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穿成七零极品小姑子 > 二十六
    刘小兰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可是受了大罪的。

    这个年代, 生孩子不兴去什么医院, 基本上都是在家生的。

    上一辈的妇女同志们, 基本上每一个都是生孩子老手了, 四五个是小意思,生十多个的都不是没有。

    像乔民安他妈,虽然只有他和他大哥两个孩子,但并不是生的少, 而是活下来的就只有他们两个。

    所以原剧情里刘小兰要生的时候,梁桂芬和刘小兰她娘就自诩经验丰富,不让刘小兰去县城卫生院生孩子。

    由于她平时被梁桂芬嗟磨狠了, 差点就难产了。

    幸亏乔奕国和乔奕钦两兄弟还有点脑子,当机立断把人送卫生院,这才捡回一条小命, 生下了一个瘦巴巴的儿子。

    刘小兰之后连月子都没怎么坐好,梁桂芬不能指望,她娘家人更是不能指望, 要不是乔奕国疼媳妇儿,小心翼翼的照顾她, 恐怕落下的月子病更多。

    但乔奕国大老爷们儿, 懂的也不多,问他老娘还要挨骂,只能磕磕碰碰的去问丈母娘。

    但不管怎么样,刘小兰这一胎始终是伤了身体, 后来又生了两个女孩儿,乔奕国有了经验,刘小兰的月子病才在月子里又养回了一些来。

    这次乔若烟一直观察着刘小兰的大肚子,眼看着预产期要到了,就跟家里人说了要送刘小兰去县里卫生院。

    梁桂芬果然不赞同:“生个孩子有什么的呀,还送卫生院,又不是钱多烧得慌。”

    “当初我生你们兄弟姐妹四个的时候,还不是就在家里生的,你们不知道你奶奶那时候……”

    又是一轮忆苦思甜,乔若烟无奈:“妈,你们那时候不是没这个条件吗?你以前还老说生我大姐的时候差点难产呢。我大嫂这肚子这么大,人又瘦,我觉得还是去卫生院生比较好,图个安心不是?”

    乔奕国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他妈,也赞同自家妹子的说法:“是啊妈,小兰平时身体就不太好,还是去卫生院更保险一点。”

    刘小兰感激的看看乔若烟,在一旁没说话。

    其他人也跟着开始劝,梁桂芬一啐,骂道:“敢情你们都是好人,就我是恶人!去就去,我又没说不去!”

    浑然忘了刚才她其实反对了来着……

    她接下来又道:“老二,你明天去给你大姐送个信儿,就说你大嫂要生孩子了。真是太不像话了,这都多久没回来了?这个娘家的大门儿往哪儿开她怕是都忘了!”

    提起这个大闺女她就气,这都快半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当初是她做的不对,但那也是为了她好,至于让她连娘家门都不登了吗?气性也忒大了些。

    乔若烟听她提起这个大姐,才恍然发现,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好像就没有听到过这个大姐的消息,好像这个家里就没有这个人似得。

    她回想了一下原剧情,好像也没怎么提过她这个大姐乔若云,就说了一句当初结婚的对象她不喜欢,但梁桂芬觉得那家人条件不错,不顾她的反对将乔若云嫁了出去,之后就很少回到娘家了。

    全文大多都是在以姜宝的视角来讲述剧情的,这个大姐只在乔奕钦和姜宝结婚时,还有乔奕钦考上大学时有过描写。

    剧情里有一段描写是说乔若云看起来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女人,话也很少,但对姜宝很友善。

    之后男女主和乔家彻底闹僵,就再也没提过这个人了。

    乔若烟穿越来的时候,已经是乔奕钦他们结婚第二天了,乔若云已经回去了,所以她一直没见过这个大姐。

    原身记忆力倒是有她的样子,但大多都是小时候的,上次乔奕钦他们结婚时的模样已经记不大清了。

    这些记忆都是原身按照记忆深刻和不深刻来排的,很久不见的大姐在她记忆里居然是模糊的,可见原身究竟有多不在意她大姐。

    乔奕钦听到梁桂芬的吩咐,答应了一声,他也想大姐了,大姐以前对他们这几个弟弟妹妹可好了,好长时间没见,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刘小兰发动那天,全家一起把她送到了卫生院。

    这次连乔民安都没缺席,这可是他们乔家第一个孙辈的孩子,他当然重视。

    村里人也理解他的喜悦,一个个老早就准备好了随礼,准备等刘小兰回来,办洗三的时候送到乔家。

    刘小兰送到卫生院后没多久,乔若云也到了,乔若烟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剧情里没出现过几次的女人。

    乔若云长的也漂亮,只是没有乔若烟那种摄人的美,但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她也遗传到了父母的好基因,个子瘦瘦高高的。

    比起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女孩子,现在的她似乎多了尖刺和棱角,看人都是冷漠的。

    乔若烟看见她这样,忍不住愣了一下。

    正常来说,一个婚姻幸福的女人,她表现在外的样子是浑身萦绕着开朗和幸福的,绝不会像她大姐这样一身的冷漠。

    乔若烟敢断言,乔若云肯定是遇到啥事儿了。

    但此时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刘小兰还在生孩子,还是等有机会再说吧。

    她上前笑着喊:“大姐,你来了。”

    乔若云看见从小疼到大的妹妹一脸温柔笑意的看着她,心里也软了软,嘴角勉强挂上了笑意:“嗯,我来了,小兰怎么样了?”

    乔若烟:“大嫂送进产房去了,现在也没什么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她看看这个点,乔若云估计还没吃早饭就匆匆赶来了,想到一家人也还没吃,就说:“姐,你先跟妈他们坐一会儿,我去公社食堂买些包子回来给大家填填肚子。”

    乔若云不想见到她爸妈,这会儿明明看见坐在长椅上眼巴巴看着她的父母了,也不理。

    大弟心急媳妇儿生孩子,喊了他一声也没多说,二弟喊了她一声后也眼巴巴的看着她,看那样子很想上前跟她说话,乔若云看着这几个弟弟妹妹,心里到底还是升起了一些暖意。

    但他此刻并不想留在这里,因为梁桂芬肯定又要说些难听话,她不想听。

    所以她对妹妹道:“我不坐了,我跟你一起去。”

    乔若烟点头,亲热的牵着她的手臂,两人一起出了卫生院。

    公社食堂离卫生院有四五分钟的路程,两人走过去的路上,乔若烟道:“大姐,你都好久没回来了,我都想你了。”

    这话说出来乔若烟自己都觉得虚伪,因为原身和剧情里这个大姐都没有多少存在感,她其实并没有想过她……

    但是现在既然见了,并且她似乎过得不太好的样子,不说管不管,问肯定是要问一下的。

    乔若云被妹妹牵着,听到她说想自己,眼泪差点掉下来:“大姐也想你们。”

    乔若烟:“那你想我们为什么不回家来看看我们呀,还有姐夫,这次大嫂生孩子,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乔若云听到“姐夫”两个字,眼里闪过冷漠:“他忙着下地赚工分呢,我一个人来就行了。”

    对她为什么不经常回来看看的话题避而不谈。

    乔若烟更加肯定她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

    但她也没有再多问,既然乔若云已经明确表达了不想说,她再使劲追问就是不识趣了。

    “那姐,你这次回来可要多住几天,可别刚呆一天就又走了,最起码也得等我们小侄子的洗三过了再走,好不好?”

    乔若云笑了,犹豫一下后答应:“好。”

    两人说着话也走到了公社食堂,买了十七个大包子,他们一共有七个人,算一人两个都得十四个,乔民安父子三人饭量大,就多买了四个。

    给钱的时候,乔若云想付钱,让乔若烟拦了,桥若云也没跟她争,她手里确实也没多少钱,小妹买包子的钱梁桂芬肯定已经给了,她妈的钱不用白不用。

    买了包子回去,一家人都没什么心情吃,最后还剩下三四个,主要是乔奕国,他担心产房里的刘小兰,平时最爱的大肉包子,咬了两口就不想吃了。

    神神叨叨的在产房外面走来走去,满脸的焦急:“怎么还不出来?都这么久了?”

    这时候的产房不像现代那么隔音,能听见刘小兰在里面发出的痛呼声,听的人心慌。

    又过了一阵儿,刘小兰那些不靠谱的娘家人才到。

    梁桂芬白眼一翻,讽刺道:“哟,亲家来了?你们来的可真早,再等一会儿,小兰都生了。”

    刘家只来了三个人,刘小兰的爹妈和大哥,他们一家子都是那种窝里横的货色,对上梁桂芬这样远近闻名的泼辣人,他们反倒老实,也不敢呛声。

    再加上他们也确实心虚,自家闺女要生了,他们本该在要生之前就来伺候着的,现在都快生出来了才过来,确实说不过去。

    但他们也是考虑到多干一个早上还能多拿半个公分,要是来太早,不就直接全都没了吗?所以这才拖到这时候。

    刘小兰她妈陪笑道:“看亲家这话说的,这不是有你们在吗?我闺女有福气,嫁到你们家,有那么多人关心她,我这不是放心吗?”

    梁桂芬再次翻个白眼儿,这要是她闺女若云或者若烟生孩子,她肯定早就过去伺候着了,还像这老婆子这么心大,也不怕婆家人慢待自己女儿。

    想到这个,又忍不住犯愁,她大闺女都嫁过去两年了,还没有消息,她这个当妈的心里也很着急。

    只是当初和女儿闹得那么僵,她也不好直接催女儿……

    心里想着其他事,她也就没再理刘家人,刘家人松口气,才和乔奕国这姑爷说起了话。

    刚好乔若烟买来的包子还剩不少,乔若烟偷偷用包子戳戳乔奕国,递给了他。

    乔奕国对妹子感激笑笑,接过来给了刘家人。

    刘家人的条件可不像乔家那么好,隔三差五还能吃顿肉,他们一家子都几个月没沾荤腥了,闻到那还带着温热的大肉包子香味。

    当时就开始咽口水了,接过去就开始大口大口吃,也不怕噎着。

    乔若烟看得叹为观止,看样子她大嫂这娘家也是极品扎堆啊。

    一行人又等了一下午,到傍晚五点多的,时候,刘小兰终于生了。

    孩子嘹亮有力的啼哭声从产房里刚传出来,梁桂芬和乔民安就激动的不行了,他们是一早就知道这是个孙子的。

    听见这么有力的哭声,能不开心吗?

    乔奕国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眼泪刷的就出来了,也不知道咋的,就是感动。

    嘴里一个劲儿兴奋的念叨:“我当爹了!我当爹了!”

    乔若烟也感动,她还从来没有经历过等待别人生孩子的过程,这种小生命诞生的喜悦,确实感染人。

    乔奕钦和姜宝夫妻也很艳羡,听到孩子的哭声,互相对视了一眼,达成了默契。

    乔若云先是喜悦,随后摸摸肚子黯然了一下,接着振作起来,真心为大弟高兴。

    她和大弟年龄相差不大,既是姐弟又是玩伴,如今大弟当爹了她也为他开心。

    医生把孩子抱出来,戴着口罩的脸上都能看出笑意:“刘小兰的家属吗?来,抱好,这是你们家孩子,五斤八两,很健康,恭喜你们。”

    这是他们卫生院最近半个月以来接到的最健康,体重最达标的孩子了,他们也是真心为这家人高兴。

    能把人孩子和孕妇养得那么好,肯定也是个好人家。

    这时候刘小兰她妈急着上前问道:“大夫,是闺女还是小子?”

    那医生还没说话呢,梁桂芬就刺道:“我说亲家,你这还重男轻女啊,闺女小子有什么不一样?就算是个闺女,那也是我们老乔家的大孙女,你可不许搞那一套老封建啊。”

    乔若烟:“……”最封建就是你这小老太太,你还说别人。

    那大夫笑了,羡慕的想,这个孕妇真有福气啊,遇到这么好的婆婆。

    心情一好,就道:“是个小子,不过这位婶子说的对,都新时代了,不兴搞重男轻女那一套了,生男生女都一样,妇女还能顶半边天呢。”

    梁桂芬边和她笑着说话,边伸手想去抱孩子,被乔若烟一把拉住:“妈,你让我大哥先抱,你那么急干嘛?”

    梁桂芬满脸的喜悦的笑:“哎哟,对对对,老大,快点儿,来抱抱你儿子!”

    乔奕国接过儿子,眼圈儿又红了,幸好他从小没少抱二弟和小妹,也知道该怎么抱孩子,孩子才会舒服。

    他接过孩子,看着儿子红彤彤皱巴巴的小脸儿,笑着流眼泪,那场景,看得乔若烟怪感慨的。

    又过了一会儿,其他医生推着产妇刘小兰出来了,乔奕国抱着孩子上前嘘寒问暖,给刘小兰看孩子。

    刘小兰在产房里就听见外面的动静了,此刻也是满脸的感动,她之前不是没想过要是生个闺女怎么办,那她这段时间受到的优待就会成为婆婆攻击她的把柄。

    以后她日子肯定又不好过了,但此时得知是个儿子,她心头大石也落地了。

    刘小兰在她家那个环境中长大,不可能不重男轻女。

    一家人上前对刘小兰嘘寒问暖,气氛和谐,倒显得刘家三人像是外人,格格不入的站在那里怪尴尬。

    不过闺女在乔家受重视,他们心里也高兴。

    之后刘小兰被送回病房,又住了一天的院,就被裹得严严实实接回家去了。

    在这里住院修养不像现代,没办法给她更好的照顾,想弄点好的给她补补都不行,没地方做饭,所以还不如回家去修养坐月子呢。

    洗三那天,全村的人都陆陆续续来家里送礼了,梁桂芬买了好多鸡蛋,染成红鸡蛋,来送礼的一人送两个。

    村里人都说乔家是大手笔,生个孙子就这么大方。

    “这小子真会投胎,看乔家那宝贝的样儿。”

    “换你你不宝贝啊,第一个大孙子怎么宝贝都不为过。”

    “什么会投胎啊,要真会投胎,怎么不投到城里去?”

    “乔家这日子过得也太欢实了。”

    “你羡慕啊,你羡慕也没用,谁教你家那口子不是大队长呢?”

    “嘿,说什么呢?”

    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嫉妒有人羡慕,但乔家确实是举家欢喜,这个孩子的到来,像是给这个家庭注入了新鲜的生机。

    全家人都忙碌了起来,做什么事好像都觉得有了奔头。

    也不是说因为这是个男孩子才会这样,主要是家里没有小孩子,所以平时虽然也热闹,但总有缺憾,现在这份缺憾被满足了。

    乔民安现在走到哪儿背脊都挺得直直的,梁桂芬也一样,赚钱那会儿都不见他们这样。

    乔若烟也兴奋,但不像家里人那么夸张,她依旧每天都慢悠悠的,好像生活没什么变化。

    乔若云要回去那天,乔若烟特地把她叫到房间里。

    问她:“大姐,我就不跟你绕圈子了,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咋了?是不是我姐夫对你不好?”

    乔若云没想到乔若烟会这么问,这几天家里的关注全都在刘小兰和孩子身上,也没谁注意到她,她也不在意。

    但她没想到乔若烟居然会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还特意把她拉到房间里来说私房话。

    她眼圈微红,强压着心头情绪,对乔若烟道:“我没事儿,你姐夫对我挺好的。”

    乔若烟皱眉:“姐,你还瞒着我,你肯定遇到啥事儿了。”

    乔若云伸手摸摸她的大辫子,露出一个乔若烟记忆里温柔的笑,浑身的冷漠也淡化了下来:“姐真的没事,要是有事我会不跟你说吗?你别担心我。”

    “一转眼你都是大姑娘了,还会关心人了。”

    乔若烟还是觉得不对,但是乔若云看样子是真不想说,她也就不问了:“你是我姐,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她犹豫了一下又道,“姐,你要是遇到什么事儿一定要跟我们说,我们肯定会帮你的,你也别担心妈说啥,妈现在已经变了,她跟以前不一样了。”

    乔若云丝毫不相信这话,她就算是说了又怎么样,家里谁也帮不上她,家里人还能帮她生孩子不成?

    “嗯,我知道,我如果真的有事一定跟你们说。”

    两姐妹又说了会儿话才离开房间,乔若云跟家里其他人一一告别后,就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乔若烟看见她抹眼泪了。

    她不知道乔若云到底是怎么了,但她不愿意说,自己也帮不上忙。

    乔若烟是真的把这个世界的乔家人当成了亲人,不然她不会去讨人嫌追着追着问乔若云。

    她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这么咸鱼的一个人,为了乔家,能勉强翻翻身就已经很不错了。

    乔若云走后没几天,刘小兰家妈就包袱款款的过来了,说要照顾闺女坐月子。

    自从小孙子出生,梁桂芬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整个人兴奋得不行,生怕儿媳妇儿营养不够没有奶水,饿到她的文曲星孙子。

    鸡汤鱼汤轮换着熬,还不准家里人多吃,大多数都是进了刘小兰的肚子。

    刘小兰她妈洗三的时候过来,听到她闺女提了一嘴,就起了心思。

    这乔家吃的那么好,要是她过来照顾女儿,岂不是也能吃这么好?

    要是能藏一些,带回去给他小儿子和孙子,那就更好了。

    梁桂芬哪能不知道她的小心思,虽然当时不说啥,但心里也是颇不得劲儿。

    逮着机会就向乔民安诉苦,乔民安哪能弄得清楚她们女人之间的官司,随便安慰两句也就不管了。

    气得梁桂芬两天没理他,又去找乔若烟诉苦。

    她进乔若烟屋里后就小声骂开了:“死老婆子,还说什么来给她闺女坐月子,是怕我虐待她闺女还是咋的?来就来吧,这来了活儿也不干,连块儿尿布都不想洗,除了晚上回去一趟,整天就缩在东屋就不出来了,是她坐月子还是她闺女坐月子?这是来伺候她闺女的,还是诚心来让我伺候她的?”

    乔若烟也觉得刘小兰她妈有点没数儿,自古以来,就没有说不让当妈的来给闺女坐月子的,但哪个当妈的能有刘小兰她妈这么极品?

    伺候月子的活儿什么都是她妈和大哥干,刘小兰她妈一到饭点儿就知道出来端饭了,平时连个人影儿都见不着。

    确实不像话,这要是传出去,还得说刘小兰的月子是她妈给照顾的,梁桂芬不但得不着好,还得多照顾一个,算怎么回事儿?

    虽然梁桂芬也很极品,但她在外头可不极品,就没干过这种跌份儿的事。

    “妈,你别跟她对着干,我晚上去探探我嫂子的口风,先看看再说,要是我嫂子不愿意她妈回去,那你去下地干活儿吧,没人照顾大嫂,刘婶子自然就不能这么歇着了。”

    梁桂芬觉得有理,心里也好受许多,她对乔若烟道:“那行,吃完晚饭我跟你一起去,我把那屁股被粘在屋里的死老婆子叫出来你们好说话。”

    乔若烟:“好。”

    娘儿俩商量好后,各自忙活去了。

    今天梁桂芬又杀了鱼,熬了一锅浓浓的鱼汤,里面还放了嫩豆腐,除了盐啥调料都没。

    只是不知道最近几天怎么的,这鱼好像也不怎么下奶了,看来过几天得进城去买猪脚来炖黄豆,可不能饿着小宝。

    小宝是乔民安给孙子取的的小名儿,大名是乔奕国自己取的,叫乔文星。

    吃饭的时候,刘家婶子终于舍得出来吃饭了,像是几百年没吃过肉一样,大块儿大块儿的往碗里夹,一家人谁也抢不过她。

    梁桂芬脸色很难看,几次想出声都忍了,安慰自己看在孙子的面子上不跟她一般计较。

    正吃着呢,东屋里的刘小兰喊了:“大国!孩子尿了,你来帮我换个尿布!”

    乔奕国瞬间站起来,饭也不吃了,急着往东屋去。

    刘小兰她妈跟没看见似得,继续吃她的。

    乔奕国进屋后,笑着问道:“又尿了,我儿子怎么这么能尿呢?”

    那语气里的得意溢于言表上前就要去给儿子换尿布。

    刘小兰拦住他,眼圈红着对乔奕国道:“大国,孩子没尿,别换了。”

    乔奕国疑惑,没尿?

    “怎么了媳妇儿?怎么还哭了?是不是不舒服了?我送你去卫生院。”

    说着就要站起来,刘小兰再次拦住他:“不是,我没有不舒服。”

    她带着一脸的难堪,对乔奕国道:“大国,你快想个办法让我妈回去吧,让婆婆去跟我妈说也行,我实在受不了了。”

    乔奕国满头雾水:“怎么这么说?”

    “她在这里我天天都吃不饱,她每天把我的饭菜都扒一半带回去了,我说了让她回去,她就骂我白眼儿狼,我这两天奶水都不足了。”

    刘小兰边说边抹眼泪,她自己吃不吃的都无所谓,但她的孩子,这两天她吃不饱奶水也不足,还要成天被她妈骂,真的是实在受不了了。

    乔奕国听见这话第一反应是懵的,任凭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他丈母娘能干出这种事儿来,那可是她亲闺女啊!

    反应过来后,就是极度的愤怒,有对丈母娘的,也有对自己的。

    他这些天都住在之前大姐住的那个小屋,刘小兰和她妈住在一起,送饭也被刘小兰她妈包揽了,乔奕国每天还要上工,只有每天回来的时候才能看看妻子逗逗孩子。

    是他太粗心了,不然也不会这么些天了,都没发现妻子吃不饱,还天天对丈母娘笑呵呵的,感谢人家来照顾他媳妇儿。

    这他妈是照顾吗?这就是来吸血的!

    乔奕国当场就抬起手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站起身来就出了门儿,刘小兰没有阻止他。

    她算是看明白了,她那个妈压根儿就不在乎她的死活,还不如婆婆对她好。

    她刘小兰是包子,但包子也是有脾气的,涉及到她的孩子,她不可能一直忍让。

    乔奕国走到堂屋,看着还在使劲儿扒饭的丈母娘,双目怒瞪,青筋直冒。

    “妈,小兰到底是不是你亲闺女?!”他咬牙问。

    梁桂芬听大儿子喊这一声妈,差点以为是在喊她。

    但看儿子那从未有过的愤怒模样,她也有些懵,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刘小兰她妈从碗里抬起头看向他姑爷,讨好的笑着开玩笑:“啥意思啊?小兰不是我亲生难不成还是我捡来的?”

    乔奕国拳头紧握,吼道:“是你亲闺女,你还连她的饭菜都扒走一半?!你不知道她还在坐月子吗?不知道她还在奶孩子吗?妈,你怎么能这么过分?!”

    梁桂芬听完这一通吼眼前就是一黑,娘的,她看刘小兰妈已经够不顺眼了,但那些都可以忍,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刘小兰这个妈还有这种操作!

    全家人都被乔奕国的话惊呆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妈……

    梁桂芬第一“刘家的!今天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儿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刘小兰她妈满脸都是忐忑小心,低头道:“我……我就是看小兰吃不完那么多,怕浪费了……”

    这话多无耻啊,什么叫吃不完怕浪费?家里人能不知道刘小兰的饭量?

    还吃不完,她怎么不说她闺女是个仙人,压根儿就不用吃饭?

    梁桂芬更是气炸:“感情你来我家不是来照顾小兰的?是来当贼的啊!我孙子和我儿媳妇儿的饭你都敢偷,老娘打死你!”

    她站起身就要去拿扫把,刘小兰她妈被吓得一下就慌了。

    前面说过,她就是个窝里横的,根本不敢和梁桂芬作对,此时眼看要被打,居然一句话都不说,腿脚飞快,直接就跑了。

    一家人看得目瞪口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梁桂芬还是不解气,举着扫把追出去边追边骂。

    “你个丧良心的!天杀的!我说我孙子这两天怎么天天哭,敢情是你这老虔婆偷了我儿媳妇儿的饭菜!”

    “你还有脸跑!你给了老娘站住!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就是这么给你闺女坐月子的?!”

    她嗓门儿大,一边追一边骂,就这么把刘小兰她妈追出了村子。

    村里人全都闻声出来看,从她骂的那些话里也听明白了。

    一个个都是叹为观止、大开眼界,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人,偷亲闺女坐月子的饭菜,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这也太无耻了吧?亲闺女的坐月子的饭菜都偷,多吃那点肉能胖死不成?”

    “刘小兰怎么会摊上这么个妈?”

    “得了吧,人家就算有个拎不清的妈,还有个明事理的婆婆呢,你看看那乔家大嫂子,那扫把挥的,要是让她追上刘家嫂子不得被她打死。”

    “要换我我也得打,什么人呐。”

    好了,梁桂芬目的达到,气也消了一些,提着扫把回来了,又将刘小兰她妈干的好事都说了。

    她才不在乎刘小兰她妈的面子呢,敢做出这种事,就要做好被议论的觉悟。

    她做这一出,就是得让所有人知道,不是她梁桂芬不容人,是刘小兰她妈做的太过分!

    刘小兰那边儿,既然找乔奕国告状了,就是一点也不在乎这个娘家了,想撕破脸皮。

    撕就撕,她梁桂芬怕过谁?

    算她刘小兰还有点脑子,还知道主动说出来,要是让她自己发现,非得把她刘小兰也撵出去不可。

    乔若烟又一次见识到梁桂芬的战斗力,这两个极品相遇,必有一个处于下风,看来只真的。

    一家人回到家,梁桂芬惦记着刘小兰,又去热了热鱼炖豆腐,盛了满满一碗亲自端进东屋,交给正在安慰媳妇儿的乔奕国。

    “先让你媳妇儿吃饭,这两天肯定饿坏了。”她指指刘小兰:“算你还有点脑子知道跟老大说,你那个妈以后远着点儿,听见没有?”

    语气虽然有点凶,但刘小兰还是感动了,她能把亲妈干的这种丢脸事儿说出来,不知道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但现在全家人都在安慰她,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

    只是这个娘家,以后恐怕是回不去了。

    ------

    刘小兰那件事过去很久,都还是村里的谈资。

    村里没什么娱乐,除了八卦就是八卦了,东家长西家短的说起来也很有意思。

    但这种情况只维持到九月,另一件大事覆盖了这件大家津津乐道的事。

    首都那边关于要不要恢复高考的事已经在开会讨论了,报纸把消息传遍了全国。

    而那个改变谢慕泽人生的转折点,也逐渐到来。

    原剧情里这个转折点,来自于姜宝。

    高考前夕,姜宝的娘家大嫂检查出怀孕了,姜宝很开心,就准备回娘家一趟去看大嫂。

    但是剧情发展到这时候,姜宝和原身的关系已经很差了,三天两头就要被欺负,婆婆对她也是尖酸刻薄到极致。

    再加上因为原身联合女配白霜给姜宝添堵,把腿摔断了,原身脾气变得很暴躁,越发看不惯姜宝,天天找茬儿。

    所以姜宝没有告诉婆家任何人她要回娘家,包括乔奕钦,其中肯定是带了点怨怼的心思的,但那时候她确实憋屈,回娘家这事儿要是说了又不知道要被原身说成什么样。

    她娘家在隔壁临水村,要回娘家就要淌过临山村横跨两个村的那条大河。

    这河上又没有桥,河水平时浅,所以也没有船什么的。

    平时还好,那河水平缓,浅的地方脱了鞋子就淌过去了。

    但九月十月这个季节本就暴雨多,河水开始猛涨,两边村里人都很少会在这时候渡河。

    但姜宝一方面很想回去看看大嫂,一方面存了赌气的心,就完全没把涨起来的河水当回事儿。

    她没拖鞋就进了湍急的河水,由于身体娇小,平时吃的又不好,所以太瘦了,被那水一冲就冲出去老远。

    当时她情况危机,一干在河水不远处干活的村里人全都看见了,谢慕泽也在其中并且他离河边最近。

    他那时候虽然三观不怎么样,但也还没有彻底黑化。

    再加上他也怕万一到时候姜宝出了什么事,乔家人无理取闹怪到离得最近的他身上。

    他当即就跳进河里,将乔若烟救了回来,由于他在把姜宝推上岸的时候,脚下没踩稳,被水往下冲了一段,但他好运的是被河中一个大石头挡住了。

    倒霉的是,腿砸在石头上,也断了。

    这件事当时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没想到会出这种事。

    首都在开会要不要恢复高考的事不停通过报纸传遍全国,只要一恢复高考,谢慕泽这样的知青,有大半几率是能通过高考回城的。

    但现在他腿断了,等于说就直接错过高考了。

    别管考不考得上,但总得去考了才知道,现在腿断了,谢慕泽直接就黑化了。

    其实在那个时候更多的还是谢慕泽钻了牛角尖。

    腿断了又如何?身残志坚让人抬着去考场就是了,就算今年考不上,那不是还有明年吗?

    高考恢复了,以后年年都能考,又不是只有这一年了。

    但是谢慕泽当时想回城已经快想疯了,突然来了这么一点希望,他还没来得及抓住,就化为了泡影,他怎么能承受得住?

    他又不知道他爹明年就能平反,也不知道他弟弟在城里其实过得还不错,他一心想回去照顾弟弟,为父亲奔走。

    这错过高考,还不能干活,那今年的回城名额就没了,他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更何况即使能考,后面的高考和这第一届能一样吗?

    绝对不一样的。

    所以他越发怨恨姜宝,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娘家?为什么要落水?为什么自己要去救姜宝?

    总之很复杂,他就在断腿的时候彻底钻了牛角尖,然后思想越来越黑暗,逐渐就黑化了。

    乔若烟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其实也是能理解谢慕泽的。

    这个人想回城的心思,从书里的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光风霁月的青年,在乡下村里拼命的干活,为的就是回城。

    可惜腿断了,不能去参加高考,再加上平时村里人当着他面的各种惋惜。心胸本就不是那么宽大的人,黑化简直是理所当然。

    这段剧情,乔若烟想改变很简单,拘着姜宝,让她不要在雨季回娘家就行了。

    只要姜宝不在雨季出门,那大概率谢慕泽就不会断腿。

    不过考虑到剧情的惯性,乔若烟还是决定等那天也会让谢慕泽不要去下地了,万一那天没有姜宝,又来个陈宝王宝啥的落水,谢慕泽也是免不了断腿的。

    小心点没大错就是了。

    等姜宝接到家里人传的消息后,果然欣喜的和家里人说起了想回娘家。

    但这次还没等其他人说什么,乔若烟第一个道:“二嫂,河水涨起来了,你这小身板儿过河很危险的,还是等过段时间再去吧。”

    乔奕钦也附和道:“宝儿,小妹说的对,这时候回去太危险了,等过些日子河水降下来我再和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啦~

    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