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异类大剑仙!
  席亚拉道谢之后,阴沉着脸,只看了虞渊和周游一眼,转身便走了。
  她来,显然是因为“寒域雪熊”,即便陌生的周游出现,也引不起她什么兴趣。
  雪熊的点头,肯定的答复,令她似乎忽然安心了。
  安心于,这头在修罗族的历史上,占笔墨极重的“暴熊”,在关键的时候,还是会站在他们那边。
  这就够了。
  她走后,低声咆哮后的“寒域雪熊”,一双如寒晶般冷冽的眼瞳,在霎那间,光芒仿佛明耀了数倍,似暗自激发了什么。
  轰!
  下面的绝寒天地,因此而轻轻一震。
  在看不见的地心深处,仿佛有什么法则大道,受它的血脉激发,被它给重新排列,它像是唤醒了全新的,满含杀意的力量。
  亿万里之外,本来弯弯曲曲地,朝着此方靠拢的剑光长河突然停了下来。
  虞渊的心中,生出了强烈的危险感。
  他当然知道,这头奇异的“寒域雪熊”,绝不是针对他,不是要对他下杀手。
  可他却感觉,“寒域雪熊”和席亚拉沟通以后,似乎对大统领阿隆索,对修罗王萨博尼斯,给出了一个明确的态度。
  此态度,令席亚拉心满意足。
  十级巅峰血脉的修罗王,大统帅阿隆索,一起让席亚拉亲自过来,就是索要一个它的明确答复。
  辉煌战绩,仅次于天魔的修罗族,整个族群竟然对它如此重视!
  虞渊很震惊。
  周游也满脸惊骇。
  他听过的,关于这头“暴熊”的传闻很多,可他并没有真正接触过这头“暴熊”,所以他也想不到,修罗王萨博尼斯和大统帅阿隆索,居然会安排一位白金修罗,特意征求它的意见。
  仿佛,只有它点头了,那边才会激烈地回应。
  它,究竟拥有着什么力量
  对修罗族来说,它又有着什么样魔力
  它凭什么,能够让整个修罗族,都要去慎重地对待它的态度
  周游想不通。
  唰!唰唰唰!唰唰唰!
  突有七道璀璨夺目的剑光,从静止下来的剑光长河内,接连飞射而出。
  七道剑光气韵各异,有的清澈如山涧清泉,有的炽烈如燃烧的火炎流星,有的透出杀穿天地的气机,有的带着宿命和轮回的味道,还有的明媚如春天阳光
  一连七道剑光,粗细各不相同,直奔“天水之网”封禁的绝寒天地垂落。
  安静地,摆放在虞渊本体膝盖上方的,那柄“擎天之剑”的剑鞘,底部有细弱游丝的剑意,忽然因此而共鸣。
  虞渊的真身和阴神,同时为之一震。
  真身还在淬炼体魄,他在斩龙台中的阴神,却猛地看向雪熊。
  此刻的雪熊,已经转身背向了他,那壮硕如雄阔雪峰般的背影,充满了一种,令虞渊觉得诡异的气势。
  它,宛如成了某个尘封千万年,精研剑道的异类大剑仙!
  它的体内,隐有剑意生出!
  它那熊躯后背的绒毛下,似刻印着,一道道被茂密熊毛遮掩的剑痕!
  仿佛在千万年前,它曾陪同着聂擎天练剑!仿佛,尚未晋升成至高元神的聂擎天,在征伐外域星河某地时,和它结伴而行,以它来练剑。
  甚至,曾教导过它参悟剑道真谛。
  它,似乎还当真触及了剑道奇妙!
  “我的天!它,它竟然还是一位剑修!”
  一向淡定的周游,也因此而瞠目结舌,以看妖魔鬼怪般的眼神,看着这头传说中的“暴熊”,感受着从它体内,缓缓滋生出来的剑意精妙。
  周游大张着的嘴巴,简直能放下个小西瓜,他还无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似乎,想看的更加真切一点
  商会的秘典,浩漭五大至高势力的笔札,任何对“暴熊”有了解的宗派和人,都没说过它竟然参悟了剑道!x
  若非亲眼所见,别人就是说给他听,他都不会相信。
  一头以残暴凶厉闻名,不知活了多久,有时候数百年也不现身一回的“暴熊”,竟然通过聂擎天,洞悉了剑道精妙。
  而且,还不止一种剑道法决!
  它是如何做到的
  “虞渊,它或许是你的师兄!你恐怕怎么也想不到,那位在你之前,竟然将剑宗的深奥剑道,向一头雪熊灌输吧更让人咂舌的是,它居然还悟透了!它体内有剑意,它身上有明显的剑痕剑决!”
  周游越说声音越大,发现新大陆般,手舞足蹈。
  虞渊则是呆愣着,半天没吭声。
  他呆呆地看着“寒域雪熊”的背影,感受着雄阔的背部,所刻印着的剑痕。
  和他臂骨中的,大体相当,如出一辙。
  不过,并非“擎天九斩”,而是剑宗在外域星河战死的,别的大剑仙参悟的剑决。
  他终于醒悟出,为何“寒域雪熊”能够以寒雾环绕着一道道的剑光长河,还能牵扯那些剑光长河,引发部分共鸣了。
  因为,在那一道道剑光长河深处,有它参悟的精妙剑意!
  这头神秘的雪熊,或许在数千年,甚至万年前,是聂擎天为数不多的朋友。
  聂擎天一生孤寂,绝傲,视天下诸雄为对手,视苍生为磨剑石。
  他没收过徒,也不喜和人结伴砥砺剑道,在唯一的爱人死后,他连剑宗的同门都不搭理,剑宗的许多命令也充耳不闻。
  谁都想不到,他居然有闲暇,和一头天外的异兽结伴,去教导对方剑道。
  还以对方来练剑,砥砺剑道。
  周游说的没错,这头“寒域雪熊”在某种意义上,算是他的师兄,因为他曾和聂擎天学剑,还分明登堂入室了。
  哧啦!哧啦!
  七道暗含不同深意的剑光,在虞渊和周游心思百转时,轻轻松松地,破裂了“天水之网”,将郁牧融入界壁的剑能,绞的粉碎。
  郁牧一声闷哼,因“天水之网”的撕裂,似瞬间受伤。
  不见踪迹的他,在闷哼之后,又焦急喝道:“小心!”
  剑光不停,又顺势斩向杜远的高峻法相!
  一连七道剑光,道道剑能浩荡且磅礴,气象万千。
  自在境后期修为,排名第三的“破灭之剑”杜远,那具充满了破坏气息的法相,碎裂再凝炼,然后再破碎。
  周而复始,整整五次!
  七道剑光下来,杜远法相连连破碎,终于在五次后,直接化作原始的常规形态。
  似乎,他无法在短时间内,再一次凝炼出法相出来,无法尽展全力,也自然没办法,再去困住三位白金修罗。
  不但困不住,遭受伤创的杜远,被撕裂“天水之网”的郁牧,还被德米安反制!
  局面,瞬间被七道剑光扭转!
  前一刻,还觉得处处别扭的三位白金修罗,也为之惊诧。
  连他们,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有一连七道剑光,帮助他们斩击郁牧和杜远,令两位剑宗的大剑仙,措不及防下受伤。
  但是,这不耽误他们立即振奋起来,转而围拢杜远。
  法相碎裂,一手抓着金色陶罐的杜远,脸上有几分茫然。
  他刚刚眼底显现的癫狂,嗜杀的意味,仿佛和法相一起碎灭,此刻早不复存在。
  七道剑光,里面蕴含的剑道真谛,他全部都熟悉。
  而且,其中有三道剑光的缔造者,和他还结伴同外域各族的强者鏖战过。
  另外四道,是剑宗更早年代的大剑仙所创,是他的先辈。
  他学剑时,就瞻仰过那四道剑光的剑意,只是和他的追求不契合,他才没有选。
  杜远想当然的认为,能参悟那七道剑决,还能施展出来的人,必然是剑宗的一份子,该是他们的人。
  为何要对他出剑
  还有,七道剑光从何而来
  他看向了郁牧。
  “天水之网”撕裂之后,郁牧的身影,浮现于界壁之下,天穹之上。
  郁牧铁青着脸,仰望着穹顶,他的视线越过淡薄的界壁,看向已完全停下的,一道道的剑光长河。
  他看向,其中还不算宽阔的三道。
  那七道剑光,就来自于这三道剑光长河,仿佛是封存了千万年的力量,被遥远之外的某个人给激活,然后便精准地斩来。
  “洪前辈,是你吗”
  郁牧在心中腹诽,显得非常不痛快,暗地里不满。
  他觉得,他和虞渊的初衷是一致的,大家都是为了搭救“星霜之剑”而来。
  而且,他认为“星霜之剑”被困,也是因为虞渊人在飞萤星域,才造成了纪凝霜的强行闯入,酿成现在的后果。
  虞渊以参悟的“擎天九斩”,引发那位遗留的剑光,竟然来对付自己!
  郁牧很不高兴。
  与此同时。
  驾驭着“枯萎之剑”,就要冲杀到阿隆索所在碎裂星辰的席荃,突然悬崖勒马,中途急匆匆地止住。
  她苍白的脸上,也充满了惊骇,和困惑。0
  谁在牵动剑光长河中的遗留之力,对杜远和郁牧出手
  难道是虞渊
  她和郁牧一样,也想当然的认为,参悟了“擎天九斩”的虞渊,该是在某处触动了剑光长河的力量,然后挥剑斩下。
  “不对啊!”
  席荃皱眉,心中涌出和郁牧一般的不解,想不明白为何在这时候,虞渊要出剑
  这负心汉,难道想小师妹死!
  席荃银牙暗咬。
  div
  盖世