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龙师 > 第934章 第一邪剑
  乱
  打从一开始,灰色头发男子就没有打算留活口。
  他密封好了银曦之碎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来找这四个被黄袍邪剑师放走的人,因为这件事显然就有些蹊跷,斩草要除根,这些邪剑派的行事风格!
  “掌派,您明明许诺我……”许玲芳看着那熊熊燃烧起来的火焰,整个人都慌了。
  “当然都会给你,回头一起烧给你。”灰色头发男子笑了起来。
  “可我不想死,掌派,我还不想死,我为我们全派做了那么多,还没有得到我应得的!”许玲芳苦苦哀求着。
  烈火迅速的吞噬了整个剑阁。
  这剑阁所在的位置虽然在剑宗城内,但地处偏僻,周围也根本没有什么人巡逻,一大片茂密的树木遮挡下,即便起了火也很难第一时间发现。
  火焰开始卷入到内部,梁柱被烧断,外墙全是烈焰,周围的架子更是冒起了火舌。
  大剑四人并没有放弃,他们在找寻活下来的办法,可除却剑阁烈火,他们还被一种空气禁制给死死的困住,以他们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劈不开这样的强大禁制力。
  他们能做的,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火焰爬到他们身上,将他们活活烧成炭!
  “失火啦!!!!”
  “失火啦!!!!!”
  终于,有巡逻的人,如佛塔一样高的红色火焰已经将剑阁彻底吞没了,此刻在这楼阁宗城中已经非常醒目。
  灰发男子知道有人来了,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反而会被怀疑。
  他看了一眼火焰,简单的用灵识探了一番,确定里面没有生命迹象后,这才吹灭了手中的火把,从另外一条路径离开了这里。
  没多久,一群弟子与巡逻飞奔了过来,他们开始救火,火势很难被扑灭,因为这种火焰本身就不是普通的凡焰,整座剑阁被烧得一干二净了,火焰都没有被压灭。
  ……
  城内长河畔,祝明朗将五个被呛着的人一同丢入到了河水里。
  五人被熏得已经神志不清了,触碰到冰凉的河水才清醒了过来。
  良久,摆脱了烈火灼烧的恐惧与痛苦后,他们才爬回到了岸上,五人此时抬起头来,依旧可以看到远处那冒着烟的地方。
  “多谢仙人相救,多谢仙人出手相救!”何辛一边咳嗽着,一边磕头感谢。
  另外四人也都湿淋淋的磕头拜谢。
  “你们四位不错,正如那恶徒说的,有勇有谋。”祝明朗称赞了一句。
  原来不是四个铁憨憨。
  还算有勇有谋,可惜还是不如对手奸诈,差了一点点火候,但初出茅庐有这能力,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比那些作威作福的宗派修士要强。
  “仙人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何辛说道。
  “凡修之事,与我无关,但邪剑派之事与我着手的一件天地浩劫有着关联,所以近些日子,本神多有跟进,不巧看到了你们四个识破了邪剑派的潜伏……”祝明朗说道。
  其实神明什么都可以管,鸡毛蒜皮、争风吃醋、打架斗殴,你感兴趣都可以。
  但以这样的口吻说,就显得位格满满!
  果然,祝明朗这番话,让五人立刻心生敬畏,更被这位仙人的神秘感折服。
  他们以为这一次死定了,没有想到一转眼,就到了数十里外的城河中,能够轻松破除那样强大禁制,又将他们几个从那样可怕灵火中救出来的,不是仙神是什么?
  “许玲芳,像你这种邪剑徒,我本可以将你斩杀,对我而言还是功德一件,但我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所做之事,乃拯救苍生,关系到亿万子民的生与死,你若好好配合我,无论你之前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都不追究,而且你与这一次浩劫的阻止有了因果关系,这对你将来的修行是极大的帮助,望你好好想清楚,是要继续做邪剑派剑徒,祸乱天下,还是洗心革面,做一个善修之人,受天地庇佑,得万人敬仰……”祝明朗对那位邪剑派女弟子说道。
  “仙尊……我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只是他们吩咐我藏匿一些东西……我……”许玲芳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她又急忙跪拜下来。
  “我知道,但既入了邪剑派,很多事情逃不过因果循环,你藏匿的东西,害了人,又怎么会与你无关呢,我能够望见你身上的乌暗之气,是你种下的恶果导致,哪怕我这一次救了你,你也活不过四十。”祝明朗说道。
  “仙尊!仙尊,我一定洗心革面!!!”听到这句话,许玲芳重重的磕头。
  “很好,你们四位也从旁协助我吧,会有你们一份功德的,现在或许对你们的修行没有任何一处,等哪一天你们触碰到了神明级境……”祝明朗说道。
  何辛、仲骏、楚铭、孙旭一听,受宠若惊,急急忙忙和许玲芳一样,不停的磕头感谢这位神秘仙神!
  五人磕拜时,身姿袅娜的令狐玲缓缓的从一旁走了过来。
  她看了一眼祝明朗,轻声问道“你可以望见凡人的阳寿?”
  “瞎掰的,我没这个能力。”祝明朗说道。
  “神棍!”令狐玲淡淡的评价道。
  跟着星画、玄戈、宓清浅相处久了,类似的话总会编一两句。
  掌管凡人阳寿的神明,是存在的吧,但位格肯定很高很高。
  祝明朗其实也算是管恶神的阳寿,倒不是说具体让他们活多久,而是尽可能让他们少活几年。
  ……
  有了这五个人协助,事情就顺利很多了。
  许玲芳已经将她所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了,当然她在邪剑派的地位不算非常高,能够透露的也只有她接触的那些邪剑派成员。
  很幸运的是,许玲芳最近都有接受银曦之碎的事情。
  在一一说出了其他银曦之碎的封藏位置后,祝明朗也大致明白那位灰发掌派为何要将她给一起干掉了。
  这女人显然是涉及到了银曦之碎的大部分事情,保守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灭口。
  “那位铸剑之仙是谁?”祝明朗询问道。
  “应该是我们地宗派的宗首,他一生铸剑无数,所有的银曦之碎最后都会用作剑材!”许玲芳很肯定的说道。
  “他们打算铸造一柄银曦之剑啊!”凌松大致明白邪剑派的动作了。
  本身银曦之碎就可以依附在许多兵器上,让兵器威力大增,眼下如果直接用银曦之碎来锻造出一柄剑来,这银曦邪剑,怕是所向披靡,即便是杀神都跟砍瓜切菜一样!
  神主机缘……
  原来这就是自己的神主机缘!
  祝明朗恍然大悟。
  假如剑灵龙可以吞噬了这银曦之剑,剑灵龙便可以晋升到神主级别……
  但似乎这里面存在着一个问题。
  银曦之碎需要塑成银曦之匙,用来封印玄古门的。
  这样才有可能将释放玄古物种的玄古门给彻底封住!
  这么说来,自己的神主机缘其实是与拯救苍生相冲突的!
  是成就自己神主地位,还是阻止这场青雨浩劫……
  祝明朗感觉这是邪苍与正苍在给自己这位伏辰神出的一道抉择题啊。
  虽然说拯救苍生不是自己份内之事……可自己选择了自私,意味着归顺邪苍……
  没准令狐玲就代表正苍消灭自己?
  “剑灵龙的神主级境……还仅仅是剑灵龙本身的修为,若是剑醒,岂不是在天枢无敌了!”祝明朗难免有些心动了。
  太难了,修行之路实在太难了!
  处处充满了这种令人万劫不复的惑力!
  “祝明朗??”令狐玲听见了祝明朗在那里极小声的自言自语,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那番话,“我们刚才说,等对方铸好了剑,我们再夺过来,你觉得如何??”
  “完全可以,这样确保每一粒银曦之碎都不会遗落。”祝明朗点了点头。
  ……
  有内鬼许玲芳,再加上另外四个名捕协助,要监视着邪剑派的运作并不困难。
  当所有的银曦之碎运到,邪剑派的几个领袖就秘密举行了一次会议,并开始倾尽所有昂贵至极的神材,锻造玉衡第一邪剑!
  银曦之碎中本身就蕴藏着大量的戾气,这大概是玄古物种之中那些妖仙的怨念集结所致,往往只需要一枚银曦之碎依附在剑器上,就可以发挥出三到五倍的可怕实力。
  所以,他们这样守株待兔,其实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银曦之碎一旦集齐,邪力强大到足以与祝明朗、令狐玲这样的神明抗衡,甚至有可能是超越他们所能够控制的。
  然而为了不打草惊蛇,为了确保银曦之匙的完整性,他们必须任由这些可怕的银曦之碎拼凑在一起,冒着放任天下第一邪剑出世的风险!
  还好,这一次是与令狐玲一同行动,她为神主级神明。
  不然祝明朗看到一枚又一枚的银曦之碎合在一起,看到那涌动的邪力逐渐疯狂壮大,祝明朗还真有些心虚,怕事情走向失控的地步。
  “铸剑仙已经在唤醒火神龙了。”
  “用火神龙的神焰锻造?”
  “恩,他们还请动了宗派的六位神明级境强者坐镇,包括我们宗主在内,也在为他们护航!”何辛说道。
  “得硬来了!”祝明朗说道。
  令狐玲点了点头,她也做好了与这地剑派全派战斗的准备!
  牧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