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43章 被害人笑得很自然
  广松广吓了一跳,凑近樱田,指着自己弱弱问道,“那个……我有写错什么东西吗?”
  一辆车子开到一群人身后,刹停。
  樱田止住话,转头看过去。
  高木涉打开车门下车,上前朝樱田出示了证件,“我是总署的高木。”
  “高木兄?”广松广惊喜出声。
  “广松兄?”高木涉惊讶看过去,在看到站在一旁的池非迟和柯南,更惊讶了,“池、池先生?还有柯南?!”
  “我是米花东署的樱田,”樱田严肃脸打量一群人,“怎么?你们都是认识的吗?”
  “啊,我跟广松兄是以前我执勤的时候认识的,他帮我们逮捕过一个小偷,”高木涉解释着,看向池非迟,干笑道,“至于池先生和柯南,他们经常被卷入事件,没想到又会在这里看到他们……”
  柯南心里呵呵笑,他也没想到,池非迟又来祸害他们米花町了。
  “而且池先生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徒弟,”高木涉笑道,“平时也帮了我们警方不少忙!”
  “哦?那个名侦探?”樱田回头看池非迟,“可是,你不是娱乐公司的顾问吗?”
  “有冲突吗?”池非迟平静反问。
  樱田“……”
  是不冲突,只不过……一个想当侦探的娱乐公司顾问?总觉得有点奇葩。
  高木涉觉得要是再谈池非迟的职业,那樱田思绪会越来越混乱,当初池非迟用‘我是兽医’差点把他们都给玩坏了,转移话题,必须转移话题,“咳咳,广松兄,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早上慢跑的时候,发现被害人的就是我啊!”广松广无奈道。
  樱田凑近广松广,逼视着问道,“真的只是发现而已吗?”
  “这是什么意思?”高木涉不解。
  “因为这位警官好像怀疑广松先生是凶手。”柯南用萌萌童音道,“至于池哥哥,则是因为昨晚遇到了被害人,跟被害人约好了今天下午四点见面谈工作,所以这位警官才打电话找他过来。”
  高木涉点点头,疑惑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樱田警官,你为什么会怀疑广松呢?”
  樱田面对总署来的高木涉,也是一样板着脸,“对第一发现者持有怀疑态度,这是办案的基本原则。”
  “我才不是犯人呢!”广松广连忙道。
  高木涉看了看广松广,“广松的为人我很清楚,他应该不可能是那种……”
  “不,我怀疑他的原因是……”
  樱田打断高木涉,想解释,但话又被开到旁边的车子给打断了。
  一个穿着职业装、戴着眼镜、五官俏丽的女人带着一个男人上前,微微鞠躬,正色自我介绍,“我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您好,我是安永事务所的社长安永雪子。”
  “我是米花东署的樱田,”樱田再度自我介绍,抬眼看到安永雪子身后的男人,“请问这位是……”
  “你就是水原良二,对吧?”柯南认出了男人,“有演电视剧什么的。”
  水原良二点头,看向樱田,“我是水原。”
  柯南听到水原良二的声音,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池非迟。
  他之前看电视剧没注意过,但认识羽贺响辅之后,再听水原良二的声音,总觉得说不清有什么地方像……
  明明羽贺响辅的声音要温和不少,但他就是感觉像。
  现在thk公司占了日本娱乐圈的半壁江山,池非迟身为thk公司的始创人之一、股东兼顾问,又是在公司内外都快成为神话的‘h’,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亲自跟一个不算太红的艺人的经纪人谈合作,这些事交给公司负责这些的人就行了嘛。
  就算池非迟闲着没事做,小田切敏也大概会更想让池非迟去写首歌什么的。
  刚才他还猜测池非迟是无聊了、想体验一下别人的工作,或者thk公司有重要项目跟水原良二合作,所以才亲自来谈,但现在看来,池非迟过来,或许是因为水原良二的声音和给人的感觉像羽贺响辅吧。
  看来他家小伙伴还是很在意羽贺先生的事啊,那么,在阿芙洛狄忒号上,他家小伙伴不撤离的奇怪行为,会不会也是因为那个事件……
  这么一想,柯南的目光顿时复杂起来,在池非迟看他之前,先一步移开视线。
  “大久保先生在我的事务所里担任经纪人,”安永雪子道,“负责照顾的就是水原。”
  “大久保先生?”刚来没多久的高木涉还不了解情况。
  “大久保岩男,就是被害人,”樱田动身往尸体走去,“麻烦你指认一下死者,好吗?池先生也一起来吧。”
  安永雪子看了看跟上的池非迟,发现没见过,也没有多问,猜测着是不是大久保岩男的家里人。
  柯南果断跟上池非迟,如愿看到了尸体,只是……
  大久保岩男的尸体趴着躺在地上,侧着的脸带着微笑,伸在头侧的右手还比着‘v’手势,十分古怪。
  高木涉都觉得邪门,“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池非迟在樱田身旁蹲下身,观察着大久保岩男的尸体。
  微笑,v手势……
  这该不会是……
  樱田转头,问蹲在身旁的池非迟,“怎么样?”
  “微笑很自然。”池非迟从口袋里拿出一次性手套,撕开包装。
  樱田“?”
  他问的是‘怎么样?是不是昨晚遇到的人?’,结果得了这么一个回答——
  微、微笑很自然?
  还有,这拆手套的动作,看起来怎么那么熟练呢?
  “很自然?”柯南也蹲到一旁,凑近观察尸体。
  “人在被迫露出笑容的时候,只会有唇部动作,嘴角往上拉,刻意推动下半张脸的肌肉,制造出假笑,”池非迟把手套戴好,伸手轻轻抬起大久保岩男比‘v’手势的右手,“就算刻意眯起眼睛,眼睛、嘴的轮廓和面部肌肉也会有很强的不协调感……”
  樱田看到池非迟碰尸体,眼皮一跳。
  “不协调感?”高木涉弯腰观察尸体,再回想着自己见过的其他笑脸,除了一些笑得特别牵强难看的,其他的好像没什么区别。
  “高木警官,让其他人随便碰尸体,真的可以吗?”樱田压制即将暴走的心情,出声提醒。
  高木涉看向樱田,尴尬笑,“这个……”
  怎么说呢,池非迟和柯南这些人在现场乱碰尸体又不是第一次,也不是一次两次三次的事了……
  “盖上布,说明尸体有关的取证、拍照都已经完成了,”池非迟放下大久保岩男的右手,看向樱田,“我也会小心一点,不会破坏尸体上的信息、留下指纹或者留下别的痕迹。”
  樱田看着池非迟平静的双眼,听着池非迟用平静语气叙述,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么说也对,他们的取证已经结束,碰一下尸体,好像也没……
  带着小孩子凑那么近摆弄尸体,没关系个鬼啊!
  柯南盯着大久保岩男的笑脸,“池哥哥,大久保先生这是真笑吗?”
  “看大久保先生眼部肌肉的活动,是真笑,”池非迟低头看自己的手,比出‘v’手势,再一点点放松,“手部动作也很自然,如果是在他死后,有人将他的手摆成这个样子,不会这么自然。”
  “那也就是说,这是大久保先生自己留下的死亡讯息,对吧?”樱田问着,用严肃的目光看向广松广,“那广松先生的嫌疑就很大了啊!”
  广松广无奈笑,“我都说了,不是我啊……”
  “广松?”水原良二惊讶看广松广,“你怎么在这儿?”
  樱田起身疑惑看着两人,“你们认识吗?”
  喂喂,怎么感觉这些人都互相认识,就他谁都不认识?
  “我们住在同一栋公寓的隔壁间。”水原良二解释道。
  尸体前,柯南低声对池非迟道,“池哥哥,很奇怪,对吧?”
  高木涉跟着混线索,“很奇怪?”
  “是啊,一个人被突然袭击打倒,肯定会很惊慌,而且打破头的话,一定很疼吧,”柯南看着大久保的笑,“可是我感觉大久保先生完全不疼耶,就像池哥哥说的,他笑得很自然、很开心。”
  高木涉尴尬挠头,“柯南……”
  他们在这里研究尸体笑得自不自然、开不开心,很奇怪的。
  “没有任何痛苦的痕迹,”池非迟确认的同时,解释柯南的意思,“如果是在濒死之际、努力留下讯息指认凶手,那么,他脸上眼部肌肉应该会有痛苦、愤怒或者别的很勉强的痕迹,但大久保先生脸上完全没有,是发自内心的笑,要么他是受虐狂……”
  “要么这就不是死亡讯息,而是他留给某个人看的遗言,”柯南摸着下巴,思索着接过话,“就像在安慰和鼓励某个人,‘没关系,不要担心我,你要开心,要加油啊’,所以他才能忽视疼痛,也没有任何怨恨或者恐惧……”
  高木涉再看尸体脸上的笑,心底有一根弦被触动,让他惆怅而沉重。
  池非迟没吭声,心里认可了柯南的推测。
  现场发现疑似死亡讯息的奇怪痕迹,第一步,是确认死亡讯息是否是死者本人留下的,还是凶手为了误导别人而伪造的。
  他第一眼看到尸体,就刻意观察大久保岩男的笑脸和右手,瞬间有别扭的感觉。
  就像柯南说的,笑脸和‘v’确实是大久保岩男自己摆出来的,却又不是指认凶手的死亡讯息,而是给某个人的、带着善意的遗言。
  然后他就想起昨天晚上,大久保岩男说过的……
  “池哥哥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柯南盯着池非迟问道。
  他家小伙伴在刚看到尸体的时候,脸色就比以往多了些严肃,刚才这种表情又出现了。
  池非迟看了看柯南,没有隐瞒线索,“昨晚大久保先生说过,想帮助水原转型,让水原试着去演一个温柔爱笑的角色,还说水原笑起来很有魅力。”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