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八章 兄弟
    镜人看着止水离去的方向,无奈的笑了笑。

    今天止水叫他出来,摸清了他的实力与天赋,还有他对木叶与宇智波现状的看法,而他却什么都没学到,稍微一算,这还是挺亏的。

    最重要的是,镜人不知道止水与鼬知道了自己的想法后,会怎么看自己。

    当然,镜人对此并不后悔,他有他自己的底线,他只想带着自己在乎的人逃离不久后的宇智波灭族之夜,而绝不会成为,一把屠灭宇智波一族的屠刀,再说了,他也没那资格吧,现在的他,连保住性命都难。

    想着,镜人也迈步,朝家中走去。

    一片密林中。

    止水把鼬约了出来,并且把自己与镜人的谈话内容告诉了鼬。

    鼬眉头微皱,冷静中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

    “止水,照你的说法,他明明已经看清楚了局势,看清楚了危机,为什么,他还纠结于那区区家族恩怨呢?现在应该以大局为重,有木叶才有宇智波一族,没了木叶,宇智波一族也会不存,愚蠢!”

    在鼬看来,若是镜人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眼界狭小的只能看见宇智波一族和村子的恩怨,那么,鼬不会怪罪镜人站在宇智波一族哪一方,可是,问题就在于,镜人明明看清楚了一切,却还是要站在宇智波一族方面,鼬不懂。

    “想要保住宇智波一族,首先就需要保住村子啊!”

    鼬以十分成熟的思想说出了这样的话。

    只是,鼬不知道的是,在镜人看来,只要团藏还活着一天,宇智波和木叶之间,就不可能有好结果,那样一来,如果镜人参与进来,未来大概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和止水一样被团藏搞死,要么和鼬一样,成为屠灭宇智波的一把利刃。

    然而,对于这两个选项,镜人都不是很能接受,所以,镜人决定将屁股牢牢的坐在宇智波一方,不参与这件事。

    止水却是笑了起来,笑的很阳光,不同于和镜人谈话时那种蕴含深意的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开心的笑。

    “不,鼬,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鼬奇怪的问道。

    “止水?”

    止水笑着解释道。

    “鼬,别忘记了,我们都是宇智波一族的人,现在宇智波和村子的状况,因为关系到木叶的存亡危机,因此,我们俩人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优先保存村子,先有村子,后有家族,我们的这个理念,我相信这是没错的。可是,仔细想想,这是否对宇智波一族太不公平了?

    如今出了一个全身心为家族考虑的人,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以后,我们就只需全心全意的想办法保住木叶就行了。”

    鼬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止水。

    “止水,你的意思是,你认为镜人,他值得我们将宇智波的安危寄托在他身上?我们努力保全木叶,而他则努力保全宇智波?”

    止水“嗯。”

    鼬却觉得不妥。

    “止水,你的想法是好的,细想下来,我也赞同你的想法,但是,你我都知道,宇智波和村子的情况,最多再坚持两年,必然就要爆发,两年后,他几岁?八岁!八岁的他,能有多强?就算他有很好的意识,很关心家族,可是,他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他太小了。”

    止水否认道。

    “不,我是指未来。”

    鼬下意识的回道。

    “未来?等渡过了这件事后,我们自然就能一心为家族奋斗了等等!止水,你的意思难道是”

    止水点点头,一脸轻松的说出了让鼬难以接受的话。

    “嗯,这次宇智波和村子的危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我渡不过去,因此,我认为我是没有未来的人,所以,我很高兴见到家族里出现镜人这样的天才,我想,让他在未来,替我守护宇智波。而你,鼬,你就替我守护木叶吧。”

    半个月后。

    木叶的忍者学校,操场上,镜人第一个冲过了白线。

    伊鲁卡见怪不怪的宣布道。

    “这次训练,镜人是第一名。”

    镜人身后,佐助也在几秒后冲过了白线。

    忍者学校的第一年,训练的大都是体能方面,以及手里剑之类的。

    而镜人在开始训练后的半个月里,无论什么训练,没有哪一项不是第一名,可谓是耀眼至极。

    佐助同样大部分训练都是第二名。

    这对宇智波的双子,已经在忍者学校出名了。

    下午,放学后,镜人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一处无人的训练场,自从宇智波贵之那天教给镜人结印、性质变化之后,镜人每天都是会来训练场训练一会才回家。

    巳未申亥午寅。

    这是火遁·豪火球之术的结印术式,是后面几天,镜人从宇智波贵之那里讨教来的一个忍术,当然了,现在的镜人,还释放不出来,毕竟,镜人连性质变化都还不会呢。

    “嗯,进度还算不错吧。”

    半个月前,镜人结一个印,因为刚刚学会,还十分生疏,结一个印差不多要两秒,慢的吓人,而现在,镜人结一个印的速度只需要一秒多一点,大约是12秒左右。

    拥有了查克拉以后,镜人的感知也在不停的提高,对时间的把握,还是挺准确的。

    放完一个忍术后,镜人随手摘过一片树叶,放在手上,一会后,树叶的最边角,出现了一刹那的火光,但很快就熄灭了。

    “还是不行。”

    这是性质变化的练习,性质变化是十分难的,想要练成可不容易,现在的镜人,只能在树叶的最边角燃起一抹小的不能再小的火花,等到镜人能将整片树叶都燃烧掉,那镜人的性质变化就算初步练成了。

    “咻咻咻咻!”

    四枚手里剑同时扔出,在空中碰撞后,以一个巧妙的角度,同时命中靶心!

    “呼,还不错。”

    镜人的手里剑,是进步的最快的,这半个月以来,每天,止水都会来教导镜人,起初,镜人还很疑惑的,因为,他明明和止水理念不相合,他认为止水就算不会不理他,但至少也不会跟他亲近。

    只是,令镜人没想到的是,止水第二天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来教导他,半个月以来,一直十分耐心与认真的教导着镜人,这也是镜人手里剑进步那么快的原因。

    其实,不要说手里剑,镜人这半个月以来,任何一项进步,都少不得止水的帮助。

    镜人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镜人只知道两件事,第一,止水是一个性格温和开朗的人,哪怕是和别人战斗,大都也点到为止,很少对他人造成一些不可挽回的伤势,这样的人,可以尽心的去结交。第二,止水这个半个月以来,对镜人的好,甚至让镜人一度以为,自己有一个亲大哥。

    知道这两点,就够了,他待我如兄弟,我自然也待他如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