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七章 理念不合
    止水赞扬道。

    “你确实很厉害,手里剑,查克拉,三属性体质,与你同代的宇智波族人中,你是我目前见过最优秀的。”

    镜人听着止水的赞扬,这一次,他没有回话,从止水把他约出来那一刻,镜人就发现了,止水的一举一动,比起“教导他”,倒更像是在“考校他”,那么,他要考校什么呢?

    这个答案,镜人很快就得到了。

    只见止水环顾了一下四周,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镜人,我想你应该知道,宇智波附近,有很多可以当作训练场的地方,所以我才能带着你很轻松的找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人的训练场。可是,你知道为什么宇智波附近有很多训练场么?”

    镜人的眼孔一缩,他知道止水要说什么了。止水所说的问题,在穿越之前,镜人是不清楚的,但是,穿越之后,镜人有意的去了解了宇智波与木叶的事情,所以,对于止水所说的这件事,镜人现在是知道的。

    然而,镜人却不太想讨论这个话题,那不是他现在的实力可以讨论的,只是,看着止水的目光,镜人也明白了,自己敷衍不过去。想了想,既然躲不掉了,那干脆就尽可能的表现自己的才能吧。

    “知道,止水大哥,据我了解,这应该是六年前,我出生的那一年,村子里遭受了九尾之乱,九尾之乱之后,村子的高层将我们宇智波一族的族地迁移到了村子最外围,因为处于村子最外围,所以身后就是一大片树林,都是未曾开发过的地方,所以,周围可以打造成训练场的地方很多。”

    这种程度的历史知识,显然不可能是学校学来的,只能是有意去了解得来的,从这一点看,镜人一个六岁的小屁孩就有意的去了解这些历史,若是别人知道,恐怕少不得对此细细思量一番,只是,止水眼中并没有任何意外,镜人的“早熟”,是他昨天就稍稍了解过的。

    “是的,你说的没错。你既然了解这段历史,那么,想必也知道村子这么做的用意吧?对于村子的这种做法,你怎么看?”

    镜人当然是知道木叶高层这么做的用意的,那就是,让宇智波远离中央的同时,变相的将宇智波进一步隔离!

    这就像,几个小朋友原本是一起玩游戏的,后来有一天,这几个人一致同意,让一个叫宇智波的小朋友不允许在他们讨论事情的时候参与进来,而且,一起玩的时候,那个叫宇智波的小朋友还得离他们离的远远的,平常有大事不会通知他,有杂事就一股脑的扔过去,当仆人使用。

    这种做法,可真是太有意思了,镜人不知道,做出这种决定的团藏,是在故意逼着宇智波造反呢,还是以为宇智波不敢造反呢?!

    当然,话说回来,镜人虽然知道这一切的原因,可是,止水问镜人怎么看这件事,这个就有点难回答了,止水这是要看一看镜人的立场吗?

    “我认为,这件事,村子处理的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处理的很差。”

    镜人的立场,肯定是要牢牢站在宇智波一方的,吃里扒外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何况,就事论事,凭良心说话,这件事上面,确实是木叶高层的不对。

    止水叹息一声。

    “果然,你也这么看啊,连你这种有着清晰大局观的人也这么看,那么,族里那些看不清楚的人,岂不是会更加气愤?唉”

    镜人知道,止水很想缓解木叶和宇智波的紧张关系。鼬和止水这种站在火影角度,为了木叶的和平去奋斗的人,镜人是很佩服的,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镜人一定要替宇智波辩解一句,这不是狡辩,而是事实。

    “止水大哥,我认为,宇智波一族的族人,本不该和村子产生这么紧张的情况,只是,当一个人首先对另一个人举起屠刀时,怎么能要求那个人不反抗呢?”

    镜人的话说的很直接了,完全就是在骂木叶不厚道,宇智波灭族这件事,全程看下来,宇智波和木叶高层都有错,但是,若要问谁的错大一点,那毫无疑问,是木叶高层。

    你不能指望人人都是宇智波鼬、宇智波止水那样,能够以火影的角度看待事情,即使木叶对宇智波不厚道,鼬他们为了木叶的和平,也能忍下来。

    可是,鼬和止水这种人,是天才,不是普通人,是少数人,不是多数人。人人都有自己的感情,一个人对着你疯狂吐唾沫,还不停的表现出厌恶你的样子,然后有人叫你,为了世界的和平,忍下来。

    少数人或许能忍,而多数人,则不能忍!

    宇智波想要发动的政变,与其说是富岳发动的,不如说是绝大多数宇智波族人逼着富岳发动的。

    止水沉默了一会,悲叹一声。

    “你的话没错,但是,宇智波和木叶不能发生战争啊。你知道木叶的情况吗?第三次忍界大战时,木叶是最巅峰的,可是,现在呢?白牙大人去世了,随后,四代目大人和四代目大人的妻子也去世了,接着,木叶的三忍相继离开木叶,三代目大人也从壮年步入了晚年,九尾被封印在一个孩子身上,基本是不会成为战力的,甚至要花费力量去保护。

    这么说吧,现在的木叶,是有史以来,实力的最低谷,从没有那个时期,木叶是这么衰落的,如果这个时候,宇智波再和木叶高层火拼一波,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如果这个时候,别国攻打木叶,又会发生什么?

    镜人,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简单的村子内部矛盾了,而是木叶存亡的危机,这场矛盾爆发与否,关系着木叶存亡的结果!我们该着眼于整个忍界,而不是和大多数族人一样,着眼于那些所谓的小怨小恨!”

    镜人轻笑一声。

    “那么,团藏为什么还要在这种时候做出让宇智波远离中央这种举动?这是宇智波的大家想要反吗?不,是团藏逼着大家反的!”

    情绪激动之下,镜人竟是直呼了团藏的名讳,不带一丝尊敬。是的,现在木叶的情况和很危机,内部极度虚弱的同时还遇上了宇智波要反这件事,说是木叶的存亡危机也不为过,可是,问题来了,团藏难道看不出木叶现在极度虚弱吗?不可能!团藏一定能看出来,然后呢,他做了什么?他将宇智波迁离中央,隔离的态度极其明显,本来村子就很虚弱了,你还来这一招?

    止水看着镜人,眼睛微眯。

    “你已经察觉到族里想要政变了?”

    镜人摇头。

    “这不重要。”

    止水再次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止水叹息一声。

    “你真的很像当初的鼬,小小年纪,却看透了大多数人看不清楚的局面,还有着敏锐的嗅觉,仅仅靠感受周围的气氛就能察觉出族里想政变的信息,只是,唯一不同的,鼬赞同我的理念,而你我们的理念并不相合,今天,就先到这吧。”

    说完,止水转身离去,慢慢的消失在镜人视野里,这一次,他并没有使用瞬身术,而是慢慢的走着离去,他在想什么呢?镜人不知道。

    镜人知道的是,他决不会成为团藏手里的刀!他很清楚,团藏对宇智波的态度是有多么的坚决,镜人如果表现出一副和止水志同道合的模样来,那么,镜人很可能会被止水提前拉入暗部,到时,未来屠灭宇智波一族的时候,会不会有他一份呢?他会不会举起屠刀对向自己的父母呢?

    镜人不想,来自前世的教育,让镜人无法对抚养自己长大的父母下手,无法对朝夕相处的邻居友人下手。

    其实一开始,镜人是想接近鼬,找机会进入暗部,以求先一步得到灭族消息,然后保住自己和家人,可今天止水和镜人的一番谈话,却是让镜人醒悟了过来,加入暗部,岂不是成为木叶高层的刀么?谁敢保证,日后屠杀族人没他一份呢?尽管他可以答应下来却不行动,但是,仅仅想想自己要为日后可能命令自己杀死父母的人卖命,镜人就恶心的不行。

    他醒悟了,他确实是一直在为了保命而努力,但他却不可能为了保命而将屠刀举向父母,也不可能为了保命,而去为一群想屠灭自己全族的人卖命,他是宇智波镜人!不是猿飞镜人,更不是志村镜人,唯有宇智波,才是他的根。

    六年的时间,早已经让镜人对这个家族产生了感情。镜人知道,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很难改变宇智波一族的结果,但是,在镜人的预想中,他会带着家人逃离那场灭族之祸,然后,他会成为一个复仇者,找机会,让团藏给宇智波一族的族人陪葬!

    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说起来,鼬和止水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缓解木叶和宇智波的矛盾呢?因为他们相信,在木叶高层的帮助下,他们一定可以做到的。

    因为他们没看清楚,那个叫团藏的人,那个口口声声、心心念念为了木叶好的人,做的,可大部分都是对木叶没什么好处的事。

    这次木叶的危机,归根结底,是谁造成的?其实大家都多多少少有责任,可首要责任,则必然是那个用白布蒙着一只眼睛的独眼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