧是天才呀。”

    止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镜人身后,抱着双手,将镜人刚刚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不,比不上止水哥。”

    天才之名,也要看跟谁比,和他的同届生比,镜人自然算的上天才,可若是和止水比,那就远远算不上了,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真会说话,我记得,当初我有一次遇到鼬,我夸奖他的本事不小,他的回答,和你的一样呢。”

    不知道为什么,止水总喜欢把镜人和鼬联系在一起。

    “我我并不是鼬大哥,鼬大哥也不是我。”

    这半个月以来,镜人一次也没去找过鼬了,经过那一次和止水的交谈,镜人发现他之前一直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和鼬的理念并不相同!他们的道路不同,镜人身为一个穿越者,做不到为了一个没有多少归属感的木叶而去屠杀生养他的家族,他的根,在宇智波,而不在木叶。

    镜人和鼬,能够成为朋友,甚至关系极好的友人,但是,绝不可能成为志同道合的友人,至少,在宇智波灭族之前,不可能。

    镜人说自己不是鼬,指的不是外表以及行为,指的,是理念。镜人在提醒止水,自己是不会“成为鼬”的,是不会将木叶放在宇智波之前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鼬。”

    镜人误会错止水的意思了,其实止水就只是单纯的感概一下而已。

    “对了,明天,学校那边没课吧?”

    “嗯,没课。”

    “那么,你有没有兴趣用明天的时间跟我学一些东西?”

    镜人毫不犹豫的回答。

    “当然有兴趣。”

    “那么,明天我会来找你的,你在家等我吧。”

    “好的,止水哥。”

    闲聊了几句后,止水离开了,这一天,止水没有像往常一样,留在训练场教导镜人。

    而镜人单独留下来,练习了一会结印速度和性质变化后,也回去了。

    第二天。

    一片树林中。

    止水递给镜人一根木枝。

    “今天我要教你的,是忍者的追踪与反追踪,这可是你未来的必修课呀,我现在也算给你开小灶了吧,哈哈哈,毕竟,那可不是一个忍者学校的学生该学习的。”

    镜人接过木枝,仔细看了起来。

    “这根木枝被人踩过,有人经过这里过。”

    “那么,你能知道那个人是多久前经过这里的吗?”

    镜人当然是做不到的。

    “不,我做不到。”

    止水纠正道。

    “不,不是你做不到,而是你目前还做不到,凭借这么一条线索,我们只能知道有人曾经经过这里,想要知道更多,就需要去寻找其他线索,只要你找到的线索足够多,那么就能够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情。走吧。”

    说着,止水向前走去,镜人也随即跟上。

    这是一片树林,周围尽是一些树木,地上的杂草也不少,一部分线索,在这种场地会变的非常难找,但是

    镜人微微眯眼。

    “相对的,一部分线索,在这种场景里,会非常显眼,有一些痕迹,甚至会无法掩盖。”

    止水拍手大笑。

    “不错,镜人你说的很对,那么,在这种场景里,最显眼的痕迹是什么?”

    止水一边向前走,一边对着镜人发问。

    镜人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立马开口。

    “那就是对场景的破坏或扰乱。”

    镜人走到一处杂草前,那些杂草,一眼看过去,很正常,可是,若是走到近处仔细观看,就会发现,有一部分杂草,身体弯曲了一半,更甚者,直接牢牢的贴在了地上。

    “这里的杂草很多,所以,如果有逃亡者经过这里,必然会不可避免的将这些杂草本来的模样破坏掉。”

    止水不停的点头,等到镜人说完后,止水才开口。

    “镜人,你的思维很敏捷,能够快速的判断出逃亡者在这种场景里容易留下什么线索,但是,你忽略了一样东西。”

    镜人一愣,问道。

    “什么东西?”

    止水指了指自己的头。

    “那就是逃亡者的想法,你看,这片森林里,杂草这么多,未免太过于明显了,明显到,逃亡者不可能不知道他如果经过地面,必然留下痕迹,那么,镜人,如果你是逃亡者,你会怎么做?”

    镜人愣住了,想了想,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下一秒,眼角无意间扫到一颗树木,镜人突然想明白了。

    “是树!如果我是逃亡者,既然知道走地面要不可避免的留下痕迹,那么,我就会踩踏着树木飞奔!”

    镜人差点忘记了,这里是火影世界,不是现实世界,大家在树枝之间跳来跳去的,那可是家常便饭了,既然如此,逃亡者何必走地面呢?

    止水点了点头。

    “没错,这是非常常识的东西,你刚刚找到的这个线索,应该是逃亡者伪装的,这种简陋的伪装,一般就是用来欺骗一些初次执行追踪任务的忍者。”

    镜人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认真的说出了他的想法。

    “可是,止水哥,那逃亡者会不会真就从地面走向另一个方向,让我们以为是假线索的线索,却是真线索呢?”

    止水轻笑道。

    “你说的这个也有可能,可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在树枝上跳跃前行,比单纯的在地面奔跑要快上一些,身为逃亡者,无论他用什么招数,他最终的目的都是尽快逃脱追捕!这样的情况下,在树枝上跳跃前行的选择自然就远远胜过地面的奔跑了。”

    镜人皱着眉,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可是”

    止水却伸手止住了镜人的说辞。

    “不必想那么多,我知道,逃亡者也有可能利用我们这个想法,一直用奔跑的方式逃跑。但镜人,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事都有可能,万事无绝对,你如果要什么可能性都考虑一遍,那你的时间够吗?要知道,逃亡者可是每分每秒都在逃啊,你需要尽快抓住他才行。其次,就算你把所有可能性都考虑一遍,你的人手够吗?将所有可能性都杜绝了,需要派多少人?难不成,为了抓一个人,村子还需要派出一半的忍者吗?

    最好的办法,就是挑选出一个或者几个自己认为可能性最大的逃亡者路线,那样一来,才能将追踪任务尽快完成。”

    镜人点头受教。

    “止水哥,我知道了,是我的错。”

    止水大笑一声。

    “不,你没有错,要是你不犯错,我才苦恼呢,那样一来,我都不知道该教你什么了,正因为你犯错了,我才有教你的东西呀,哈哈哈。好了,我们继续吧。”

    接下来,止水带着镜人一路前行,教了镜人许多追踪与反追踪的知识。

    傍晚,止水和镜人坐在一条河旁,生起火,烤着鱼。

    止水眼中带着一丝怀念。

    “你知道吗?当初我教鼬忍者追踪与反追踪的那一天,傍晚的时候,我们也是坐在这条河边拷着鱼吃的,真怀念啊。你猜,当时的鼬,见我生起火烤鱼的时候,第一句话是什么?”

    镜人无奈的开口。

    “猜不出来”

    止水大笑道。

    “哈哈,他当时说,教科书上说,夜间扎营严禁用火,可你这样做,说明另有隐情?真是可爱啊。当时的我,只是单纯的想和他一起吃鱼而已,哪里有什么隐情,非要说的话,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当时觉得很好,和一个能让自己放松的人吃饭,感觉意外的轻松,我只是单纯的偷懒一下而已,现在也一样,所以你可别问我同样的问题了哦。哈哈哈。”

    镜人意外问道。

    “止水哥,没有能够让自己放松下来吃饭的人吗?”

    止水温和的笑着。

    “有啊,你和鼬。”

    镜人沉默了一会,小心翼翼的开口。

    “其他呢?”

    止水将目光微微朝下移动,有些落寞的开口。

    “我在暗部呀,镜人,你知道,什么是暗部吗?”

    镜人瞬间懂了,什么叫暗部?

    “暗杀战术特殊部队,简称暗部。”

    止水自嘲道。

    “是啊,一个以暗杀为目的部队里,我怎么敢完全放松呢?”

    镜人有些着急的开口,连吃饭都不敢放松,这种生活不是很煎熬么?

    “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止水,你完全可以退”

    止水打断了镜人了话。

    “不,镜人,你知道吗,我想成为的,是暗中守护和平的无名英雄,暗部现在,也许并不是那么好,可我可我你可以嘲笑我,兴许是我自不量力吧,我希望去改变现在样子,暗部绝不是为了暗杀而暗杀的,一定是为了和平而暗杀的!我想去改变它!我知道现在暗部还称不上暗中守护和平的无名英雄,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想去改变它啊!

    若是大家都逃离暗部了,那么,谁来改变它呢?

    你放心,就算不能改变它,我也不会让它改变我的,止水永远是止水,止水想成为的人,永远是暗中守护和平的无名英雄,这一点,永远不会变的。毕竟,我也算你的大哥了吧,可不能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