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是个大Bug > 第17章 温柔竹马(17)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多到墨衍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做错了。

    有些事,一旦展开了想,就一发不可收拾。

    夏日的夜晚是清凉的,但再凉的风,也吹不散墨衍的烦闷。

    碰巧今天有人约墨衍去皇庭,下班后直接驱车去了皇庭。

    一瓶瓶的酒被送入墨衍的专属包间,其他人都沉默的看着墨衍一瓶瓶的灌着自己。

    自从墨衍正式接任了公司,就再也没有这样过。

    宫洛对墨衍最近的事多少知道一些,也知道他在感情上的纠结,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他。

    这种事,自己想不明白,别人说再多也是没用的。

    “阿衍,你别喝了,会出事的,有事你说,我们都在呢!”

    “呵,她真的不爱我了,她以前那么爱我,她和别人在一起了……”

    说到最后,竟是有些语无伦次了。

    “墨衍,你真的相信那样一个女子会做出那种事吗?”

    宫洛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墨衍愣了愣神,自嘲般的笑了笑。

    宫洛见此,又继续道,“我建议你好好查查三年前的事,还有那年你被绑架的事,也查查吧!”

    墨衍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宫洛。

    两人对视着,墨衍原本犀利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

    结束后,宫洛将墨衍送了回去。

    深夜,墨衍又陷入了梦境。

    监狱里能有几个人是干净的,这些人还都只是普通人,突然进来一个白富美。

    以这些人仇富的心理,林清浅自然就成了众人欺负的对象。一般这种情况狱警也会干预,但就在于墨衍之前说了一句‘好好照顾她’。

    那些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得罪了墨衍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就这样,狱警从不干涉其她女囚欺负林清浅,甚至暗示她们给林清浅使绊子。

    最初林清浅不堪重负晕了几次,醒来后也反抗过,后果就是那些人变本加厉的欺辱。

    而真正让她绝望的是有人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墨衍授意的,她便再也不做反抗,默默承受着。

    后来见她如同行尸走肉,那些人也不再过分的欺负她。

    因为已经没什么意思了,但给她做的活还是一样没少。林清浅就这么撑了三年。

    墨衍仿佛身处狱中,看着眼前的场景一次次转换,但无论是哪,都有林清浅的身影。

    看着林清浅被殴打,被指使,他想上前就她,但每次都会穿过她的身体。

    三年牢狱生活一夜间如同影片在墨衍脑中闪过。

    他的心痛,他的无能为力,都是清清楚楚。

    墨衍一直被困在梦魇中,直到结束,他才彻底醒来。

    血红的眸子如同笼中困兽,那样的心痛,挥之不去,牵扯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汗水从额头流落,慌忙的抓过电话,打电话给宫洛。

    “阿洛,帮我查林清浅这三年在狱中的所有情况。”

    “阿衍,出了什么事,我听你语气不对啊?”

    “先别问了,查完我再和你细说。”

    “好,我尽快!”

    ……

    白泽一早就将查到的资料传送给言卿,果然,张婉儿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宿主,你找一下林清浅十岁的记忆。

    有一段是空白的!

    宿主,那段记忆是有人刻意为之,找人催眠了林清浅,我都整在资料里传给你了。

    嗯,知道了。

    宿主你怎么这么淡定啊?

    自从墨怀出现后我就猜到一些了,只是还不确定。

    哇,宿主真厉害!

    白泽开始花式夸言卿。

    ……

    好了,墨衍那边是什么情况?

    墨衍已经开始调查了,他差不多已经看清了到自己对林清浅的心意了!

    宿主,我们是不是可以虐渣了,感觉好兴奋啊!吼吼吼!

    于是,喋喋不休的白泽又被屏蔽了。

    白泽一言不合就屏蔽,宿主大坏蛋!

    哭唧唧!

    宫洛动作很快,中午就有了结果。

    墨衍见到宫洛时,发现他眼眶有些泛红,就随口问了句,“怎么,昨晚没睡好?大名鼎鼎的宫医生生活也不规律?”

    “滚,别乱说,你自己看吧!

    艹,老子都爆粗口了!”

    说着就甩下了几页资料,转身去了办公室的沙发上,为自己到了杯水。

    墨衍艰难的翻开,他希望自己看到的不会是梦中出现的。

    但往往都是事与愿违,里面的东西与自己梦中看到的所差无几,甚至、更甚。

    墨衍颓废的瘫坐在办公椅上,梦到是一回事,还能安慰自己可能不是真的。

    如今看到真相,又是另一种心情。

    一时间五味杂陈。

    宫洛坐在沙发上,不满的说“当初这些事都是你授意的,现在这幅表情又是做什么?”

    “如果,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你相信吗?”

    “什么,可的确是你让人去的狱中啊,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宫洛看到那份资料,不禁就红了眼,一个心高气傲的大小姐,被折磨得没了一点自尊和脾气,谁看了能好受。

    而且他一直不相信林清浅会做出那么不堪的事。

    “墨衍,不管怎样,我真的对你很失望,这件事,我会查的!”

    “哐”地一声,门被重重的关住。

    同时,也在墨衍心里落下重重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