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书 > 其他小说 > 蚀骨宠婚:总裁请放手 > 第98章 鬼鬼祟祟的人
    海岛别墅这边,李潇潇还没睡醒就听到有人在敲自己的房门,她心里一惊随便拿起一件防身的东西悄悄的打开了房门。

    刚一打开就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朝着自己冲了过来,李潇潇二话不说就把手中的东西招呼上去,“我打死你这个小偷!敢来我这里偷东西!”

    赵成被打得后退两步抬起手臂挡住李潇潇的攻击,另一只手抓住了李潇潇的手腕,说道:“是我,赵成。”

    “什么?”李潇潇停下来看着面前的男人,竟然真的是徐觉修的助理赵成,李潇潇把东西放在一旁,没好气的问道:“怎么是你呀,你不是刚走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赵成看着李潇潇,刚刚起床的李潇潇头发有些凌乱,生气起来一双眼睛却十分的灵动,打斗的时候衣服的领口也微微的敞开了,怎么看怎么撩人……

    赵成将手放进西装口袋里,摸起要送给李潇潇的项链,张了张嘴巴,“我……我是……我……”

    他“我”了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到底该怎么说,说我喜欢你,说我来送你情。人节礼物?

    赵成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看着面前的李潇潇愣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无奈啊,他这三十来年就没有谈过恋爱,根本就不懂怎么追女孩子。

    李潇潇见他支支吾吾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眉头一皱,问道:“你们该不是憋了什么坏心思吧?有徐觉修这样的总裁,我还真不相信你能做出什么好事来。”

    “不是!”赵成吃力的解释,他只是来送项链的啊!

    李潇潇没理会赵成,一把将人推了出去,“不是就赶紧走,我还没睡醒呢!”

    赵成被推出去,有些无辜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又看看刚刚放亮的天空,没有什么地方去,只好在附近徘徊起来。

    这边,一个人影却鬼鬼祟祟的开始接近李潇潇的房间,李潇潇才睡着又听到有人在撬自己的门锁,还以为是赵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奔门口一把打开房门,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能不能让人好好休息了?”

    门口的陌生男人与李潇潇面面相觑,过了片刻一声尖叫从李潇潇的房间里传出来。

    赵成才迷迷糊糊要睡着,听到李潇潇的声音一个激灵醒过来立刻朝着李潇潇的房间跑去,一把将门口男人给提了起来。

    早晨,大家都聚在一起,李潇潇脸色苍白的靠在门口站着,一个瘦小的男人被绑在椅子上。

    李大海跟赵成道谢之后,沉着脸来到男人面前,问道:“说,你为什么要撬潇潇的门?”

    “不为什么,只是想偷点东西。”男人嘴硬的说道,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众人身上乱转。

    许宸星皱眉说道:“我看这个人根本就没说实话,不如我们报警吧。”

    李潇潇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忽然心里有些后怕,如果不是赵成的话,今天早晨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为什么这么房间不撬,反而专门挑着有女孩子的房间去偷?这个人的目的原本就不单纯。

    一直沉默的赵成忽然说道:“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办吧,我比较有经验。”

    众人点点头,只见赵成一把将人提了起来,什么问题也不问,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毒打,男人原本还以为自己能找个借口什么的说说,却没想到赵成根本就是不走寻常路,或者是本来就是抱着想要揍死他的目的而来的,不需要他说话,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别打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最后男人扛不住了,带着哭腔求饶。

    赵成这才放开了对方,李大海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人心里也觉得十分解气,沉着脸说道:“你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住在这附近的人,前几天有人找上我希望我做一件事情,就是就是……对这个女孩子做一些不轨的事情,这样一来你们的工程也就不用做了……”对方原本就在当地做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对于这种事情最为擅长,加上对方给的钱多,立刻就心动了,却没想到遇到了狠岔子。

    “钱我一分钱都没花,我要是知道会是这样,我真不会干的,你们放了我吧。”对方带着哭腔说道,再继续待在这里真的怕被那个魁梧的男人给打死。

    “又是杜成渊干的!”李大海沉着脸说道,气的他直哆嗦。

    因为涉及到两家公司的合作,许宸星立刻提出把事情告诉给徐觉修。

    徐觉修接起电话,听到李大海说的事情,立刻皱起了眉头,这种行为任何一个人都是不齿的,就是没有想到杜成渊这个人会这么的下三滥,为了一个项目竟然什么都做得出来。

    程语妍听了更是吓得脸色站起身来,说道:“潇潇到底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吗?”

    她现在刚要过三个月的危险期,并不是太适合到工地去,程语妍却早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一想到李潇潇遭遇的事情,她就恨不得立刻赶到李潇潇的面前。

    “那边有赵成,明天我会过去,你放心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处理好的。”徐觉修并没有打算让程语妍过去,在他看来那里环境不好,根本不适合一个孕妇待着。

    程语妍却不肯妥协,她见徐觉修要走,一把抓住了徐觉修的手,一脸祈求的看着他说道:“求求你了,就带我一起过去吧,如果不见到潇潇平安无事,我心里真的不安,我现在可以好好照顾自己,我保证自己不会有事情的。”

    徐觉修面无表情的看着程语妍,“你真的要去?”

    程语妍重重的点头,她不去心里这块石头是不会落地的。

    “吻我。”徐觉修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程语妍一愣,却看徐觉修静静的看着她,似乎是在等她主动,一狠心闭上眼睛踮起脚尖凑了上去,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儿,徐觉修反客为主,将人禁锢在怀里,重重的吻了上去。

    程语妍亲了一下就准备离开,却没想到徐觉修根本没打算这样放开她,追逐着她,不肯给她离开的机会,空气中全是暧。昧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