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若烟不认为自己是个花痴的人,不说现代那些小鲜肉明星,就说追求她的人,基本上都是帅哥,对自己没点信心的基本上都不会追她。

    但眼前走来的男子却让乔若烟明白了一件事,不是她不花痴,而是没遇到能让她花痴的人。

    迎面走来这人,真的帅啊,乔若烟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开始了小鹿乱撞。

    但她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并且强制把心里的小鹿赶跑了,跳跳跳,跳什么跳!

    对着谁都敢发花痴,不要命了哦。

    这人她知道是谁,准确的说,融合了原主记忆和剧情后,剧情里人基本上都有了具象化的脸。

    眼前这人,就是书中的大反派,谢慕泽。

    别看他长的人五人六的,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其实一肚子坏水儿。

    每一个阻拦他的人,基本上都会遭到他的报复,为了回城,他恨透了女主。

    前期出场机会不多,后期发展起来后,和男女主对着干,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他的一生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拿生命在做斗争。

    这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管是伤害他人还是伤害自己,他都能毫不犹豫的去实施,总之三观非常的歪,极度的危险。

    乔若烟准备绕开他,这种人太恐怖太极端了,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恨上了,还是别打交道的好。

    说起来原身跟他还差点订婚呢,原身喜欢谢慕泽的脸,但他却想利用原身回城,因为原身是生产队大队长的女儿。

    原身诬陷女主搞破鞋的主意就是他出的,两人狼狈为奸差点就成功了。

    原身差点坐牢也是他在后头兜了一把,把证据破坏掉,她才得以脱身。

    别以为这位大反派是喜欢原身,他帮原身只是因为原身并没有嫌弃他的瘸腿,愿意跟他订婚,仅此而已。

    后来他的父亲平反,他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和原身的婚约,直接回了城。

    原身见过了反派的光风霁月,哪里还看得上十里八村的小伙子们,这才高不成低不就的混成了老姑娘。

    要问这位帅得掉渣的反派先生那么恨女主也是有原因的,他的腿,就是因为救女主摔断的,还是在高考前。

    他不光错过了高考回城的机会,他的腿还因为摔断后没有得到好的治疗,彻底落了终身残疾,成了个瘸子。

    这样的仇恨,导致他直接黑化,全文恨女主恨出油来。

    女主也因为对他心怀愧疚,一直都在忍让他的各种报复,基本上不会反击,男主也因为有这么个缘故在,几次三番的忍让他。

    有了女主的愧疚忍让,谢慕泽居然丝毫不受锦鲤运的反噬,一路越混越好,他倒台的时候,他开的公司都已经是上市集团了。

    可惜最后谢慕泽动了男女主的孩子,把人孩子绑架,还搞出了自闭症,这夫妇俩终于忍无可忍,两方正式开撕。

    锦鲤运像是又活了,反派节节败退,最后狼狈入狱,直接在狱里自杀了。

    这样的人,乔若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说他可怜吧他又可恨,说他可恨吧他又不是天生就是这么坏。

    就像现在,他虽然三观也不怎么正,但他真真切切的没有害过任何人,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城。

    目前他还不知道年底会通告明年恢复高考的事,正一门心思的想积极表现得到生产队大队长手里的回城名额。

    乔若烟看了他几眼后,垂眸低下头继续走自己的,不敢和这位头发丝上都长着心眼儿的人对视,就怕引起这位的注意。

    然而很遗憾,她多看那两眼,谢慕泽已经注意到了。

    谢慕泽认识这姑娘,坦白讲,他觉得村里人说乔若烟是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姑娘这句话一点都不假,甚至还有失偏颇。

    就乔若烟这长相,他以前在b市时都没有见过几个比她漂亮的。

    但很可惜,和美丽的脸相比较,这姑娘的脑子就是浆糊,典型的草包美人。

    村里的小伙子个个喜欢乔若烟,但谢慕泽却觉得娶个这样娇纵事儿多的媳妇儿回家,就是祸祸自己。只是漂亮的美人到底养眼,他也不可免俗的多看了乔若烟一眼。

    这一看之下,他发现这位草包美人居然脚步更快了,眼睛也不敢看他,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

    谢慕泽觉得很有意思,以往这位乔姑娘见到他都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不过不管再怎么反常都与他无关,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收到家里的来信了,也不知道他父亲怎么样了。

    他父亲当初被下放,他自己也因此差点受到牵连,还是他父亲的老战友偷偷把他户口转了好多个家庭,这才把他摘出来下乡插队做了知青。

    谢慕泽担心他那个后妈会虐待弟弟,一直都在努力想回城。他已经来了三年了,如今全国各地到处都有人平反,报纸上天天都在报道,他非常想回城去看看,不知道父亲和弟弟到底怎么样了。

    他刚来时才十七岁,惶惶不安什么都不懂,也不敢想回城的事。但是这两年的各种报纸给了他希望,他非常非常的想回城,每天除了干活就是干活,力求争取做知青里的先进分子,好得到回城名额。

    和他同在知青点里住着的陈进太拼了,谢慕泽觉得自己可能竞争不过他,看样子得再拼一点才是。

    想到这里,他回知青点的脚步更快了,哪里还顾得上想乔若烟为什么反常。

    两人一句话都没说,擦肩而过之后,乔若烟直接去了河边洗衣服。

    她到的时候河边已经有人了,是村里的两个孕妇。

    她们都是怀孕了留在家里做家务养胎的妇女,家里所有人的衣服都是她们洗,就这,还得是家人对她们好才有的待遇,不然怀孕了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下地干活?

    乔若烟把盆放在河边,衣服拿出来放在河边光滑平坦的大石头上,拿出光滑的木棒开始敲打衣服。

    洗了一大盆衣服后,乔若烟已经腰酸背痛,她决定等晚上就让梁桂芳给她钱去买点肥皂来。

    这也太抠了,肥皂就三分钱一个也舍不得买,村里好些殷实人家都买了,乔家却依然还是用木棒敲,不光洗不干净,衣服还容易变得耙兮兮的,穿一段时间就破了,根本不划算。

    她端着洗好的衣服回家后,一件件的晾了起来,晾完歇了一会儿,又去帮姜宝做饭。

    光想想这干家务都这么累,下地不得要人命啊?乔若烟觉得必须找乔父帮她安排一个轻松的伙计,比如说记账啊养鸡啊之类的活。

    至于去做老师,呵呵,别想了,男主乔奕钦高中学历都还没有转正,她一个初中学历,想都别想。

    本来这个时代的高中生应该很吃香的,但谁叫他们临山村生产大队是十里八村的先进生产队?队里光高中生都有七个,还有那些知青,哪个不是高中毕业的?轮也轮不上她。

    这事儿她已经琢磨两三天了,改革开放是1978年,还得再等两年呢,现在她什么都干不了。

    不过是不是可以琢磨一下黑市什么的?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她啪叽了,她手里只有五块钱,还是原身偷偷攒下来的,够干嘛的?

    她琢磨着这些事,还没琢磨透呢,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嘈杂声。

    乔若烟循声望去,只见她爹和她两个哥哥七手八脚的扶着梁桂芬回来了。

    梁桂芬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哎呦,轻点儿,想疼死我啊!”

    姜宝和乔若烟见状,赶紧上前看情况。

    “妈,你这是咋了?”

    “妈你没事儿吧?”

    老太太顾不上回答,乔奕钦说话了:“妈摔了一跤,脚崴了。”

    乔父道:“没多大事儿,闺女,去给你妈倒杯水去。”

    他把梁桂芬扶进屋里,拿出他藏了好长时间的酒,倒出一点儿来给梁桂芬揉脚,梁桂芬的脚已经肿了起来,看着还挺吓人。

    姜宝:“要不把妈送卫生院看看吧?这伤看着怪吓人的,可别伤到骨头。”

    她本是好心,梁桂芬却更生气了,想到昨天晚上乔若烟跟她说的话,心里把自己受伤的事全都怪到了姜宝身上,觉得就是她克的。

    当即张嘴就要骂人,随即又想到昨天晚上她闺女说的话,也不敢骂了,怕自己骂了更倒霉,一时之间气得脸红脖子粗。

    乔奕钦道:“妈说去卫生院浪费钱,非不去,我们也没办法。”

    乔父接话道:“没多大事儿,没伤到骨头,就是扭到筋了,揉开了就好了。”又对两个儿子道,“你们别在这杵着了,也帮不上忙,回去上工吧。”

    乔奕钦和乔奕国夫妻俩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不去也不行,不去他们今早就白干了,一整天只能算半个公分,不划算。

    等他们走后,乔父给梁桂芬揉了好久的脚,出去洗手去了。

    姜宝不敢留在屋里,怕挨骂,赶紧做饭去了,屋里只剩下乔若烟和梁桂芬。

    乔若烟看着她妈笑了:“妈,我说的话你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